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94章 暗夜王冠(21)

    阎湛深呼吸一口气,松开明殊,撑着她脑袋两侧,看着她,“我听说上官祺在追你?”

    他才走多久,就有人敢撬他的墙角。

    MMP当老子是死的吗?

    “你那是听说?你是监视我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所以我这不是来以身相许了?”阎湛压低身子,伏在她耳边,“温小姐,现在要验验货吗?”

    这台词说得老子都快吐了。

    稳住!老子能赢!

    明殊似乎在笑,不过光线太暗,阎湛并没看清,接着一双软绵绵的手抵在他胸口推他,“别压着我零食。”

    阎湛:“……”

    明殊旁边的零食袋子稀里哗啦的响着,彰显自己的地位。

    阎湛脸色黑了黑,他松开她坐起来,浪漫都喂了狗。

    蛇精病懂什么浪漫!!

    白演了。

    阎湛摸出烟,送到嘴边,余光瞄到明殊坐了起来,打火机的光,唰的一下照亮她的眉眼,她缓缓的笑看,像黑暗里最亮眼的星辰,熠熠生辉,圣洁又美好。

    虚伪!

    阎湛忍不住腹诽。

    火焰熄灭,阎湛别开头,再次点火,点燃烟,但他只吸了一口就掐灭。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明殊抱着零食,“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你又不是我的谁。”

    你让朕回答朕就回答?

    要脸的!

    阎湛转头,准确的捕捉到明殊的视线,“那现在我告诉你,温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

    “哦,你说是就是?我说我是你祖宗,我就是你祖宗啊?”明殊好笑,“来,孙子,叫声祖宗听听。”

    阎湛:“……”

    掐死她吧。

    这样的蛇精病攻略有什么用。

    直接掐死方便又快捷。

    阎湛视线在明殊脖子上流连一圈,可到最后他发现自己更想亲那白皙的脖子,在上面留下他的痕迹。

    阎湛浑身起鸡皮疙瘩,甩了甩脑袋。

    最近太累,精神都出现问题了。

    “温意,我和你说正经的。”稳住内心各种MMP的弹幕,拿出黑涩会大佬的气度,危险的盯着明殊,“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阎湛的人,不管生死。”

    “阎湛。”

    明殊从床上爬起来,凑近阎湛。

    她目光清澈纯净,漾着笑意柔和的涟漪,此时凑近他,阎湛看得一清二楚。

    他心跳莫名的开始加速。

    粉嫩的唇此时泛着不正常的红,更加诱人,让人欲一亲芳泽。

    她的气息喷洒过来,很淡的香气。

    怦怦怦怦——

    她笑着轻言细语,“你看外面天都还没亮,你这就开始做白日梦,我看你脑子里塞的都是豆腐渣,赶紧去医院挂个专科看看,没钱找我,我支助你,有病咱就治。”

    阎湛内心升腾起来的旖旎,瞬间被浇灭。

    你才有病!

    老子好着呢!

    阎湛不动声色的冷笑,目光凉凉的看着面前的人,“温意,我只是通知你,没有过问你的意见。”

    明殊躺回去,笑得有些莫名,“这么霸道,你是脑残剧看多了吧?”

    脑残剧害人啊!

    好好的一个少年,给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你否认也没关系。”阎湛垂下眼,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反正最后结果不会变。”

    他放下打火机,摸到明殊的手,低头吻了吻她指尖,慢慢的挪到手背。

    明殊嗖的一下抽回去。

    “阎湛,你真当我好欺负?”朕不发飙,当朕是病猫!

    单方面的宣布朕是你的,你咋不上天呢?

    阎湛表面一点也不生气,他整理衣服站起来,高大的身影遮挡住光线,明殊面前陷入阴暗中。

    他弯腰,明殊往里面一缩,抱着她的零食,极为戒备的看着他。

    阎湛撑着床,一点一点的靠近她,最后唇落在她脸上,“温意,少和外面的那些男人走太近,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明殊将零食藏到身后,突然勾住阎湛的脖子,主动吻他,软软的舌尖递到他嘴里,阎湛整个人都懵了。

    然后……

    他就躺地上了。

    明殊踹他一脚,踹得极狠。

    “我和谁走得近,关你什么事,你少管闲事,再有下次,就不是我揍你这么简单,我可能会……嗯,大卸八块什么的。”吓唬不死你,朕吃两包零食。

    “你使诈!”阎湛完全忘记维持人设,非常不爽的炸毛。

    她她她……她竟然那样!!

    系统叮叮咚咚的扣积分声音惊醒阎湛,他脸上一僵,心中哀嚎,让你嘴贱,让你崩人设,让你不冷静。

    【……】默哀。

    明殊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阎湛还在想怎么圆回去,明殊已经松开他,拽着他,将他扔出去。

    正好撞见方便回来的绿毛,绿毛顿时瞪大眼,“干什么的!”

    阎湛转身就往另一节车厢闪。

    绿毛见人跑了,撩袖子开喊,“站住,抓……”

    绿毛被明殊拦住,“大晚上叫什么?让不让人睡觉?”

    “大小姐,有人摸进来。”

    明殊笑,“有人摸进来了,不是你的失职?”

    绿毛冷汗唰的一下往外冒,“大小姐,我……我就上个厕所,这两头都有人守着,我我……”

    “行了,别管他,还有多久到青市?”

    绿毛:“???”

    大小姐都说不管,绿毛张了好几次嘴,最后都没说出来,干巴巴的道:“刚过江州,离青市还早。”

    江州……

    温父说江州是阎湛的地盘,所以他是特意在江州上车,来找自己的?

    明殊笑了下,转头又拍绿毛的脑袋,“别整天给老爷子嚼舌根,给我警醒点,不然下次你家大小姐被人给掳走你都不知道。”

    绿毛哭丧脸,大小姐咱们不是说好翻篇的吗?

    为什么还要提这茬。

    他那不是害怕大小姐被野男人骗了吗?

    野男人……

    绿毛眼前一亮,刚才那个男人的背影,可不就和野男人相似吗?

    难怪大小姐不让追。

    绿毛知道他家大小姐对那个野男人有点不一样,上次还扔下那么多人,特意跑回去,就是因为听说他睡在沙发上,跑回来给他盖毯子。

    别墅里又不是没人,随便吩咐一个人不行吗?

    绿毛斟酌一下语言,“大小姐,上官二少要身份有身份,有颜值有颜值,温和有礼,您为什么不喜欢他?”

    他看上官二少就挺好,多好的一个人。

    和大小姐站在一起,就是天作之合。

    那个野男人……是长得挺帅,可他的身份……阎王那边花五千万要找的人,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殊幽幽的道:“他再好,也变不成我想要的那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