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第487章 暗夜王冠(14)

    绿毛站在庭院抽烟,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荣哥,怎么了,这么晚还不去休息?”旁边一个巡逻的保镖,实在看不下去,过来询问。

    怎么了,摊上大事了。

    绿毛继续抽烟,愁得眉头都快皱成川字形。

    保镖:“……”

    荣哥这是干什么?搞行为艺术呢?

    绿毛愁的是他家大小姐。

    刚才会都没开完,明殊接完医生的电话,突然就吩咐散会,虽然全程她都在上面吃东西,可突然毫无征兆的宣布散会,这行为怎么都有点不对劲。

    最近青市这么乱,他们开会也是为了这件事。

    散会后,明殊就直接回来。

    原因竟然是因为那个野男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沙发上睡着就睡着啊,整栋别墅都有温控系统,完全不会有问题啊!!您有必要特意跑回来吗!!

    绿毛愁得又抽两口烟,他扔掉烟,转身看向里面。

    明殊坐在沙发上处理刚才带回来的文件,旁边的男人睡得正熟。

    哎。

    大小姐要被野男人勾搭跑了,好愁,给老爷子打个报告吧。

    -

    阎湛并没有睡多久,他发现身上多了毯子,以及旁边隐约坐着人,身体条件反射的警惕起来。

    他还没动,手腕就被摁住,“怎么,还想动手啊?你这身体,能行吗?”

    女孩子的馨香扑面而来,他稍稍冷静下来,平静的坐起来,“你回来了。”

    明殊松开他的手,继续翻看文件,“你想联系谁?”

    阎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冷静。

    出了这个门,老子依然很牛逼。

    “夏闲。”

    “既然你信得过他,为什么之前不联系?”明殊扔掉文件,身子往后一仰,顺手抄起旁边的零食,动作一气呵成。

    她打听了一下他那边的事,虽然消息有点隐秘,但还是有些风声,听说是有人叛变,一路追杀他,先是飞机失事,之后又是各种追杀,一路到了青市。

    在青市大概得感谢她便宜老爸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对方不敢在青市乱来。

    而阎湛大概也是看中这一点,到了青市后,就一直没离开。

    阎湛眼底闪过一缕凶狠的冷光,“温小姐当你被背叛后,你会相信你身边的人吗?”

    “会啊。”明殊嚼着话梅,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她心情很好,语调都染上了欢快,“你不去相信,怎么会知道他们会背叛你到何种程度呢。”

    “为了看会背叛到何种程度,选择相信?”阎湛觉得这是今年听到最荒谬的理论。

    蛇精病的脑回路老子不懂。

    明殊偏着头,水晶灯的碎光如繁星一般缀在她眼底,星罗棋布。

    她缓缓的笑开,“这样你身边才会干干净净。”

    谁都相信,但谁又不相信。

    身在局里,心在局外,纵观全局,谁是虎,谁是狼,皆有定论。

    明殊话音一转,“但是,也许有人不会背叛你。”

    阎湛只是带入他这个人设,他觉得这人设活得也是艰辛,提防着所有人,可还是被人背叛了。

    此时听完明殊的话,醍醐灌顶?想多,他就觉得这蛇精病又在瞎扯淡。

    老子不跟你瞎扯。

    “手机。”之前不联系,是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联系,会不会暴露。

    夏闲花那么大的价钱找他,显然身边的人已经处理干净,他现在需要联系到夏闲。

    “你要我就给啊?”明殊笑,“凭什么啊。”

    就不给你,气不气?

    “夏闲已经将五千万给了你,你想扣着我干什么?”

    “那行呗,现在你走出这个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联系谁就联系谁,我不不拦着你。”明殊朝着门口努了努下巴。

    阎湛视线在大门和明殊身上来回移动。

    最终他站起身。

    明殊视线随着他移动,此时仰头看着他。

    阎湛往前走了两步,正好停在明殊跟前,他忽的弯腰,明殊抱着零食往后一缩,整个人都陷在沙发里。

    阎湛撑着沙发,“温小姐,救命之恩无以回报,不如以身相许。等我解决好那边的事,我会来找你的。”

    警察蜀黍,这里有蛇精病碰瓷。

    朕不要你以身相许,求你以恨相许!!

    阎湛他眼底有狠光闪现,他声音低沉的警告,“只是温小姐,身边最好不要出现乱七八糟的人,不然我不介意帮你处理掉。”

    明殊:“……”

    MMP刚才还是个小白兔,怎么突然就变大尾巴狼了。

    精分吗?

    阎湛捏着明殊下巴,俯身吻过去,带着凌厉又霸道的气势,不容明殊拒绝,好在他只是浅尝,并没深入。

    明殊瞪着眼,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长长的睫毛,甚至是脸上的细微的容貌。

    阎湛松开明殊,“等我回来。”

    明殊喘口气,脸色泛着红晕,“我说,阎先生,你对任何一个救你的人,都要以身相许?”

    碰瓷不是你这么碰的吧!!

    谁要你以身相许了!

    朕的零食呢!

    朕需要压压惊。

    阎湛眼底闪过一缕促狭的笑意,“抱歉,让你失望了,只有你一个女人救过我。”

    他再次碰了碰明殊的唇,直接起身离开大门。

    绿毛站在外面,神色古怪的瞧着他,显然是看见刚才他亲明殊的场景。

    明殊没有阻拦他离开,绿毛自然不敢擅自做主,只能看到他离开庭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大小姐这是玩什么?

    “派人跟着他。”

    绿毛回神,见明殊站在门口,他脑子快速转动起来,“大小姐,是要找机会抓回来吗?”

    明殊啃着不知道哪儿摸出来的苹果,“抓回来干什么?当祖宗供起来啊?我让你看着他,别让别人把这五千万给摘走了!”

    绿毛:“……”这和当祖宗供起来有什么区别?

    大小姐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

    绿毛不敢耽搁,赶紧去办。

    还没走出多远,又被明殊给叫住,“去叫季越安来一趟。”

    “现在?”绿毛诧异,这大晚上的啊……

    明殊笑眯眯的看着他。

    阎湛走了,她现在心情有点不美妙,当然想让别人心情也跟着不爽。

    “大小姐,小的这就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