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第488章 暗夜王冠(15)

    季越安有点莫名其妙,睡得正熟的时候,被人不由分说的叫来这里。

    而叫他来的人,二话不说将他扔进厨房……

    季越安简单的做了一盘意大利面,放在明殊面前,“温小姐,你找我来,不会就是让我给你做一碗面吧?”

    大晚上的叫他来做面,也是够了!

    自从上次明殊去后,季家现在对他的态度有点微妙,几次试探,似乎想通过他,联系上她。

    可他哪有她的联系方式。

    明殊眸子亮晶晶的将一个盒子扔过去,“送你。”

    季越安皱眉。

    他打开盒子,嘴角忍不住抽搐,“温小姐,这条项链就是我买的那条,你送给我?”

    她竟然拿回来了……

    她到底想干什么啊?!

    难道是看上自己了?

    不怪季越安胡思乱想,着实是明殊的行为,太容易让人误会。

    “这本来就是你的。”

    确实是他买的,没错,是他的。

    季越安深呼吸一口气,“温小姐,我的意思,你为什么要特意将这条项链拿回来给我?”

    明殊拿着叉子开始吃面,“因为是你的。”

    季越安觉得明殊这话有别意思,他拿着项链看了好几眼,这款项链并不是在珠宝店买的,而是在一个古玩店。

    当时他只是陪朋友的去,想着季奶奶生日快到了,他也就顺便看看,不知为什么就看到这条项链。

    他也不觉得项链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它就是吸引着它,所以他将项链买下来。

    季越安捏着项链,“什么意思?什么叫因为是我的?”

    “字面意思,季少爷,我记得你大学都要毕业了吧?理解能力有这么差吗?”

    接下来不管季越安问什么,明殊都是安静的吃东西,完全不理他。

    最终她还嫌他烦,让绿毛把他扔回市中心的广场上。

    季越安茫然的站在广场边缘,手里的项链已经被他捂着发热。

    “啊——”

    尖叫声从不远处的花坛传来,季越安有些奇怪,这么晚了,公园怎么还有人?

    那一声高昂的叫声后就变成奇怪的呜咽声,仿佛被人捂住了嘴。

    季越安拿着项链往那边走过去。

    却见两个满身酒气的男人,正对着一个小姑娘施暴。

    季越安脑子顿时清晰起来,直接冲了上去,“你们干什么。”

    他将男人从小姑娘身上推开,拖着小姑娘站起来,将她护在身后。

    “我呸,哪里来的臭小子,坏老子好事。”酒鬼甲恶狠狠的骂一声,想动手将女孩拽回去。

    季越安护着女孩子往后面退。

    酒鬼乙可能有三脚猫的功夫,一脚踹到季越安身上,酒鬼甲顺势抓着季越安的头发,将他往地上摁。

    “快跑,报警。”

    季越安拦住两个酒鬼,让那姑娘先跑。

    小姑娘可能吓坏了,一时间没有动作,好一阵才往外跑。

    两个酒鬼对着季越安拳打脚踢,听到警笛声,两个酒鬼才罢手,分散跑了。

    额头上的血迹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滴落在项链上。

    季越安视线模糊,不知道哪里来的光芒,照得他睁不开眼,可旋即四周又陷入黑暗。

    -

    青市北城郊区。

    阎湛靠着老旧的电线杆,点着一支烟,明明灭灭的光点仿佛指引,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停在他面前。

    阎湛掐灭烟,坐进车里。

    夏闲唤一声,“阎爷。”

    阎湛颔首算是应下,他脱掉身上的衣服,接过夏闲递过来的黑色衬衣,慢条斯理的换上。

    “阎爷您受伤了?”夏闲看到阎湛身上的伤口。

    “无事。”

    等阎湛焕然一新,才嗓音低沉的问:“身边处理干净了?”

    “我带来青市的人都信得过。”夏闲将其余的手表,手机,枪,依次递给阎湛,“货也拿了回来,暂时不会出事。”

    “那些老家伙这次是下了血本。”阎湛动作熟练的上子弹,眼神阴狠,他依然是那个杀伐果断的阎爷。

    夏闲表情有些沉闷,“阎爷,我没想到有人会叛变,这次的事,是我的问题,如果我及时发现,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阎湛表情阴郁,一字一顿的道:“早就该大换血。”

    夏闲看一眼阎湛,张了张唇,最终选择闭嘴。

    “阎爷,后面有人跟着,需要处理吗?”

    闻言夏闲先往后看去,后面有辆车不远不近的跟着,现在路上就他们这两辆车,很明显就能看出来是跟着他们。

    “随他们。”

    夏闲微微诧异,“阎爷认识?”

    阎湛姿势放松,几秒钟后才道:“温意的人。”

    在夏闲看不到的地方,阎湛唇角上扬了几分,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此时自己心情很好。

    温意……

    夏闲忍不住黑了黑脸,她拿了自己五千万,但是一直没传消息来,可是他接到消息,她已经和干过一架,那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和她打起来。

    肯定是阎爷在她那边,那些人才会摸过去。

    要不是青市这边他不好伸手,加上怕有人盯着他,发现阎湛的踪迹,他哪里需要她去帮自己找人。他更没想到那些人会那么明目张胆,在青市都敢动手。

    “他们不怕得罪温家?”

    “杀红了眼,哪里还顾忌温家。”阎湛语气里的凉意听得夏闲都忍不住打个寒颤。

    “那我们要和温家那边通个气吗?等我们回去,保不准温家那位秋后算账。”夏闲的语气笃定,好像已经认定阎湛能重新回去,不能给那些人背黑锅。

    现在他们内斗,温家的人不会插手,可等这事完了,那可就不好说……

    而且温家那位最宝贝的就是温意。

    “你说他那么在乎这个女儿,为什么要放到青市来?”夏闲倒是有点想不通。

    “放在身边更不安全,青市这里的水虽然深,但胜在清,她在这里,很安全。”像他们这些人,只有跟在身边的人才更危险。

    “给温家递个帖子。”阎湛顿了顿,“我亲自写,你们送过去就成。”

    夏闲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阎爷有自己的想法。

    “我们现在回那边吗?”

    阎湛把玩着枪,“去江州。”

    夏闲明白阎湛去江州的目的,那边才能算是他们的根基,其余人都不知道。他又问:“那批货怎么处理?”

    “送到温意那里去,让她帮我保管。”

    “阎爷?”夏闲吃惊。

    阎湛想了想,也觉得有些不妥,可能会给她带去麻烦,还是不要了。

    “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吧。”

    夏闲松口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