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第555章 吾皇承欢(10)

    行宫在山里,肯定是比不上皇宫。

    君绝住明殊隔壁,她让莲心让君绝过来住。

    君绝抱着一个枕头,颠颠的就过来了,身上就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行走间,衣袂翻飞,说不出的风情无限。

    “陛下。”

    君绝叫一声。

    明殊点头,吃着莲心新端上来的小米粥,含糊的说一声,“睡地上吧。”

    君绝愣在原地,“地上……那么硬,还那么凉。”

    明殊挑眉看向他,“那你还要朕睡地上?”

    君绝像是有些纠结,抓着枕头,半晌才嗫喏一声,“我可以和陛下一起睡,我现在是陛下的凤君不是么?”

    “睡地上。”

    君绝:“……”他都穿成这样,拿出压箱底的演技,她竟然还要自己睡地上!!

    什么人呀!!

    睡地上就睡地上!!

    君绝动手将被子铺在地上,气哼哼的钻进去,闭上眼开始睡觉。

    明殊在房间走动,那声音很清晰,吵得他根本就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她走到自己身边。

    “别装睡。”

    君绝被踹了一下,他很想睁开眼恶狠狠的瞪她一眼,但最终却是在心底一番自我安慰后,慢慢的睁开眼,“陛下,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明殊站在他旁边,居高临下的俯视他,眼底碎光芒芒,仿佛盛满清酒,让人沉醉,“你不是说要帮朕坐稳这个皇位,怎么,你这是来享福的?”

    君绝只能坐起来,他拥着被子,慢吞吞的道:“陛下现在最大的威胁就是丞相,好在丞相现在羽翼未满,不过陛下手中兵权不多,陛下应当先办法将兵权握在手中。”

    君绝顿了顿,他稍稍抬了抬下巴,睨着明殊,像是试探,又像是建议,“孟凉将军是孟家人,拉拢他对陛下有利无害。”

    “哦?你这是暗示朕,收了他?”

    君绝脸色一沉,他躺回去,“陛下高兴就好。”

    她果然喜欢那个小白脸!

    MMP……

    气得骂不出来了。

    君绝翻个身,背对着明殊。

    “诶,这就生气了,你只是为了保命留在我身边,你气什么?我收什么人进后宫,跟你都没多大的关系吧?”

    是啊,只要完成任务,她收几个人都跟他没关系。

    鬼知道他气什么。

    君绝不吭声,甚至拿被子堵住耳朵,不想听她说话,听见就烦。

    “叩叩……”

    “陛下,您睡了吗?”

    孟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君绝差点直接坐起来,但他忍住了。

    听着明殊的脚步声远处,殿门被拉开,吱呀的声音格外刺耳。

    殿门那边有点远,也不知道孟凉跟她说了什么,好一阵才回来。

    孟凉走了没多久,宁芙蓉又来了,君绝气得咬牙,这些人有完没完!!

    “陛下,微臣怕您身体不适,给您熬了一万参汤。”宁芙蓉语气格外的温柔,“行宫条件比较差,陛下要保重身体。”

    明殊微笑的靠着殿门,“赏给你喝。”

    “陛下,这是微臣亲手给您熬的。”宁芙蓉加重亲手两个字。

    “那辛苦丞相,所以赏给丞相喝。”

    宁芙蓉:“……”

    深呼吸一口气,宁芙蓉试探性的问:“陛下,可是微臣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您不妨告诉微臣。”

    “太多了不想说。”明殊打个哈欠,“麻烦丞相今晚守夜,朕先去休息了。”

    什么!!

    宁芙蓉大吃一惊,她竟然让她守夜?

    明殊笑着关上门,宁芙蓉脸上的神情陡然间狰狞起来,端着汤碗的手上青筋暴起,良久她深呼吸一口气,将参汤一口饮尽。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丞相,您怎在此?”孟凉从暗处走过来,有些奇怪的看着端着空碗站在门口的宁芙蓉。

    宁芙蓉勉强笑笑,“孟凉将军呀,我来看看陛下。”

    “要下官给丞相通报吗?”

    “不用了,已经见过了。”

    孟凉颔首,“夜里天凉,丞相快请回吧。”

    宁芙蓉叹口气,“陛下让我守夜,小孟将军今晚暂时歇歇吧。”

    孟凉皱了皱眉,“护卫陛下的安全是下官的职责。”

    这意思就是不会离开了。

    宁芙蓉也不多言,走到殿门前的台阶上坐下。

    孟凉站在后面看着宁芙蓉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

    明殊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君绝,心中各种叹气后,起身下床。

    君绝也不知道是装睡还是真的睡在了,紧紧的抱着被子,半个身子却在外面。

    明殊将他拽起来,后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嘟嚷一声,“冷……”

    明殊半扶半抱着他,“嗯,床上去睡。”

    君绝小声嘀咕,“陛下不让。”

    明殊:“……”

    明殊将他扔到床上,后者可能是清醒不少,坐在床上看着明殊,眸子只睁了一条缝,“陛下?”

    “睡吧。”

    君绝突然伸手抱住明殊脖子,“陛下,我好像喜欢你。”

    告白来的像龙卷风一样迅速。

    “脑子冻坏了?”明殊低笑,却没推开他,“朕可是你仇人,你喜欢你的仇恨,你父皇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君绝沉默下去,良久他喃喃一声,“灭夕照的不是你。”

    他脑袋搁在明殊肩头上,“夕照已经没了,我还想好好活着,陛下,我不想复仇,我只想好好的活着。我不想再被软禁,那个地方我不想回去。”

    “所以你就喜欢朕?”

    “不……不是,陛下相信一见钟情吗?”

    “不信。”

    “……”

    君绝身子往上迎了迎,两人间的空隙减少,贴得密不透风。

    微弱的光芒将房间衬得暧昧起来。

    君绝贴着明殊耳边,声音极其细微,“可是我相信。”

    君绝是夕照最小的一位皇子,被突然推上皇位,又面临亡国,他内心应该是脆弱彷徨无助的,君绝可谓是把握得十分得当。

    君绝突然飙戏,大晚上的明殊有点心塞,想吃点零食压压惊。

    人和人之间基本信任呢?

    就不能安安分分的睡个觉吗?

    明殊拍了拍他后背,“一见钟情都是骗人,赶紧睡吧。”

    “陛下不喜欢我吗?”

    明殊没吭声。

    君绝又问:“陛下不喜欢我哪里?”

    “长得太好看了。”

    君绝:“……”这算什么拒绝姿势?长得好看还不好?你还想去找一个丑不拉几的?

    反派的口味比较独特??

    那老子岂不是要去毁个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