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第493章 暗夜王冠(20)

    乾州保持复古的建筑,楼房不会高过五层,江南风景,悠然闲适,特别适合养老。

    但乾州……绝对是个寸金寸土的地方。

    在乾州,随手一抓可能都是身价上千万的土豪。

    这里的风景,都是用钱堆起来的,特别是那些上了年头的四合院,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温家在乾州赫赫有名,不仅仅是因为温家混道上,温家更是传承百年的世家。

    而温家就有那么一处别人买不到的宅子,特别大,像古时候地主家的宅子。

    “大小姐回来了。”

    “大小姐回来了。”

    明殊一踏进主宅,佣人们就急吼吼的嚷嚷起来,原主印象中,这些人就是这样,明殊镇定的往里面走。

    温父穿着太极服,屁颠屁颠的从里面跑出来,有些发福的身子,跑起来那肉一颤一颤的,“哎,闺女回来了。”

    温父笑得满脸褶子,完全看不出这人是叱咤风云的大佬,更像一个喝喝茶溜溜鸟的退休老头。

    “爸。”

    “嘿嘿。”温父拉着明殊往里面走,“知道你要回来,爸特意给你做了酱鸭,你瞧你这身体,跟个猴儿似的,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虐待你。”

    有吃的明殊就笑得开心多了,跟着温父去餐厅。

    佣人一天都准备着,因为温父见到闺女第一件事就是投喂。

    不过以前温意不怎么爱吃,温父每次都投喂得不尽兴,今天换成明殊,温父总算投喂得尽兴。

    “闺女谈恋爱胃口都变好了。”温父笑呵呵的道:“闺女,你不会是怀上了吧?”

    “噗——”

    明殊差点一口饮料喷到温父脸上,她赶紧咽下去,防止浪费。

    “爸,谁跟你说,我在谈恋爱的?”就算上官祺追她,可她不是没答应,这温父不可能不不知道啊。

    “小荣啊。”温父很无辜,“他说你可能谈恋爱了。上官家小子还追你呢,闺女啊,咱家可不兴脚踏两只船。”

    明殊望望站在餐厅外望天数白云的绿毛,他到底跟温父说了啥?

    谁脚踏两只船了?

    朕还没上船好吗!!

    温父继续道:“闺女,我看那上官家小子不错,你别和那来路不明的人谈恋爱,跟上官家的小子在一块得了,这知根知底的,老爸也放心,他要是敢欺负你,老爸分分钟弄得他家破人亡。”

    明殊:“……”合着是因为知道人家把柄,方便弄得人家家破人亡,人家就不错了?

    惹不起。

    吃东西吃东西。

    温父一个唱独角戏也唱得非常起劲,但他反反复复的强调,不能脚踏两条船。

    “爸,我现在男朋友都没有,哪儿去踏两条船。”明殊总算打断温父,“你让我安静的吃东西成么?”

    “那你也不能同时和两个男人暧昧啊,我听小荣说,上次你救了个人,和人家都……啾啾了。”温父特可爱的做了个亲嘴的手势,吹胡子瞪眼,“咱家可不兴这个。”

    “……”出去就好好问候一下绿毛,明殊微笑,“爸,你放心,就算十条船摆我面前我也不上,成了吧?”

    “那怎么行,你还得选一条船上啊,不然以后谁疼你?谁给你做饭,谁给你零用钱。”

    “上上上,吃饭吃饭。”吃个零食怎么就那么难呢!

    温父叽叽歪歪半天,拿着筷子也没吃两口,全在琢磨上船的事。

    船:“……”我到底做错啥!一会儿踏一会儿上的。

    白天温父全程和明殊侃大山,晚上才和明殊讨论青市的事,以及最近发生的事。

    从温父这里,明殊知道阎湛那边是出了内乱,而且很严重。

    温父不打算掺和这事,全程都在看戏,但是青市发生的事,动到他闺女头上,温父哪能不生气。

    不过不久前阎湛送了帖子过来,解释青市的事。温父还有些奇怪,他和阎湛没什么交集,他也不是会胡乱迁怒的人,青市的事,虽然是因他而起,但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将怒火撒在他身上。

    可阎湛却亲自写了帖子送过来,温父不知道阎湛打的什么主意,但人家示好,他也得接着不是。

    温父隐瞒阎湛送帖子的事,只告诉她,现在阎湛的情况不是很好,一步走错,就会全盘皆输,成为丧家之犬。

    不过温父言语间对阎湛显然是欣赏居多。

    明殊默不作声的听着。

    她在这边待了三天,青市那边催她回去,温父再不舍得,也只能放人。

    因为天气原因,飞机大面积停飞,绿毛只好买了火车。

    明殊一个人霸占一间软卧,绿毛偶尔会过来歇一会,但大多数在外面站岗。

    晚上十一点,明殊已经睡着,听到开门声,接着整个人都被携带清冷气息的人压住,她下意识的踹过去。

    脚被压在床上,冷冰冰的吻落在她鼻尖上,熟悉的嗓音响起,“温小姐,你是想对你未来的性福施虐吗?”

    明殊停止挣扎,光线暗淡中,她的小声清晰,“阎先生,你什么时候改行做贼了?”

    要不是知道是你,你个二傻子能进来?!

    当朕是吃素的?

    “你都能改行做精神病院长,我怎么不能改行当贼?”阎湛松了松力道,直接吻住她的唇,两人气息交融,绵长而暧昧,明殊软软的缩在他身下,阎湛心底火烧火燎,他嗓音嘶哑,“能偷温小姐,我这个贼是不是能领个奖?”

    明殊哼笑,“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当贼的只有吃公家饭的份,阎先生是想去里面体验体验?”

    就你能说会道!

    老子不跟你计较!

    阎湛翻个白眼,当然此时车厢光线暗淡,明殊看不见,所以阎湛丝毫不掩饰,直接堵住她的嘴,厮磨,啃咬……

    像是发泄什么,又像是占有什么。

    那样的情绪陌生又熟悉。

    明殊被他亲得不是很舒服,开始挣扎,阎湛摁着她的手,“怎么了,刚才都不反抗,现在不觉得晚了吗?”

    “不舒服。”明殊哼哼一声。

    她的声音软绵绵的没有力道,像是呢喃,又像是抱怨,阎湛心底顿时软得一塌糊涂,下意识的道:“是不是弄疼你了?”

    “你说呢,又啃又咬,当我能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