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第496章 暗夜王冠(23)

    明殊离开公司的时候,将那只机器狗给顺走了,季越安看到也只当没看到,谁让人家是大老板。

    “小意。”

    两人刚走出大厦,迎面而来就是上官二少,他神色微喜,几步走过来。

    “小意,好巧。”

    明殊:“……”不巧。

    上官祺看向旁边的季越安,多打量两眼,微微颔首,“你好。”

    季越安僵硬的回应。

    上官祺也没多看,视线又转到明殊身上,“小意,你还吃晚餐吧?我请你吃饭如何?”

    他没提明殊换号码躲着他的事,仿佛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般。

    季越安闻言,如蒙大赦,“温小姐,竟然你有朋友,那我就先走了。”

    “二少,抱歉。”明殊微笑,“我该说的已经说得很清楚,二少条件很好,想要什么样的女孩都行,何必执着我。”

    别以为零食能诱惑朕!

    朕是很坚定的!

    上官祺面露苦涩,“小意,只是朋友间的吃饭也不行吗?”

    “为了不必要的误解,我觉得不行。”

    那个蛇精病会打死你的,朕都是为了你的安全。

    明殊绕开他,拽着季越安离开。

    上官祺没阻拦,站在后面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季越安有点懵,反应过来,忍不住吐槽,“温小姐,你这也太狠了吧?”

    “狠吗?”上官祺不一定是喜欢她,也许喜欢的是原来的温意。

    “就算你不喜欢人家,也不至于朋友都没得做吧?”季越安觉得有点狠,换成他,肯定是狠不下这个心的。

    “有些事早点掐断比较好。”

    回应不了的感情,她承受不起。

    “可是人家也没做错什么,就是喜欢你而已,你何必这么绝情。”季越安道。

    “对啊,我就是这么冷血的人,季先生,麻烦你走快点,我要饿死了。”

    季越安:“……”

    季越安走到半道,想起自己有东西没拿,他返回去拿。

    【宿主,拉仇恨值的时候到了。】和谐号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明殊没理它,毕竟现在她很饿,哪有什么力气去拉仇恨值。

    【你厨娘要挂了。】和谐号换个说法。

    明殊:“……”

    明殊回到公司,此时整栋大楼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季越安的公司在16楼,明殊乘电梯到18楼,又从楼梯下来。

    16楼也不止季越安一家,还有一家做金融的,明殊从金融公司那边绕过去。

    一眼就看到季越安被一个人扣着,办公室一片狼藉,另外两个人正站在电脑前。

    明殊叫自家保镖上来,保镖五大三粗,就那气势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保镖从电梯出来,放风的人就傻眼了。

    明殊整理下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别弄死了。”

    保镖得令,迅速冲过去,那三个人哪里是训练有素保镖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打趴在地上。

    季越安捂着被掰脱臼的胳膊,脸色极差的看着明殊,“他们是来抢全息眼镜的。”

    不但要成品,还要所有资料。

    季越安不知道是谁要这么干,按理说,除了科技大赛的主办方,谁也不知道他们参赛作品是什么。

    他不知道,但明殊知道。

    “谁让你来的?”

    三个人不吭声,一副‘随便你怎么样,我不会告诉你’的架势。

    季越安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他看向明殊大佬。

    “报警呗。”明殊坐在桌子上,拿下巴努了努钟:“季先生,已经快过饭点了。”

    朕好饿啊!

    “温小姐……现在你还有心情吃饭?”季越安对上明殊笑吟吟的眸子,他噎了下,“好吧,你有。”

    季越安现在还没经历过商场上的黑暗,对敌人也没那么狠,所以他选择了报警。

    警察来将人带走,给季越安录个口供,季越安想知道是谁指使他们来的,警方告诉他,有消息会通知他。

    但往往这种事都会没有消息。

    明殊一边吃东西,一边道:“你想知道是谁干的?”

    季越安推开面前的东西,紧张的问:“你知道?”

