562.第562章 吾皇承欢(17)

    自从明殊在仙羽宫留宿后,宫中就变得不对劲起来,什么好东西都不要钱的往仙羽宫送。

    不仅如此,明殊还特昏君的让人收集各种奇珍异宝,全部都赏赐给到仙羽宫。

    后来听闻凤君说了一句仙羽宫看着太寡淡,明殊又开始修建新的宫殿。

    凤君的恩宠可谓是盛极一时。

    大臣们看着这宫里越来越受宠的凤君,只觉得药丸。

    然而当事人也觉得药丸。

    这蛇精病将他推到风尖浪口上,她哪里是宠?分明就是谋杀!

    然而他还不能拒绝。

    做一个明君很难。

    做一个昏君只需要半个月。

    每次上朝,大臣们都得给自己建立心理防线,免得被明殊给气死。

    “这都入秋了,怎么天气还如此炎热?”

    “是啊是啊,今年这天儿不知怎么了……陛下最近这心情也跟着天气似的,难以捉摸,李大人昨天才被打了。”

    “今天你们没什么大事禀报吧?”

    大家诡异的沉默下来,还真有。

    宁芙蓉站在边缘,神情淡淡的看着他们,等前面的太监传唤,宁芙蓉率先进了金銮殿。

    等大家依次站好,明殊缓慢的出来,后面跟着几个小宫女,每个人手中都捧着小点心,依次放在龙案上。

    大臣们已经习惯她这不务正业的样子,说多了就要被打板子。

    为了不挨板子,他们只能当做没看到。

    明殊落座,捧着一叠点心,示意他们开始表演。

    每天都是听这群人汇报鸡毛蒜皮的小事,明殊也很无聊,都想昏君的取消早朝这个东西。

    “陛下,臣有奏。”

    明殊懒洋洋的挥了挥手,“说。”

    上前的大臣是个武将,好像姓孔。

    孔将军沉声禀报,“宁安郡主强抢民男,并当场殴打人致死,平瑞王罔顾律法,强行将郡主带走,并污蔑是受害者勾引郡主,如今闹得人尽皆知,请陛下做主。”

    宁安郡主是谁?

    明殊在上面迷茫了一会儿,好一阵才想起来,平瑞王是先皇的妹妹。

    宁安郡主则是平瑞王的女儿。

    紫月国皇室的子嗣向来少,平瑞王就得了宁安郡主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各种宠着。

    就连先皇对宁安郡主都是极为宠爱,相反原主这个皇太女,都没得到先皇那般的溺爱。

    现在宁安郡主强抢民男,并打死了人,但平瑞王要包庇宁安郡主,所以这件事就闹到她这里来了。

    明殊理清人物关系,“律法怎么规定的就怎么判,有什么好做主的,律法是拿来当摆设的吗?”

    负责这起案子的大理寺卿站出来叫苦,“陛下,平瑞王包庇郡主,臣等也没办法呀。”

    明殊目光落在宁芙蓉身上,“丞相,你怎么看?”

    宁芙蓉似乎早有准备,上前两步回答,“陛下,此事臣并不清楚细节,具体的应当由大理寺卿来回答,臣不敢妄言。”

    大理寺卿又被点名,只好抹了抹冷汗出声。

    “当时宁安郡主是在大街上殴打人致死,不少百姓都看见了……但其中有没有什么隐情,臣等暂时还没查出来。平瑞王不让臣等见宁安郡主。”

    大理寺卿可谓是说得十分有技巧,既回答了问题,又没得罪平瑞王。

    到时候陛下偏帮平瑞王,这个隐情就有大作用了。

    至于陛下到底怎么想的,他不知道,也不敢猜。

    最近陛下不怎么亲近丞相,但脾气性子更加难测。

    伴君如伴虎,他还是夹着尾巴做臣吧。

    “查,查到结果如何,就如何处置,谁敢阻拦,让他来找朕。”

    明殊拍案下定论。

    大理寺卿冷汗又唰唰的掉,“是。”

    孔将军闻言,对这个决定显然是满意的,也没多说,退回队伍中。

    “丞相。”

    刚准备退回去的宁芙蓉被叫住,她心底咯噔一下,“陛下。”

    明殊歪着身子,靠着龙椅的扶手,素白的手支着下巴,“你什么时候造反呀。”

    “……”

    空间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

    造反这两个字,不管在哪个朝代,都是禁词一般的存在。

    平时大家说都是含糊带过,哪里曾想有一天,他们会在金銮殿上,听到龙椅上的人,用一种略期待,又兴奋的语气说出来。

    天儿太热,他们都热出毛病了?!

    宁芙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半晌她忍着颤抖的手,“陛下,这话从何说起?”

    “随便聊聊嘛。”明殊语气轻快,好像说的是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陛下,这话可不能乱说,臣对陛下忠心可鉴。”

    明殊一脸的惊奇,“怎么鉴?挖出来吗?”

    “……”

    这天没法聊了。

    大臣们现在也算是看出来,陛下这是针对丞相。

    之前还好得跟处对象似的两人,怎么一段时间过去,就变成这样了呢?!

    大家都不敢乱讲话,宁芙蓉能怎么办,只能岔开话题,“陛下,臣有事奏。”

    明殊略失望,“哦,真不造反?”

    宁芙蓉咬牙,“陛下,臣想请陛下赐婚。”

    明殊挑眉,“你要嫁给孟凉?”

    宁芙蓉倏的抬头,不过转念一想,她最近的行事也没怎么避讳,她知道也不奇怪。

    “臣奏请娶孟凉将军,还请陛下成全。”

    群臣又是一阵哗然。

    丞相竟然要娶孟凉,孟家有兵权,丞相有实权,这两人凑一起,那还了得。

    这事几乎是没可能……任何一个帝王都不可能同意。

    “如果这样能让你造反的勇气大一点,朕准了,择日完婚。”

    噗——

    众大臣只觉得脸颊疼。

    很好,他们有个不一样的女皇。

    旁边负责记录的史官简直要疯了,这特么怎么写?

    女皇陛下怂恿丞相大人造反?还主动送兵权?

    宁芙蓉心中也是怦怦的乱跳,但面上维持镇定,“谢主隆恩。”

    “不客气,早日造反。”

    众大臣:“……”这怕是个假女皇。

    “没什么事,退朝吧。”明殊捧着点心离开,压根就没等他们说话。

    明殊一走,大臣们无端的松口气,她懒洋洋的坐在上面,他们却感觉不到一点轻松。

    “陛下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陛下不是中邪了吧?”

    “陛下和丞相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要丞相进宫,丞相没同意,她转身就要封前朝宣帝为凤君。

    现在又怂恿丞相造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