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第542章 桃花羡兮(31)

    妖怪办公室发生这么大的事,明殊作为妖界代表,将之前告妖怪办公室书再次重申一遍。

    言明以后不许再对妖指手画脚,妖也是有妖权的。并提出会对这件事进行追责,请他们做好准备。

    “孙国贸。”末了,明殊走到孙国贸面前,笑眯眯的道:“恨我吗?”

    孙国贸眼眶里全是血丝,狰狞着恨意和怒火。

    【孙国贸仇恨值已满。】

    “谢谢啊。”为朕提供仇恨值。明殊笑得更灿烂,招呼后面的小妖精开始过河拆桥,“不跟你玩儿了,吃大餐去了,小的们走!”

    “大王,那个地下室的妖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不救吗?”

    “给吃的吗?不给不救。”

    “可是大王,诶,大王你慢点……”

    说话声渐渐远处,走了一大批妖精,办公室瞬间空了不少,满地狼藉中,孙国贸眼睛死死的盯着明殊离开的方向。

    -

    妖怪办公室不可能说废就废,但明殊为了仇恨值,只能让小妖精们盯着他们,还敢运作就去拉仇恨值,并报出她的大名。

    这样仇恨值依然在她身上。

    妖精界知道明殊要废了妖怪办公室,纷纷前来投靠,他们早就看不惯那个妖精办公室。

    这一届的妖精们真心没什么大志向,杀人放火,他们已经不屑干了。

    用某只妖精的话说就是——以前打仗的时候,杀人杀到恶心,现在他们只想岁月静好体验生活。

    那些在山林间的妖精们也不是不愿去城市,而是城市规矩太多,动不动就要关小黑屋教育,他们懒散惯了,哪儿乐意啊!

    明殊这个大王很心塞。

    这届妖精不行啊!

    明殊甩掉那群小妖精,一个人回了金东一的院子。

    一进门小兽就蹦了过来,落在她怀里,毛茸茸的爪子搭在她手心里。

    铲屎的,吃的呢?!

    明殊镇定,“没买呀。”

    小兽安静了两秒,随后浑身的毛炸开,小爪子猛的挠了明殊两下。

    铲屎的你个骗子!!

    你说好给我带吃的!!

    你又骗我!!

    明殊拿着它往院子里走,“骗你又咋的,你咬我啊!”

    明殊将它扔在院子的桌子上,小兽还没蹦起来,就被一个东西盖住,它先是一惊,以为明殊要杀它灭口,下一秒就闻到香味。

    小兽哼哼唧唧两声,那就原谅她吧。

    明殊没看到金东一,她爬上桃树,阁楼的窗户开了一个缝,明殊偷偷看了一眼,花涧躺在床上。

    她打开窗户跳进去,花涧背对着她侧躺着。

    明殊上前戳了戳他,后者一点反应都没有。

    明殊又戳了戳,“演尸体呢?”

    花涧似乎轻哼了一声,声音有点不对劲,明殊一把握着他肩膀,将他翻过来。

    花涧浑身滚烫,额头上全是汗水。

    明殊伸手探了探,比正常的温度高出不少。

    她就几天没回来,怎么把自己给作成这个样子。

    “花涧,你还好吗?要去医院吗?”明殊半跪在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花涧有点反应,艰涩的吐出两个字,“不去。”

    明殊:“……”

    明殊下去找药,但是金东一家里一点药都没有,她只能出去买。

    折腾着喂完药,已经是一个小时后,花涧被她折腾醒了。

    “桃羡……”花涧抓着明殊的手,“陪我躺会。”

    明殊:“……”躺什么躺,朕的零食还没吃!!!

    病人需要安慰,不能怼。

    明殊在心底安慰自己一番,去把零食抱上来,躺到花涧旁边。

    床本来就小,明殊躺下去,两人几乎没什么间隙,花涧索性将明殊抱进怀中,甚至是吻了吻她眉心。

    “你别传染给我。”

    “妖不会生病。”花涧低声说着话,唇已经移到明殊唇边,轻轻的压住。

    他嘴里有药味,明殊刚刚吃了糖,花涧跟小狗似的仔仔细细的将她染上的甜味舔掉。

    “金东一走了。”花涧松开明殊,靠着她肩头气若游丝的说话,“他留了一封信给你,我放在下面了。”

    “哦。”红烧肉没了。

    花涧可能是吃了药犯困,呼吸很快就平稳下来。

    他搂明殊搂得特别紧,明殊保持姿势一会儿,感觉有些热,想从他身边溜开,然而她一动,花涧就跟着她动。

    明殊都怀疑他根本没睡着。

    可她试了试,确实没醒……

    明殊最终只能忍着热,躺在他怀里,接受病毒的洗礼。

    对象到底是拿来干嘛的?分开朕和零食的吗?!

    真是太可怕了!

    -

    明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她扭头看了看窗外,已经晚上了……

    “我饿了。”

    明殊腰间忽的一紧,花涧整个人都压了过来。

    明殊望着天花板,惆怅,同意的点头,“我也饿。”

    花涧:“……”MMP老子可是病人,这个时候,她难道不会关心一下,好好的伺候他吗?她不会让自己去买吃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花涧有点不淡定起来了。

    他昨天晚上淋了大半宿的雨,好不容易感冒,他可不想一点进展都没有,还要给这个蛇精病去买吃的。

    见明殊半晌没动静,花涧摇了摇她,“你……不出去买吃的吗?”

    “没力气,不想动。”

    花涧:“……”

    MMP见鬼了!!!

    说好生病可以让攻略对象心软呢?

    说好的套路呢?!

    这什么鬼任务!老子不干了!!!

    花涧忍了又忍,最终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那我们两个不是要饿死在这里?”

    明殊扭头看他,“你脑子烧糊涂了?不知道叫外卖吗?”

    花涧被怼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习惯了习惯了……

    他伸手去摸手机,手指不小心从明殊身上擦过,手下细腻的皮肤,让花涧心神一晃,他身子往后挪了挪,快速拿着手机点开屏幕。

    上面有好些未接电话。

    最后一个是三分钟前。

    但是他没听到手机响……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又跳了进来,静音。

    花涧扭头看明殊,后者枕着他胳膊,侧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是他设的静音,那就只能是她了……

    花涧将明殊往怀里搂了搂,接通电话,电话那端路九的声音凝重。

    “老大,简莹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