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第559章 吾皇承欢(14)

    宁芙蓉被打了,接下来几天都在修整,直到秋猎结束,宁芙蓉才一瘸一拐的出现。

    回去的路上还算平静,没出现什么刺杀。

    就是君绝将一群人折腾得够呛,大臣们此时看君绝的眼神,已经有点看祸国妖精的架势。

    君绝还一脸的与荣有焉。

    明殊扶额叹息,他到底还记不得记得,让他出来的条件是什么?

    虽然朕不是很需要,可你好歹装装样子呀!!

    人设不要了吗?

    回宫之后,明殊歇了两个早朝,让那些被打的大臣们好好歇歇,好接受下一轮的打击,免得被气死了。

    宁芙蓉被打的伤没好全,走路还有点狼狈

    易朗扶着她在丞相府的院子里走。

    “丞相,您从秋猎回来心情就不好,可是出什么事了?”易朗试探性的问。

    宁芙蓉神情阴沉的将秋猎的事和易朗说一遍。

    易朗脸色也变来变去,“你的意思,她已经知道了?可是不应该啊,我们几乎没做什么……”

    周大人那一次,也完全没和他们沾上关系。

    “她都叫我造反了,你觉得她会不知道?”宁芙蓉声音有些低,“从周大人那件事开始,她不但不见我,还三番四次的针对我,阿朗,你说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吗?”

    “前些日子不是查过,她身边没出现什么,应该不至于有人给她指点……”

    “所以我现在有个很不好的猜测。”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是重生回来的?

    她能重生,别人呢?

    如果她真的是重生的,那是不是代表,她成功坐上那个位置,才让她这么忌惮?

    可是就像她知道叶漠尘后来的发展一样,她也许会知道自己的……

    易朗等半天没等到宁芙蓉的声音,只得开口询问,“丞相,什么猜测?”

    宁芙蓉摇头,“阿朗,你去联系一下人,让他们过来一趟,我有话吩咐他们。”

    不管上面那位是不是重生的,她现在都得改变策略。

    易朗点点头,他默了默,又道:“丞相,你这天派出去的人,是在找什么人吗?”

    宁芙蓉眉头微蹙,“阿朗。”

    易朗笑了笑,“是我多言了,我先去联系他们,你先休息休息。”

    宁芙蓉看着易朗离开,如果没有叶漠尘,她或许真的会喜欢易朗,可惜……

    不过她已经给了他名分,也不算对不起他。

    -

    养心殿。

    “陛下,孟将军求见。”

    “哪个?”明殊从一堆小点心中抬起头。

    “孟将军。”莲心嘴角一抽,“陛下,您怎么又在吃东西,您这么吃,对龙体不好。”

    您的折子批完了吗?

    您的政事讨论完了吗?

    您怎么有时间吃东西!!

    “不吃才对龙体不好。”明殊镇定的往嘴里塞一口桂花绿豆糕,“孟凉?”

    莲心深呼吸一口气,“不是小孟将军。”

    哦,那就是老孟将军。

    明殊嘀咕,“他来见朕干什么?”

    “奴婢不知。”

    孟将军被请进养心殿,明殊连个姿势都没变一下,拿着点心吃得欢快,莲心得庆幸自家主子没要求啃猪蹄。

    不然女皇的形象的肯定保不住了。

    五大三粗的孟将军往养心殿上一站,都觉得虎虎生威,他抱拳行礼,“陛下。”

    “有事?”

    孟将军稍稍抬头,第一反应就是不成体统!

    坐没坐相,吃没吃相。

    其实明殊还是挺优雅的,只是相较皇室规矩,显得有些懒散。

    孟将军压住弹劾自家女皇的冲动,“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

    明殊摇头,“拒绝。”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又想谋害朕,继承朕的零食。

    拒绝拒绝。

    孟将军傻眼了,我这都还没说,你就拒绝了?

    “孟将军可以走了。”别打扰朕吃东西。

    孟将军提醒,“陛下,微臣还没说……”

    明殊微笑,“所以孟将军可以不用说了。”

    孟将军:“!!!”

    孟将军看向莲心,陛下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莲心无辜的摇头,君心难测,谁知道陛下现在怎么想的。

    孟将军被请出养心殿,然而孟将军没走,反而跪在养心殿外,一副非得要说的架势。

    君绝来的时候,孟将军已经跪了好几个时辰,不过习武之人,跪这么会儿,孟将军看上去还是精神抖擞。

    “凤君!”

    孟将军叫住君绝。

    君绝顿住步伐,转身看着孟将军。

    孟将军见君绝也不过几次,每次君绝都是极为狼狈,如今君绝着凤君正装,回眸那瞬间的风采,让孟将军这个大男人都有些动容。

    孟将军又想起一个先皇还在的时候,那个有些不堪入耳的传闻……

    说先皇软禁君绝,是看上他了。

    这个传闻真实性有多少孟将军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先皇有段时间,老是看着软禁君绝的方向出神。

    孟将军压住脑中那些纷乱的念头,先行了一礼,“凤君可否听微臣几句?”

    “不听。”

    君绝拒绝的干脆,和里面那位如出一辙。

    接连被拒绝的孟将军:“……”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君绝嘴上虽然拒绝了,但人却没走,反而看着孟将军。

    -

    君绝进养心殿的时候,整个人身上都凝着一股冷意,他也不顾什么礼仪,重重的往明殊旁边一坐。

    明殊抬头看他,“这是怎么了,被人非礼了?”

    非礼你大爷啊!!

    除了你,谁还敢非礼老子!!

    明殊捡着一块糕点往嘴里扔,一边拿着笔在折子上做批注,气氛一时间安静下来。

    “孟将军要为你后宫添新。”

    君绝的声音响起。

    明殊嚯了一声,放下笔,“孟将军这么大把年纪,还想进朕的后宫,这志向不错。”

    君绝咬着牙,“是孟凉。”

    “孟凉啊。”那可是仇恨值对象。

    明殊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这笑容落在君绝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怎么,陛下喜欢孟凉?”

    “喜欢呀。”有仇恨值的都喜欢,像喜欢宁芙蓉那么喜欢。

    君绝:“……”

    合着你都喜欢,就是不喜欢老子是吧?

    凭什么!

    老子这么好看的你不喜欢,要去喜欢那种歪瓜裂枣的,脑子有病吧!!

    “那陛下就下旨吧,迎孟凉将军进宫。”君绝道:“顺便赐死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