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第492章 暗夜王冠(19)

    江州。

    密集的枪声断断续续的响着,持续十多分钟,枪声停歇,只剩下满林的硝烟和血腥。

    夏闲从暗处走出来,踢了踢地上已经没有声息的人。

    “他们这是黔驴技穷了。”夏闲看向后面。

    阎湛站在不远处,月光投在他脸上,打出深邃的阴影,他视线低垂,落在手机上。

    夏闲没听到阎湛的声音,有些奇怪,然而下一秒就听阎湛冰冷的声音响起,“收网。”

    “阎爷。”夏闲明显吃一惊,“现在还不是时候。”

    对方虽然黔驴技穷,可还没到能收网的时候。

    阎湛将手机收起来,目光里染上了凶狠,几乎是咬着牙挤出来的几个字,“收网,我不想重复第三遍。”

    夏闲:“……”

    刚才阎爷到底看了什么!!

    -

    五星级酒店旋转餐厅。

    这里环境雅静,暖黄的灯光满是暧昧的气息,桌子上的花瓶里插着鲜花,舒缓的音乐流淌,淡雅的香气袅袅。

    明殊专心的吃着牛排,上官祺微笑的看着她,时不时的说上两句,不至于让气氛尴尬。

    而阎湛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他能不生气吗?

    MMP总有人的崩他人设,挖他墙角。

    当然此时明殊不知道阎湛快要气炸了,如果知道,她可能会火上浇油一把。

    “小意,还满意吗?”等明殊放下刀叉,上官祺才贴心的问。

    “嗯,还不错。”比外面那些好吃,但是比不上男女主做的,他们要是开餐厅,一定能成为一个大厨。

    上官祺招手让侍者撤掉盘子,上甜点。

    “小意,宴会的事,真是抱歉,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上官祺温声道歉,“给小意选了个礼物。”

    他将一个礼品袋子推过来,“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不过我看着和你很配,你带着一定好看。”

    袋子上的LOGO是有名的某奢侈珠宝品牌。

    “本来就是冲我来的,跟你没关系,不用道歉。”明殊挖着甜点,小口小口的吃着,并拒绝了上官祺的盒子。

    如果来之前她只是为了吃,那么现在她已经决定下次不和上官祺吃饭了,再多的零食她也不会动摇。

    上官祺对她抱有心思。

    不管是对以前的温意,还是现在的她,她都得和他保持距离。

    那个醋坛翻了,又干掉她仇恨值对象可咋办。

    “小意不收,那就还是生我的气?”

    “没有。”

    “那小意就收下。”

    明殊放下勺子,身子微微后靠,望着上官祺,她扯着嘴角轻笑,“二少,我不喜欢你,别在我身上白费功夫。”

    上官祺愣了下,显然没想到明殊会这么直白的挑出来。

    “这话可能有点不好受,但是我觉得这种事,说清楚比较好,浪费谁的时间都不好。”明殊声音清脆,“感谢二少今天的款待。”

    上官祺愣然的神色褪去,依然是那副温润的模样,但眼底有些紧张,“小意,你有喜欢的人?”

    明殊沉默几秒,“有。”

    上官祺呼吸一窒,他喃喃一声,“有了啊……怎么会有……”

    但很快又像是想通,他认真的道:“小意如果还没结婚,那我都还有机会不是吗?小意,你总不能追求你的机会都剥夺吧?”

    明殊:“……”

    和谐号,能不能不要随便给我发展感情线?

    朕不需要!

    真的!!

    一个小妖精,已经够朕受罪的。

    -

    明殊拒绝的态度很明确,上官祺似乎有些受打击,但最后还强行将那个盒子塞给明殊,不用赔礼,用这么多年玩伴的情分,好像明殊拒绝,就是拒绝了他们这么多年玩伴的情分。

    明殊只觉得这玩意烫手,可上官祺怕被明殊拒绝,溜得贼快,连送她回去都忘了。

    明殊拎着袋子站在酒店外,给绿毛打电话,前面不知从哪儿跑来一个人,一把抢走她手上的袋子。

    明殊:“……”

    “大小姐?”

    “绿毛啊,我好像被抢劫了。”

    绿毛:“???”

    大小姐他什么?绿毛?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绿毛怎么了?绿毛不是毛啊!!

    “大小姐,你刚才说您被抢劫了?”绿毛这才抓到重点,“哪个混账不开眼,敢抢您?我这就派人去抓!”

    绿毛让附近待命的保镖去把抢劫的那个人抓回来。

    但是人是带回来,可东西没了。

    抢劫犯认错态度十分好,并赔给明殊另一个牌子。

    明殊:“……”

    现在抢劫犯都这么有钱?!

    抢劫犯送完东西,讨好的冲明殊笑笑。

    明殊看都没看那东西一眼,直接扔给绿毛,“扔掉。”

    抢劫犯继续笑,然后趁明殊看绿毛扔东西的时候,一溜烟往马路对面跑了。

    他看准红绿灯的机会,绿毛没拦住人。

    “靠!这孙子!”

    “别让你荣哥再抓住。”

    明殊若有所思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那抢劫犯身手不一般,不是普通角色。

    抢上官祺送给她的东西,又重新买一份……

    阎湛。

    明殊勾了下唇角,上车离开。

    抢劫犯躲在街角看,拍着胸口给那边发消息。

    ——阎爷,我尽力了,温小姐把东西扔了。

    ——嗯。

    阎湛的回复简单,抢劫犯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抢劫犯心塞,下次这种活能不能不让他来,让他杀人也比装傻充愣当个抢劫犯好啊。

    感觉刚才温小姐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个白痴。

    他自己都自己像个白痴。

    哪有抢劫犯抢了东西,还送不同款的?

    当然他不敢跟阎湛抱怨。

    -

    梁家最近不太好过,似乎是上官家做了手脚,所以梁辰的日子也不好过,明殊好些时间没他消息,仇恨值都拉不了。

    而上官祺锲而不舍,不是派人送吃的,就是派人送鲜花珠宝,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上官二少在追去她。

    但每次东西到她手里,都变成别的东西。

    每次抢东西的人偏偏都是同一个,就盯着她抢,就盯着她抢,抢完还送!

    抢劫犯也很绝望,他不想做个没前途的抢劫犯。

    上官祺和她这事传到她便宜老头子那里,特意打电话过来询问。

    最后从电话变成她回去。

    一月一次的父女相见大戏即将上演。

    便宜老头在乾州,飞机都需要一个半小时,明殊安排好青市,登上飞机去见老头子。

    每次见面老头子都会准备一大桌吃的,所以是特意回去吃的。

    有零食的都是大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