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第505章 暗夜王冠(32)

    青市到底是温父的地盘,他行事比别人方便,明殊虽然对东西没什么念头,但温父要,她也只能然青市的人配合温父行动。

    一时间青市陷入诡异的局势中。

    梁家乱成一团,可据他们说,当时梁辰被绑,梁家都没拿东西赎人的意思,口口声声说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的。

    梁家不涉黑,他们如果手里有东西,为什么不拿出来?真要是把这些人逼急了,直接灭个全家,到时候推替罪羊出来顶罪,谁能知道?

    还是说……因为梁辰的重生,其实东西在他手上?

    还真有这个可能。

    当然这些事都不重要……

    明殊现在正打算去医院‘看望’一下梁辰。

    “大小姐,现在到处都是人盯着,你这么去见梁家少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明殊拿着保镖剥好的开心果,“我们又不去抢东西。”

    “可别人不会这么想啊!!”绿毛抓狂,大小姐去见了梁辰,就代表和梁家有了牵扯,暗处的人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梁家已经和他们坑壑一气?会不会对大小姐不利?

    绿毛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一路阻拦明殊去看梁辰。

    梁辰有什么好看的。

    阎爷都比他好看啊!!

    咱们去看阎爷不行吗?

    许是老天听到绿毛的哀嚎,刚进医院,就看到夏闲和阎湛。

    “温小姐。”夏闲先打招呼,还是那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样。

    阎湛抿着唇,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夏先生。”明殊不说话,绿毛不能落下夏闲的面子,只得接话,“阎爷这是?”

    不会也是来看梁辰的吧?

    “阎爷受了伤,随行医生不在,只好过来医院。”夏闲给阎湛使个眼色,阎爷,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夏闲笑着拐走绿毛,“正巧,我有点事想问问你,我们去那边谈?”

    绿毛:“……”

    夏闲不给绿毛说话的机会,几步上前,拉着往角落走。

    明殊镇定的塞两颗开心果,挑眉问:“受伤了?”

    夏闲都给他铺路了,阎湛没理由不用,他点点头。

    “呵,怎么没死呢?”

    阎湛:“……”你就那么巴不得老子死吗?

    老子就不死!

    “你都没死,我哪敢死在你前头。”阎湛语气有些变化,像是赌气,又像是讽刺,总之听上去有点别扭。

    戏精殊微笑,“我等着给你收尸,哪儿死在你前头,还是你先死比较好。”

    阎湛演技也是爆棚,“女士优先这句话温小姐没听过?”

    明殊满脸单纯无害的笑道:“所以你得让我活着。”

    绿毛和夏闲默默的对视一眼,医院虽然嘈杂,可他们的听力是经过训练的,此时那边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哪有人这样讨论谁先去死的?

    你们说在说真的吗?

    那边的两人气场碰撞,仿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

    就在夏闲和绿毛随时准备冲过去抱住自家主子的时候,两人突然朝着一个方向走了。

    嗯?

    什么情况?不打了?刚才还针锋相对呢……

    绿毛一拍大腿,“糟了!”

    “什么?”

    “大小姐要去见梁辰。”

    夏闲眸子微眯,阎爷也是来找梁辰的,看伤只是顺便……

    绿毛已经冲了出去,夏闲也赶紧跟上去,那两个祖宗携手去了梁辰病房,这可是医院,他们别搞出什么事来。

    夏闲和绿毛到病房的时候,梁家外面守着的人已经被放倒,病房里一阵奇怪的声音。

    绿毛满脸诡异的站在门口。

    此时病房里,明殊站在梁辰前面,挡住了满身杀气的阎湛。

    梁辰脑袋包裹成了粽子,只剩下一双眼睛,此时略带惊恐的看着房间里的人。

    这两个人突然冲进来,梁辰吓一跳,谁知道一个要杀他,一个拦着不让杀。

    温意不待见他知道,她可不觉得她会救自己,一定另有目的。

    明殊望着阎湛,“我没说可以杀他之前,你不许动手。”

    阎湛不服气,“凭什么?”

    明殊歪歪头,“凭我长得美。”

    房间一片诡异的寂静,仿佛被明殊那句不要脸话给镇住,就连梁辰都是满眼震惊,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

    “那边怎么回事……”

    外面有声音响起,梁辰知道是梁家人来了。

    阎湛眸色微沉,“走。”

    明殊转身看向梁辰,几步过去把人揍了一顿,然后揪着他衣服,笑眯眯的问:“梁少,东西在哪里?”

    东西在哪里。

    这五个字简直就像是噩梦。

    梁辰现在仿佛都能回想起在江边的情形。

    阎湛没想到明殊不走,他给外面的夏闲使个眼色,示意他拦住外面的人。

    夏闲嘴角一抽,看向尽头奔跑过来的人,慢条斯理的解开袖扣,又扯了扯领带。

    身侧突然响起声音,“我不是让你们拦住他们吗?废物,大小姐出事你们拿什么负责,二组上!”

    夏闲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见隔壁病房突然涌出一群人,将人奔过来的人拦住。

    夏闲:“……”

    绿毛挂断电话,继续看着病房里面。

    “你们家大小姐出门都是这样?”夏闲忍不住问绿毛。

    绿毛衣服理所当然的样子,“你们家阎爷出门不带人?”

    夏闲:“……”没这么夸张的好吗?

    好吧,如果是在江州,大概也差不多。

    病房里。

    梁辰已经被明殊揍得快要喘不过气,他内心清楚明殊问的是什么东西,可是她怎么会知道?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应该没有人再知道这件事,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梁辰现在很后悔,他以为自己对她很了解,可谁知道自己对她根本一知半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什么脾气,他一概不知道。

    他知道的,都是前世她出现在季越安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

    梁辰眼底恨意骤现,炽热的视线,仿佛要灼穿明殊。

    阎湛沉默的看着明殊逼问梁辰,她不需要要见血,就能让梁辰感觉到恐惧,挣扎,绝望……

    他到底喜欢她哪里?

    蛇精病吗?

    阎湛兀自摇头。

    鬼才喜欢她,老子可是有追求的天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