    “再去给我做份孜然牛排,我就告诉你。”

    季越安:“……”

    季越安认命的起身去做牛排,等明殊吃完,她才笑眯眯的道:“梁辰咯。”

    “他?”季越安眉头紧皱,“他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上次那条项链,他后来查过,那是季爷爷年轻的时候送给原配的,季奶奶是小三上位,如果被季奶奶看到,他恐怕在季家一点立足之地都没了。

    这次又派人偷他的参赛作品。

    “肯定是嫉妒你厨艺好。”

    明殊说得斩钉截铁。

    季越安嘴角抽搐,她能不能正经点?

    “你可保护好你的双手。”明殊眉眼弯弯的笑道:“不然我吃啥啊。”

    明殊起身离开,季越安追着她出来,“你怎么知道是他?”

    明殊推开门,“我乱说的啊。”

    噗——

    你乱说的还说得那么肯定。

    谁给你的自信。

    明殊完全不觉得自己乱说有什么不对,慢悠悠的下了楼,她刚在路边站定,一辆车就开了过来,车门打开,明殊被拽了进去。

    她跌入一个略带冷意的怀抱,车门关上,里面一片黑暗,冰冷的吻堵住她的嘴,带着些许暴躁和霸道的吻席卷她口腔,亲得她舌尖都开始发麻发软。

    熟悉的气息侵占她整个世界。

    “阎……”明殊的声音被阎湛吞没,他手掌在她身上游走,手指上的粗粝有些咯人。

    明殊有些穿不过去,可阎湛跟疯了似的,一点松懈都不给她。

    明殊只能一口咬在他舌尖上,鲜血在口腔里蔓延,阎湛动作一僵,唇贴着她,还是没松开。

    明殊很没好气的道一声,“我喘不过气了,你想弄死我,用得着这样的吗?”

    闻言,阎湛这才慢慢的松开她,将她搂在怀里,下巴抵着她脑袋,“我和你说的话,你都忘记了是不是?”

    “你说什么了?”

    你一天说那么有的没的,朕哪儿记得住。

    阎湛搂得更紧,声音低沉暗哑,“我说过,不许和别的男人走那么近,你忘了?”

    明殊一刻不忘自己的大业,“我就愿意和他们走那么近,怎么了?你还打断我的腿啊?”

    阎湛掐着明殊下巴抬头,让她看着自己,“温意,你别以为我做不出来。”

    明殊撩裙子,微笑的拍了拍大腿,“来来来,你打,你动我一下试试!”

    敢打断朕的腿,朕让你知道什么叫五体投地!

    白皙的大腿露出来,阎湛顿时不淡定了。

    MMP这和剧本里面写的不一样啊!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当着他的面就撩裙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勾引老子呢!

    深呼吸。

    冷静!

    不能被勾引!

    啊呸,她才不能勾引老子。

    阎湛稳了稳内心的暴躁,做作的压低声音,憋出几分委屈和压抑,“温意,别和他们走那么近好不好,我受不了。”

    “我和谁走得近是我的事,你不服,你也可以去找小姑娘啊,我又没拦着你。”

    “你就这么不在乎我?”

    “我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在乎你?”来来来,快生气!

    阎湛突然沉默,他敲了敲前面的遮板。

    司机滑下遮板,目不斜视的问:“阎爷?”

    阎湛咬牙切齿的道:“去最近的会所。”

    司机内心有些奇怪,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去酒店吗?

    阎爷的心思真难懂。

    阎湛拉着明殊进入五光十色的会所,还特意选了一家不是明殊名下的。

    明殊看着一小姐姐们排开站在面前,阎湛搂着她,眼神从那些小姐姐身上扫过。

    小姐姐们明显有些激动,阎湛这么好看的客人,可是很难见的,就算不要钱,她们也愿意……

    明殊觉得阎湛可能要作死了,她吃着爆米花,默不作声的看着。

    “你,你,你,留下,其余出去。”阎湛伸手点了最好看的三个小姐姐。

    那三个小姐姐面露喜色,激动得快要尖叫,其余的小姐姐则失望不已,依依不舍的出了门。

    阎湛身上的气势太过于迫人,三个小姐姐在原地踌躇不敢上前,更别说人家怀里还抱着一个看上去比他们还好看的姑娘……

    阎湛靠着明殊,咬着她耳尖,“温意,你真的不在乎我吗?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反对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