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第561章 吾皇承欢(16)

    侍寝是项技术活。

    但君绝看来,这不仅是一项技术活,还是一项艺术活。

    不就是睡个觉吗?

    至于这人前人后跟生孩子似的吗?!一会儿你们是不是还要围观?

    好不容易这些人出去,君绝面前的空气才流通起来,感觉能喘口气。

    他床上已经被焕然一新,君绝从被子里爬出来,盘腿坐在床边。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明殊推门而入,房间光线暗淡,君绝坐在床边,无聊的晃着床幔上的流苏。

    听见声音,他赶紧放下流苏,换了个姿势坐着。

    他闻到她身上有股糕点香气。

    MMP她又去吃东西了。

    明殊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床边走,君绝拗着造型,等着明殊一见倾心,二见想睡。

    然而并没有。

    她脱完衣服,直接上床,躺在里面闭上眼。

    君绝:“……”这和彩排的时候不一样啊!!

    “陛下。”山不就我,我就山。君绝忍辱负重的缩到明殊旁边,“你很累吗?”

    “嗯。”山那么高的折子,朕要一边宠幸零食,一边搞完折子,能不累么!

    君绝沉默了。

    他躺在明殊旁边,也不知道干什么,就盯着床顶的静止的流苏。

    眼前的光线慢慢暗下来,风将殿内的蜡烛吹灭了。

    拒绝有些冷,他往明殊那边靠了靠。

    明殊翻个身,手搭在他腰上。

    君绝心底异常平静,他将明殊搂进怀中,那瞬间,他感觉抱到了一个大宝贝,暖乎乎,软绵绵的大宝贝。

    心底渐渐升起奇异的感觉,仿佛就想这样抱着她到天荒地老。

    这个念头疯狂又可怕。

    君绝猛地清醒过来。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眼底渐渐清明起来,闪烁着异样的光。良久,他低头亲了亲明殊眉心,在她耳边轻声道:“晚安。”

    -

    明殊宠幸君绝的消息第二天就传到各位大臣耳中,群臣震惊。

    这还不算,接下来早朝的时候,又宣布孟凉赐婚的事,赐婚对象没有定,让孟凉自己选择,但是一个月内,必须给出答复。

    大臣们更加不懂自家陛下怎么想的。

    孟家的兵权……

    按照他们所想,陛下应该将孟凉收进后宫才对。

    然而陛下就是不按常理来,她给孟凉赐婚了!!

    虽然对象还没定,但那也是赐婚,只要孟凉选出一个成婚对象,择日就完婚……要多随便就有多随便。

    孟凉在养心殿外求见明殊。

    君绝在明殊面前走来走去,“陛下,你不去见见他?”

    明殊头也没抬的回:“朕去了,凤君还不得把朕的养心殿给掀了。”

    末了,明殊笑吟吟的许下承诺,“凤君放心,以后朕只宠你一个人,不会有别人的。”

    君绝顿住,偏头看明殊。

    “陛下,你到底想干什么?”无缘无故突然开始宠他,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宠你啊,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朕这么宠你还不高兴,还要朕咋样!

    不不不!

    这不是老子要的,老子现在有点怕!

    君绝几次试探,明殊都没露出什么破绽,但是她那笑容,怎么看都是虚伪加不怀好意。

    君绝更加确信这蛇精病不安好心。

    “陛下去看看孟凉将军吧。”君绝突然大度,“不要闹太僵,对陛下不好。”

    明殊挑眉,“不吃醋?”

    君绝慢慢的道:“陛下说做凤君要有容人之量,而且陛下不是说,后宫只会有我一人吗?”

    “但是朕可以养在外面呀。”你是不是傻!

    君绝:“……”MMP还有如此骚气的操作,你怎么不去死呢!!

    养养养!

    养你的小白脸去,老子不稀罕!

    君绝被明殊气走了,莲心看着都有点害怕,陛下怎么老喜欢惹凤君生气。

    “传孟凉进来吧。”明殊吩咐莲心。

    孟凉被传进养心殿。

    孟凉直直的跪下去,声音掷地有声,“陛下,请收回成命,臣并没有成家的打算。”

    明殊撑着下巴,声音幽幽的,“那你干什么撺掇孟将军来让你进宫。”

    孟凉脸上闪过一缕可疑的红晕,说话有点结结巴巴起来,“陛下,臣……对您的仰慕之心,您真的不知道吗?”

    明殊语重心长,“孟凉将军还是选一个世家千金,现在你还能娶,等以后说不定就只能嫁了。”

    紫月国的男权正一点一点被削弱,女权壮大。如今男子还能娶妻,真再过几年,那可能只能嫁妻了。

    “陛下,臣不会娶别人。”孟凉神情坚定,“臣愿意永远守卫陛下,请陛下收回成命。”

    “不需要。”明殊顿了顿,“今天开始孟凉将军多和世家千金走动,宫里就不用来了。”

    孟凉不可置信,“陛下……”

    明殊挥手,“下去吧。”

    孟凉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来宫里一趟,不但没让明殊收回成命,反而是以后进宫的机会都没了。

    孟凉心神不宁的离开宫里。

    “孟凉将军。”

    有人叫他,孟凉回神,看向停在自己身边的马车,“丞相。”

    宁芙蓉笑了笑,“孟凉将军有空?陪我去喝一杯如何?”

    “丞相,下官还有事……”

    “孟凉将军,陛下都已经让你歇歇,你这不是找借口推脱吗?和我喝一杯很为难?”

    “不是。”

    “那就上来吧。”

    孟凉迟疑片刻,上了宁芙蓉的马车。

    宁芙蓉带他去了一家酒楼,易朗也在。宁芙蓉偶尔会带易朗出来,大家都知道易朗是宁芙蓉的人。

    孟凉见此,心中放松几分。

    孟凉心中有些烦,宁芙蓉和他说话,也只是随口应着,连宁芙蓉说什么,他似乎都没听清。

    烈酒下肚,孟凉很快就有了醉意。

    宁芙蓉端着酒杯,慢慢的喝着,直到孟凉彻底软在桌子上人事不省,她才放下酒杯。

    “丞相……”易朗脸上不太好,“你真的要?”

    “孟家的兵权很重要。”宁芙蓉笑着道:“阿朗,放心,我不会负你的,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特别的。”

    易朗沉默的看着孟凉,须臾苦笑一声,张了好几次唇才道:“我知道了。”

    他起身将孟凉扶起来,带进隔壁房间。

    宁芙蓉进去的时候,他站在外面良久才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