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第504章 暗夜王冠(31)

    阎湛进来后不吵不闹,跟着明殊回了卧室,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明殊有点奇怪,他打什么主意?

    总不能想在床上掐死朕吧?

    明殊想错了,阎湛不想在床上掐死她,她是想让她死在床上,还不许她吃零食,到后面她有些火了,太阴险了!

    “阎湛……”

    “宝贝。”阎湛吻着明殊肩头,动作却一下都没停,“怎么了?我伺候得不好吗?”

    明殊想推开他,奈何他力气突然变大,压在她身上,沉重而炽热。

    明殊脸色奇异的绯红,她低低的闷哼,“我饿……”

    “我这不是在喂饱你么?”

    “我要吃东西。”明殊抓狂,用这种方法分开她和零食,卑鄙!!

    阎湛吻住明殊已经有些肿的唇,一吻结束,他才问:“你还和别的男人走那么近吗?”

    明殊现在饿得没力气,“让我吃东西。”

    阎湛有些心疼,她现在看上去软绵绵的,可他忍住心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还和那些人走那么近吗?”

    “阎湛!”明殊咬牙,“你别过分。”

    许是因为饿,声音格外软绵,更像是撒娇呢喃。

    阎湛眼底沉了沉,“我只是想要你,哪里过分了?我受不了你和别的男人走那么近,你是我的。”

    他吻着她肩头,锁骨,身体起起伏伏,凶狠又霸道,仿佛要从她身上得到答案。

    “阎湛……我饿。”明殊的声音已经弱得快要听不见,她状态有些不好,本来还绯红的脸蛋,此时已经开始泛白,阎湛这才慌了神。

    他快速起身,用被子裹住明殊,从房间找出她没吃完的零食,一点一点的喂给她。

    明殊吃得很慢,整个人都卷缩在他怀里,纤细的身子,让阎湛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看着明殊苍白的脸,阎湛脑子一片混乱,他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现在他后悔得想扇自己两巴掌。

    他都干的什么混账事。

    明殊脸色渐渐好转,她缩回床上,似乎不想理阎湛。

    阎湛有些手足无措,“温意……”

    “下去。”

    阎湛脸色微变,他从后面抱住明殊,声音暗哑,“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乱吃醋了,你别生气。”

    明殊倒不是生气,本来也是她先惹怒他的,可是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她以前都是一个人挨过来的,她怕习惯了他,以后一个人就挨不过去了。

    人都有依赖性。

    她也有。

    明殊没再赶阎湛下去,她闭上眼,身后的温度,让她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阎湛不敢动,怕惹怒她,她就真的赶自己下去。

    现在想想,自己刚才的行为,确实有些失控。

    可她如果不那么气他,他怎么会失控……阎湛当然不敢怪她。

    她再怎么闹,他都得忍着,让着,宠着。

    果然是病得不清。

    阎湛在后面叹口气,吻了吻明殊的脖子,将脸埋在她发间。

    你是谁啊……

    -

    第二天,绿毛看着阎湛被赶出别墅,特别狼狈,好像还被揍过……

    绿毛:“……”

    这是发生了什么?

    阎湛整理下衣服,拽着二五八万走了。

    绿毛一整天都觉得他家大小姐笑容有些阴森,阎爷到底对大小姐干了什么?!

    “梁辰那边什么情况?”

    “啊……”绿毛回神,赶紧禀报,“梁辰没死,不过伤得有些严重,听说脸也炸伤了,梁家不知道得罪了谁,现在一团乱,新闻里全是梁家的负面新闻。”

    “阎湛呢?”

    “阎爷……”绿毛想到今天早上阎湛那狼狈样,咽了咽口水,“阎爷好像要插一脚,我打听到小道消息,梁家似乎掌握了一项技术。”

    明殊若有所思,夏闲要回去的那批货……

    所以这项技术极有可能和武器有关。

    “那个小兔崽子在哪里!”

    温父的大嗓门吓明殊一跳,她看向绿毛,老爷子怎么来了?

    绿毛心虚,他能说昨天晚上他告了状了吗?

    温父从外面气势汹汹的跑进来,看到明殊,怒吼一声,“阎湛呢!把他给我叫出来!”

    明殊:“……”

    绿毛:“……”

    听闻阎湛被赶出去了,温父的怒火才平息不少,但还是抓着明殊一顿说教,阎湛这个人不当女婿他绝对看好,可当女婿,没门!

    “小意,爸没别的愿望,只希望你下半生,能找一个爱你疼你的人,阎湛……那个人不适合。”温父语重心长的跟明殊讲道理。

    “爸,你怎么知道他不适合?”

    温父冷哼,“你知道他背后站的是什么吗?他绝对没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小意,跟着他,你的危险只会越来越多,爸爸不想你过那样的日子。”

    “爸,你觉得我还能走出去?”明殊微笑。

    温父僵住。

    当年他是不愿意让他闺女沾这些事。

    他知道自己走的路,是一条不归路,没有尽头和终点。

    可他不希望自己的闺女也和自己走同一条路。

    可是后来他差点几次失去他闺女,他不得不让她学会自己保护自己,然而……有些人的血液里,大概就流淌着这样的天赋。

    “踩上这条船,您觉得还会有靠岸的那一天吗?要么乘风破浪为王,要么一败涂地为寇,您选哪一个?”

    温父再一次觉得自家闺女是真的长大了。

    “当然是为王。”

    明殊往嘴里塞颗糖,笑着道:“那您不如告诉,梁家到底掌握了什么,值得您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

    温父很少来青市,上次他就知道自己和阎湛的事,可他只是在电话里嚎了几嗓子,嘴上反对,实际上心底估计也没多反对。

    毕竟温父一切以自家闺女的意愿为主。

    可这次他竟然亲自过来了,还这么巧,梁家出事……

    温父脸色僵了僵,半晌才摇头,“果真是老了啊。”

    温父让绿毛下去,这才慢慢的开口。

    梁家有一个武器天才,最开始是为中东地区一个势力卖命,后来可能闹了什么矛盾,这个梁家人逃了,还带走了一项极为重要的技术。

    他大概是想逃回国,可惜运气不好,死在半路上。

    但是他们没找到东西,最大的可能,他将东西给了梁家。

    如果能运用好这项技术,就不仅仅是敛财那么简单,还可能将成为国内各方势力地位的角逐。

    温父就算已经没了年轻时候的热血,可他下面还有兄弟,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吃饭,他不得不来掺一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