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第553章 吾皇承欢(8)

    大臣们经历头一天的打击,今天又是这么一出,他们都觉得女皇这是在逼丞相就范。

    然而只有莲心此时明白昨天明殊弄那么一出是为了什么。

    如果不是昨天那一出,今天殿下提出要立君绝为凤君,这件事还不得翻天了?

    可有宁芙蓉的事在前,明殊再提出立君绝为凤君,下面的大臣们就得往‘好歹是个男的’上面想。

    就连宁芙蓉这个丞相,都没办法阻拦。

    莲心不免对自家陛下肃然起敬。

    这件事最终就这么定下来了,大臣们很心塞,好歹是个男的啊……

    如今先皇刚去世半年,还不能大操大办,颁个圣旨就算成了。只要他们不说,谁知道凤君是夕照国的亡国皇帝。

    然而事实很快打脸。

    明殊连发三道圣旨昭告天下,凤君乃前朝宣帝君绝。

    气不气?!

    气疯了好不好!!

    “陛下为什么这么做?”君绝也很不解,“这件事公开,对陛下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这是把自己往刀尖上推……

    怎么就那么歹毒呢!!

    明殊笑容灿烂,“这不是为了让天下都知道,你是朕的人吗?”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朕给你呀!看朕多好!

    真以为朕是和你合作的?

    别天真了。

    看着明殊脸上的笑容,君绝眉心猛跳,这蛇精不但歹毒,还虚伪……

    “陛下。”

    孟凉从外面进来,无视新上任的凤君,“过几日就是秋猎,陛下有什么要吩咐微臣准备的吗?”

    君绝看着孟凉,突然往明殊那边走过去,直接靠着明殊扶手边。

    孟凉:“……”

    明殊笑了下,抬手搂住他腰,将他自己怀里带。

    君绝只是想靠着这边,没想到明殊会动手,身子没稳住,扑在明殊怀中。

    孟凉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君绝先是僵了下,随后有自然的靠着明殊,视线落在她面前的书案上,案上随意的摆放着一些折子,旁边放着一叠点心。

    君绝瞅一眼正在汇报孟凉,伸手去拿点心。

    明殊突然伸手握住他的手腕,“乖,别碰朕的东西。”

    君绝被捏着有些疼,娇气的道:“我只是想喂陛下吃。”

    被打断的孟凉:“……”

    明殊像是在审视他,片刻后松开了手,君绝拿起一块糕点,递到明殊唇边,明殊配合的咬了一口。

    君绝这几天也发现她对食物有着一种……近似蛮横的执着,所以他不敢喂自己,只能拿着喂她。

    反派果然是蛇精病!

    他的任务是啥?

    呵呵,说出来他自己都害怕。

    要做一个让任务对象喜欢他喜欢到祸国殃民的妖艳贱货!!

    不就是祸国殃民的妖精吗?

    稳住!老子能赢!

    孟凉表情几乎难看到极致,提高了音量,“陛下,秋猎您要点哪些大臣随行?”

    “名单莲心稍后会给你。”明殊握着君绝的手,往下面压了压。

    “那陛下……要带凤君去吗?”

    皇帝出行,自然是要带后宫的人。如今后宫就一位凤君,孟凉觉得自己是多此一问……

    “你想去吗?”明殊低声问君绝。

    “陛下想我去吗?”君绝反问。

    “不去?那……”

    君绝咬牙,“去。”

    不去你还不得在外面带个小白脸回来?皇帝出行必备套路,他才不要让她一个人出去。

    孟凉禀报完,也没理由留下,目光在君绝身上流连好一会儿,步履沉重的离开养心殿。

    孟凉一走,君绝就站了起来,整理下衣服,“陛下,秋猎恐会多生事端,陛下如果一定要去,得做好防备。”

    明殊挑眉,“你知道这么清楚,你策划的?”

    君绝:“……”

    老子要是策划的能提醒你?蛇精病吧!

    “陛下如果不听那我也没办法,我先回去了。”

    君绝负气离开,刚走出殿门,就被孟凉给拦住,他满脸肃容,“凤君,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不要讲。”君绝生气中,也不管崩不崩人设,直接给怼回去。

    孟凉:“……”

    君绝绕开他要走,孟凉却伸手拦住他,“凤君,您是什么身份,希望你能谨记,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

    君绝稍稍将视线分给他一缕,又勾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愚蠢。”

    孟凉皱眉,心生不满。

    但君绝已经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快步离开养心殿的范围。

    -

    入夜。

    小兽趴在明殊旁边,看着她换药,小爪子在缎被上磨来磨去。

    “好好的被子,都被你祸害了。”

    小兽哼哼唧唧,爪子痒不行么!

    明殊懒得理它,拆掉纱布,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现在生出了淡粉色的嫩肉。

    除非是自杀,否则她身上的伤口,也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的。

    “吱呀——”

    明殊闻到食物的香味,眸子微微一亮,抬头却见进来的是君绝,他手里端着几样精致的膳食,步子蹲在屏风处。

    显然没想到明殊此时在换药。

    “你怎么来了。”明殊也没避讳,“深夜耐不住寂寞?”

    君绝心中冷笑,恨不得把手里的膳食扣在她头上,她说话就不能好听一点吗?

    君绝拿出戏精精神,“我是你的凤君,来这里,有什么不对?”

    他将膳食放下,走到她面前,垂眸看她胳膊上有些狰狞的伤口,“我听说这是陛下准备宠幸一个男子时被刺杀的?”

    “怎么的,你也想刺我一下?”

    君绝咬着牙冷笑,“不敢!”

    他蹲下身子,从旁边拿起药,握着明殊胳膊开始换药。

    “亡国的感觉如何?”

    君绝手僵了下,他抬头的时候,那双黑眸里有怨恨,“陛下觉得呢?家国不在,亲友皆亡,被困方寸间。”

    明殊低笑,她眉眼间都是笑意,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暖洋洋的,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陛下笑什么。”君绝语气微重。

    明殊抿了下唇,“没笑什么。”

    演得真是辛苦。

    君绝觉得明殊莫名其妙,但想着蛇精病的思维跟正常人不同,也没多想,“陛下,如果我帮你清除一切障碍,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什么?”

    “到时候再告诉陛下。”当然是喜欢老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