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第554章 吾皇承欢(9)

    明殊虽然封了君绝为凤君,可她一次都没去过仙羽宫,君绝也没一次留宿养心殿。

    这样的情形,让那些大臣们松口气。

    看来传言可能是真的,陛下就是在气丞相,陛下心头念的是丞相。

    而宁芙蓉那边。因为明殊这一阵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计划被打乱,她想见明殊,但明殊没宣她,所以一直没整出什么幺蛾子。

    秋猎很顺利的出行。

    秋猎的地方离皇城有些距离,明殊窝在马车中,即便没有宫里穿得那么隆重,此时她身上的衣服也是十分累赘。

    明殊脑袋一点一点的,看上去颇为可爱。

    车队不知何时听了,明殊慢慢的动了下,撩开帘子往外瞅,孟凉正好在旁边,“陛下,队伍先歇息一会儿。”

    对于拉孟凉的仇恨值,明殊还有点不知道从哪儿下手,这打一顿他能恨自己吗?

    “陛下?”

    明殊下了马车,对着孟凉道:“你跟我来一下。”

    “是。”

    君绝坐在后面的马车,看到明殊撇开众人,带着孟凉往旁边的林子去了,他想也没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凤君?”

    君绝挥开上前的人,朝着林子那边过去,然而孟凉的禁军站成一排挡在他面前,“凤君,为了您的安全,您不能乱走。”

    “放开!”

    “凤君,请您回马车上去。”

    明殊没有宠幸过君绝,下面的人不免就有些轻看这位凤君,所以禁军拦着他,语气例行公事般冷冰冰的,丝毫不退让。

    宁芙蓉可能听到动静,骑着马从前方过来,“怎么回事?”

    “丞相。”禁军不卑不亢的行礼,“凤君想要离开这里。”

    宁芙蓉从马上下来,语气还算和气,“凤君,我们现在不是在宫中,凤君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吩咐下面的人去办,还请凤君回到马车里。”

    “如果我不呢?”

    宁芙蓉笑了下,对着禁军吩咐,“看好凤君,别让凤君磕着碰着,陛下怪罪,臣等担待不起。”

    禁军应下,再次将君绝的路堵死。

    君绝:“……”

    这群小婊砸故意的吧!!

    宁芙蓉弯腰告退,她抬头的瞬间,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君绝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但仔细看,君绝站在那边,有些生气的望着远方。

    宁芙蓉微微皱眉,骑着马离开。

    明殊好一会儿才回来,一回来就听莲心急急的禀报,“陛下,凤君说不舒服。”

    “不舒服?”

    明殊往君绝的方向走,马车旁站着不少伺候的人,明殊过来,纷纷行礼。

    莲心扶着明殊上了马车,君绝坐在马车的角落里,脸色有些难看,旁边放着一些食物,一点没动。

    “哪儿不舒服?”

    “马车颠得我不舒服,头晕想吐。”君绝将原主的娇气发挥到极致。

    “朕又不能带你飞过去,忍忍吧。”

    君绝不依不挠,“忍不了,我难受。”

    明殊想了想,“那要不送你回去?”

    君绝噎住。

    MMP谁要回去呀!!

    她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明殊看着君绝吃瘪的样子就想笑,她慢吞吞的坐过去,“吃点东西,还有一阵才到。”

    “吃不下。”

    明殊眉眼弯弯的笑,“那我帮你吃。”

    君绝:“……”MMP。

    君绝眼睁睁的看这么明殊吃完他的膳食,整个人气得发抖,这人……这人……简直是无可救药!!

    老子为什么要来做这种任务!!

    老子不干了!!

    君绝气闷的缩到角落,抱紧自己,好难过,好饿……

    明殊觉得君绝那样子简直像委屈到不行的小动物,整个人都焉达达的。

    明殊正想过去,外面马儿突然一声嘶鸣,利器划破空气的肃啸声,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咚咚’声。

    “保护陛下!”

    明殊掀开车帘往外看,她的那辆马车已经被射成马蜂窝,队伍有些乱,随行的不但有大臣,还有大臣们的家属,此时男女老小放声尖叫,那声音绝对够混乱。

    咻咻咻——

    明殊想出去,君绝突然拉住她,“别……别出去。”

    君绝死死的拽着她,眼眶微微发红。

    理智告诉她,他不过是演的,然而不理智却让她放弃出去,坐到他身边,将他搂进怀中,“怎么了?”

    君绝没说话,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明殊挑开帘子,外面混乱已经停歇。

    “陛下没事吧?”孟凉声音有些压抑,立在君绝的马车外,低垂着头,没有看明殊。

    任谁莫名其妙的被揍一顿,都不会有好心情。

    “怎么回事?”

    孟凉稍稍抬头,见君绝被明殊抱着,脸色更那看,咬牙道:“有刺客,抓住两个,其余人跑了。”

    “孟将军,刺客咬舌自尽了。”

    孟凉往喊话的那边看去,随后快速朝着明殊拱手,“陛下稍等,臣去看看。”

    “陛下,那位孟凉将军喜欢你呢。”君绝声音幽幽的,仿佛刚才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明殊垂眸一看,后者眼眶依然有些红,但神色正常,已然没了刚才那点可怜样。

    明殊差点被他气笑了。

    怎么就这么会演呢?全天下都踏马的欠你一个小金人!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明殊推开他。

    君绝娇气的哼了一声,看一眼就知道的事。

    总有人想撬老子的墙角。

    抓到的刺客都挂了,孟凉没找到什么有用线索,宁芙蓉装模作样的来关怀一番,明殊瞅着她,这刺客不像是她安排的……

    虽然出了这事,但队伍还是得继续往前,秋猎是紫月国的传统,不能废。

    君绝对刺客的事没有做任何点评,但是明殊的马车被射成马蜂窝,所以只能和君绝一辆车。

    莲心重新将马车铺设一番,坐在垫了几层的绸缎被上,君绝像是满意了。

    因为这事耽搁时间,等他们到秋猎的行宫已经是晚上。

    一阵忙碌后,行宫才安静下来。

    “陛下,凤君那边说寝宫里有虫子,又闹起来了。”莲心有点心力憔悴,以前被软禁的时候,听说就娇气得很,宁愿饿着,也不会吃太监们放凉放馊的食物,身上的衣服必须天天洗。

    现在看来,何止是娇气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