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第531章 桃花羡兮(20)

    回到金东一的院子,花涧最先看到的就是蹲在桃树下圆滚滚的一团……

    这什么玩意?

    圆滚滚似乎发现有人,它动了下身子,转到正面。

    “……”国宝啊!!她哪儿搞来的!!抢了动物园吗?!

    再仔细看,就发现圆滚滚身上有妖气,应该是成精了。

    可成精了那也是国宝啊。

    要是被外人看见,院子里有只国宝,他们都得被抓进去关小黑屋……

    金东一屋子里有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传出来,可是在他进来后,声音嘎然而止。

    金东一踱步出来,站在门口,目光沉沉的看着他,没有吼,也没有骂……

    花涧:“……”不对劲。

    他目光瞄向旁边笑眯眯的人,后者笑得更灿烂。

    她干了什么?

    明殊溜达上了树,只留给他一个欢快的背影。

    “跟我进来。”

    花涧:“……”

    -

    花涧回到房间,一脚踹在床脚上出气,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非得来做这种任务。

    攻略部的人是死绝了吗?

    老子不干了!!

    老子要回去!!

    那个蛇精病竟然给金东一告状,说他非礼她,还逼着她当他女朋友。

    她明明是自己答应的,怎么就是他逼的了?

    就说她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

    花涧打开窗户,使劲的拽窗外的桃花枝。

    明殊本体就是这棵桃花树,她躺在中间的位置,突然感觉有人捏她。

    明殊脸色黑了黑,蹭蹭的爬到窗户位置,踩着花枝,“花队长,大半夜的骚扰美少女,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明殊突然冒出来,花涧脸上的表情差点来不及收回。

    他探出半个身子,抓住明殊的手腕,另一只手搂着她腰,将她带进了阁楼。

    砰!

    窗户关上,带进来几瓣桃花,悠悠扬扬的落在地面。

    狭小的床上,明殊被压在下面,花涧摁着她双手,平静的目光泛起幽深,“很好玩是吧?”

    “你先算计我的。”明殊理直气壮,“我们算扯平。”

    谁让这蛇精病先给朕挖个女朋友的坑。

    “扯平?”花涧语调微微起伏,“你现在可是我女朋友,你亲口答应的,怎么能扯平呢?”

    他被金东一在下面追着打。

    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她竟然跟他说扯平?

    想都别想!!

    明殊抿着唇,“分手吧。”

    回应明殊的是花涧炽热的吻。

    花涧的声音良久才响起,“想都别想。”

    -

    翌日。

    明殊先醒,她一抬头就看见花涧的脸,明殊伸手摸了一把,又亲了一口,花涧没反应——她便一脚给踹了下去。

    突然掉到地上的花涧:“???”

    花涧从地上坐起来,仰头看着床上的人儿,粉粉的一团,格外赏心悦目——如果她没将自己踹下床的话。

    花涧慢慢的站起来,“大清早的,你闹什么?”

    明殊身上衣服没少,可脖子上隐约可以看见痕迹。

    但是昨晚真的没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花涧还差点憋成内伤,此时看到明殊,只觉得更气。

    去踏马的未成年!!

    明殊可能还有点迷糊,此时只是本能的道:“饿了。”

    饿死你得了。

    花涧穿上衣服下楼,金东一拿着斧子在院子晨练,挥得那叫一个气势磅礴,虎虎生威。

    圆滚滚跟死了似的摊在桃花树下。

    “那丫头呢?”金东一幽幽的叫住花涧。

    我床上啊!

    “楼上。”花涧淡淡的应一声。

    金东一的斧子刷的一下砍了过来,咆哮声也随之响起,“老子让你别招惹她,你可倒好,还给老子弄床上去了!!”

    花涧:“……”

    两人在院子里过了几招,金东一喘着粗气问:“你们发生关系了?”

    “没有。”

    金东一像是松口气,突然语重心长的道:“花涧,你不要祸害她,那丫头是个有天赋的,也许可以得道。”

    “这个世界,没有道。”

    花涧整理下衣服,转身离开院子。

    金东一看着花涧离开的背影,良久才往阁楼的方向看去,眉头微微蹙起。

    花涧买了几样早餐回来,金东一已经不在了,圆滚滚还摊在原地,连个姿势都没换一下。

    他拿着早餐上去伺候小祖宗。

    “桃羡。”

    “没有。”明殊挪了挪,警惕的挡住花涧的视线。

    “……”老子又不吃,谁稀罕你这点早餐。花涧洗洗脑,深呼吸,“别胡闹了,好好跟我在一起,知道吗?”

    “凭什么?你长得美啊!”

    “嗯,长得帅。”

    噗——

    明殊差点喷了,好不容易忍住没浪费零食。

    “你可帅了。”明殊吃完东西,跳下床,“帅得我想甩了你,分手!”

    说完麻溜的打开的窗户,跳进花枝中,花枝一阵轻颤,桃花簌簌的坠落,淹没她的身影。

    花涧:“……”

    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

    忍个毛线啊,刀呢!!

    -

    明殊坐在院子里和圆滚滚说话,花涧正好听见什么‘大业’‘抢’‘不服’这些字眼。

    “跟我走。”

    明殊挥挥手,“不去,朕忙着呢。”

    花涧几步走过去,将她拉起来,“出事了,那只蝶妖死了。”

    “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杀的。”朕还有皇位要继承,谁有空去管谁死了。

    “先跟我过去。”花涧先亲了她一下,“乖,路上给你买零食。”

    “成吧。”明殊敲了敲圆滚滚的脑袋,将小兽放在它脑袋上,壕气的画饼,“先按我说的去做,干好了,你以后就是二当家的。”

    花涧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团东西,不过之前几次它跑得快,只看到一个影子,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虽然他也觉得这感觉有点奇怪……

    出了院门,花涧才问:“你让它去做什么?”

    MMP那是国宝,出去被人看到,绝对会被捡到动物园去,供人围观的!

    “招兵买马。”

    花涧下意识的道:“你不是去继承皇位,现在换成造反了?”

    明殊幽幽的看他一眼。

    花涧镇定和她对视,输人不输阵,你看什么看,没看过老子这么帅气的?

    “为了零食。”

    花涧:“……”关零食什么事,招兵买马,你招来吃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