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第544章 桃花羡兮(33)

    弯月村用最快的速度修建起了建筑物,各种娱乐设施和美食街。

    土豪怕地不够,还将四周都给买了下来,当初弯月村出事,那些个开发商都不敢动这里。

    有人接这个烫手山芋,开发商们还是很高兴的,土豪几乎没花多少钱。

    毕竟当初他们连拆都拆不了……

    可是弯月村建设起来开始营业,吸引一批接一批游客,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这群开发商都惊呆了。

    这速度也太特么快了吧!!

    施工队是开挂了吗?

    弯月村的名字没有改,但是弯月村现在俨然已经是一个小镇。

    在中间区域,种着一棵桃花树。

    桃花树常开不败,成为弯月村的最具代表的景点。

    明殊将本体种在这里,那株整天喊杀妖的小草也被她挪了过来,本来就种在她旁边,后来被花涧脸色阴沉沉的移到别处去了。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传出,情侣若是能同时在桃花树下许愿,就能白头偕老。

    没有对象的单身狗拜拜桃花树,会走桃花运。

    后来有游客往明殊身上挂牌子,明殊瞅着自己身上越来越多的牌子,心塞不已。

    拜她真不能走桃花运。

    真的!!

    别再挂了,上点零食多好!!

    后来花涧让人在外面建了两圈栅栏,从入口进去,绕着桃花树走两圈出来,牌子就挂在栅栏上。

    花涧仰头看着开得繁盛的灼灼桃花,心底有些扭曲,那个蛇精病到底多久能答应他?

    他这天天许愿也没啥用啊!!

    花涧扭头看旁边卖牌子的妖精,走过去直接拿了一个牌子,小妖精刚想吼给钱,抬头见是花涧,将给钱两个字咽回去。

    这可是大王的人。

    花涧坐在栅栏外,拿着小刀一笔一划的刻着。

    这牌子可以写也可以刻,大部分人会选择写,毕竟快,但是时间长了,写下来的字会褪色。

    但是刻的不一样。

    花涧刻完牌子,望着牌子上的字出神,良久,他突然咬破自己手中,往牌子上滴血,直到牌子上刻出来的字体被染得血红。

    花涧起身,绕过栅栏,直接走到桃树中间,抓着树干爬了上去。

    “诶……那人怎么爬树啊!!不是说摸都不能摸的吗?”

    “他爬上去干什么?”

    “一会儿得被抓下来吧?”

    人群骚动起来,指着桃花树议论。卖牌子的小妖精冷漠脸,这位别说爬树,他就是睡上面,也没人敢去赶走他呀。

    花涧将牌子系在最中间的位置,可最后他又放弃,将牌子系在高处的末端。

    -

    花涧回到弯月村住的地方。

    最近来弯月村的妖精越来越多,明殊的事也越来越多,他从昨天晚上就没见过她。

    花涧踢掉鞋,光着脚走到客厅,躺到沙发上。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全是她的身影,身体莫名的燥热,梦里的场景也越来越旖旎。

    鼻尖闻到淡淡的桃花香,梦里旖旎的场景涣散。

    他睁开眼,明殊坐在他旁边,一只手握着他手腕,另一只手停在他胸口上方,不知道想做什么。

    花涧瞄了瞄她停止的位置,那是心脏……

    MMP她想干什么?

    见他醒了,明殊自然收回手,“睡这儿干什么,我们家缺床?上次感冒没体验够,还想体验一次?”

    花涧呼吸还有点乱,他往自己身下瞄了一眼,侧了侧身,“几点了?”

    “八点过。”明殊松开他的手,状似不经意的解释,“这两天有点事,回来得晚。”

    “嗯。”

    花涧顿了顿,“妖怪办公室那边解决得怎么样?”

    “他们提出要建立一个监督部门,我可以自己管理妖,但不能让妖在人类中作乱,且不能让人类察觉出来。”明殊勾着唇角,声音轻缓如流水,涓涓的流淌进花涧心底。

    他突然有些烦躁,起身下了沙发,快速的往外走,“我去给你买吃的。”

    每次和她待一块,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偏偏脑海里还有个声音不断的吼他。

    “又抽什么风?”

    明殊不想搭理花涧,她有零食。

    花涧很久才回来。

    听到声音,明殊抬眼看他,嘴角一抽,“你出去打架了?”

    花涧身上凌乱,脸上还挂了彩,看上去极其颓废。

    “嗯。”花涧应一声,几步进了卫生间,水声哗哗的传出来。

    明殊:“……”蛇精病搞什么幺蛾子?叛逆期?

    害怕,朕的零食呢!

    她走到床边,招手叫来一只妖,问花涧刚才出去干了什么。

    妖精绘声绘色的和明殊讲刚才的情形。

    花涧路过桃花树的时候,看到有人靠近桃花树,还打算摸,花涧就和人打起来了。那人也是练家子,两人都挂了彩,但最后还是花涧赢了。

    明殊关上窗,去敲卫生间的门。

    “怎么了?”花涧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传出来。

    “开门。”

    里面水声停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卫生间的门被打开。

    花涧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水珠顺着他发梢,滴落到锁骨,滑入衣襟里面,他神情平静,莫名的带了点禁欲气息。

    明殊将他推进卫生间。

    花涧明显一愣,身子撞到冰冷的墙壁上,明殊伸手打开淋浴,水流将他刚换上的衣服打湿。

    “你……”有病啊!

    花涧忍着怒火,不和蛇精病一般计较。

    冷静!

    花涧沉默的往外走,明殊伸手拦住门,“想去哪儿?”

    花涧没好气的道:“睡觉。”

    “都湿了,要不然再洗一次?”明殊笑,伸手将门关上。

    “不洗。”MMP洗什么洗,老子现在很累,想睡觉!!

    花涧听到反锁的声音。

    他目光对上明殊,后者正慢条斯理的解扣子,他听她道:“可是我想洗。”

    花涧呼吸一窒。

    浴室雾气袅绕,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不过说了几句话,可花涧却觉得身上火烧火燎起来,他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后面的事有点混乱,花涧只记得她眉眼间的笑意和她轻柔的吻。

    明殊等花涧睡了,起身去了桃花树那边,此时四周已经没有游客,游客是不允许在弯月村过夜,过了十一点就会被全部请出去。

    倒是有不少妖精聚集在街边,说着今天的事。

    明殊出现,他们笑嘻嘻的打招呼。

    明殊站在桃花树下,仰头看着花枝。

    花枝缓慢的将一个牌子递到她面前,上面沾着血迹。

    可是上面什么都没刻。

    一片空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