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第522章 桃花羡兮(11)

    作为一个不多话,沉默是金,任何事都是面不改色,镇定如山的美男子,花涧只能不理明殊。

    遇见的蛇精病多了,老子现在很淡定。

    【九少,请放下刀再说这句话。】

    “我跟你说……”明殊突然转身,花涧立即将刀藏到身后,目光平淡的迎着她过去,明殊似乎没发现,继续道:“路九他们也进来了。”

    “嗯。”

    花涧没什么反应,内心各种MMP,那群拖油瓶进来干什么,等着老子给他们收尸吗?

    明殊又补充一句,“哦,对,金东一也来了。”

    花涧脸色微微扭曲,他迅速偏过头。

    说话能不大喘气吗?

    老子做个任务怎么就那么难!!!

    -

    花涧看不到那只妖躲在哪里,但明殊明显是知道的,花涧又干不出崩人设,抱着大腿求她告诉自己的这种事,所以只能自己找。

    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的脚步声,明殊逛后花园一般悠闲的缀在后面。

    “能歇一会儿吗?”

    有点饿。

    明殊摸出一块巧克力剥开。

    花涧虽然没应声,但还是停下,警惕的看着四周,内心继续刷着MMP的弹幕。

    吃完巧克力,两人继续往前。

    走了没多长的距离,明殊又出声了,“那个……”

    花涧头也没回的道:“有什么事出去再说。”

    哗啦——

    花涧整个人都跌进池子里,水花飞溅到地面上,池子的水只到腰间,但是花涧就这么踩下去,整个人都跌在池子底部,挣扎一下才站起来。

    冰凉的水顺着他额头脸颊往下流淌,衣服已经湿透,若隐若现间可以看见里面的肌肉线条,池水晃动,带着几分异样的诱惑。

    花涧:“……”

    刀呢!!

    明殊站在岸边,笑着道:“我就想提醒你,前面不能走。”

    花涧正想爬上来,脚踝突然一紧,接着整个人都往水底下沉去。

    刚才还只到腰间的池子,此时竟然变得深不见底,花涧也只是被拽下来的时候慌了一下,他快速冷静下来。

    此时池子上方,明殊眼睁睁的看着花涧被拽下池子,水花比刚才还要溅得高。

    明殊往后退一步,避免水花溅到自己身上。

    花涧被水鬼拖下去。

    花涧……买零食的人没了?!

    嗨呀,哪个小妖精敢跟朕抢人!

    明殊撩袖子——转身离开。

    明殊顺着走廊移动,这座宅子到处都是妖气,不浓郁,但充斥着整个宅子。

    她走过走廊,站在宅子东北方向的尽头,这里有一个厢房,厢房外面的院子种着一棵高大的柳树。

    四周都没有任何植物,只有那么一棵柳树,看着着实有点不舒服。

    明殊站在厢房门口,抬手敲门,“快递。”

    房间里很安静。

    明殊继续敲,“不出来我就撕票了。”

    依然没人理她。

    明殊撩袖子走下院子,手中多出一把砍刀,对着院子里的柳树就砍了下去。

    “住手!!”

    尖锐的声音从厢房里传来,一个姑娘从厢房里出来,面容还算清秀,可是眉宇间满是戾气,生生破坏了那份清秀。

    砍刀堪堪落在柳树的树干上,明殊抬头望向姑娘,嘴角含笑。

    “你不是不出来么?等我砍了你在出来啊。”

    姑娘满脸的戒备,声音依然尖细,仿佛含着恨意,“你想干什么!”

    明殊拿看到敲了敲那棵柳树,“砍树啊,还没砍过柳妖。”

    那姑娘眸底有怒火升腾,谁要你砍树!!

    “你怎么找到我的?”她藏在这里,她是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啊?”明殊微笑,“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柳妖:“……”蛇精病!

    柳妖阴沉的视线从明殊身上扫射,她突然道:“你是妖?”

    她感觉不到明殊身上的妖气,但是妖和妖之间也不仅仅是靠妖气分辨,还有许多别的方法。

    所以她能知道自己,也说得通……

    明殊不置可否。

    柳妖突然就狰狞起来,带着无尽的恨意,“你既然是妖,为什么要帮着人?他们都是一群恶魔,一群刽子手,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说着,柳妖朝着明殊飞扑过来。

    明殊叫一声,“别冲动啊!”

    然而柳妖哪里会听,狰狞的吼着,“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也去死吧!”

    明殊抬起砍刀,在柳妖飞过来的时候,准确的拍在她脑门上。

    柳妖整个人都被拍出去,空气中有桃花落下,纷纷扬扬犹如花雨,淡淡的香气飘散,阴暗的院子,仿佛突然变得梦幻起来。

    明殊扛着砍刀,看着趴在地上的柳妖,流里流气的笑,“都叫你别冲动了。”

    柳妖:“……”你踏马的这么厉害你不早说!!

    -

    村子里。

    明殊拎着柳妖站在石狮旁,第一个从废旧院子出来的是路九,他扶着安知灵,接着陆续出来几个人,明殊没见过,应该都是妖怪办公室的人。

    此时院子里比之前多了一棵柳树,而在柳树的树干上,有暗沉的血迹。

    路九看着明殊以及旁边龇牙咧嘴想咬人的柳妖,先是一愣。

    明殊看着出来的人花涧,掐了柳妖一把,“还有个人呢?”

    柳妖阴测测的笑一声,“不知道。”

    “老大呢?老大怎么没出来,他难道没在里面?”路九身后的人已经嚷嚷起来。

    路九将安知灵放下,也不管柳妖是个雌的,直接揪着她衣襟,“刚才在里面就是你搞鬼,你把老大弄到哪儿去了?”

    “不知道。”

    柳妖还是这三个字。

    路九也发了火,“你踏马怎么会不知道,你把老大弄哪儿去了!!”

    柳妖神情怨毒,声音尖细的怒吼,“是他们逼死了我的主人,都是这些可恶的人类,是他们……我要杀了他们,为主人报仇。”

    因为主人不同意搬迁,那群人,将她主人摁着,就那么活生生的撞死在她在身上,鲜血喷了她一身。

    明殊幽幽的看她一眼,“你的主人不是人类?你这不是把你主人也骂了进去?”

    柳妖:“……”

    下一刻,她整个人都跪了下去,明殊摁着她肩膀,轻言细语的问:“还有个人,在哪里?”

    路九都被明殊吓一跳,可她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好像和柳妖聊天一般,然而柳妖神情不对,证明她摁下去的那下,没那么简单。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柳妖疼得不行,她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扎,密密麻麻,每一根神经,每一根骨头,都在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