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483章 暗夜王冠(10)

    绿毛探头往车后面看,“大小姐,这车里还有个人,死的?”

    后面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后座全是血,看不出是死是活。

    “没死吧。”明殊看一眼,抖掉身上的碎玻璃,“把这车处理掉。”

    “那这人呢?”绿毛问。

    明殊往前面的车走去,“处理掉。”

    绿毛吩咐人连同车和人一起弄去处理了。

    可就这时,明殊又转了回来,将绿毛往后拽开一段距离,俯身探进车窗,流氓式捏着后面那人的下巴,将他的脸露了出来。

    就在那瞬间,本是紧闭双眸的人,突然睁开眼,手极快的朝着明殊袭来,绿毛吓一跳,“大小姐!”

    那双眼像狼一般凶狠,带着嗜血的残忍。

    明殊轻易化解他的攻击,将他压住,“你想杀我?”

    男人胸口起伏极快,他眸光依然凶狠,但力道卸掉了,“你,想怎样?”

    明殊唇角弯了弯,松开男人,拿出纸巾擦了擦染上血迹的手,偏着头吩咐绿毛,“带回去,洗干净。”

    绿毛:“……”带回去?洗干净?

    这是个什么意思啊?!

    绿毛琢磨一会儿没琢磨出来,让人先把后面的人弄出来,先弄回去再说。

    带回去洗干净后,绿毛才发现这男人竟然长得很帅,所以大小姐是看上他了?

    小弟从里面出来,“荣哥,那个人身上还在流血,给治吗?”

    绿毛道:“大小姐没让治。”他家大小姐只吩咐带回去,洗干净,没有治疗这个命令,所以不治。

    小弟迟疑,“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他这么流血死掉吧?

    绿毛思忖片刻,“带大小姐房间去。”

    小弟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将人弄到明殊房间放着。

    -

    明殊吃完东西,慢吞吞的回到房间,看到就是满床的血。

    奶奶滴熊,绿毛干什么把这个血人弄她房间来?!

    想吓死朕,好继承朕的零食吗?

    为什么不给他包扎包扎!

    明殊上前看一眼,男人保持着清醒,但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力气。

    明殊深呼吸一口气,把绿毛叫上来。

    “你把他放我房间干什么,不知道给他叫医生?”

    绿毛委屈,“大小姐,你只是让我带回来洗干净,没让我给他叫医生啊。”

    “你没长脑子?”这特么都要死了,就不知道给他止止血吗?

    “长了。”

    明殊微笑,“那你还不去叫医生,等着他挂了,花钱买棺材吗?”

    绿毛瑟缩一下,没钱买棺材,他迅速离开房间。

    他们有专门的医生,明殊住哪儿,医生就住哪儿,绿毛很快就将医生叫上来。

    男人身上一共中了三枪,一枪在腹部,一枪在胳膊,还有一枪在肩膀,流血最多的是腹部。

    刚才绿毛叫人洗干净他,还没折腾死,也是生命力顽强。

    -

    “大小姐,咱们这里设备简陋,我虽然处理好他的伤口,但他还得观察观察,今晚要是撑不过去……”医生小心的给吃鸡腿的明殊禀报。

    明殊笑了下,“那就要浪费棺材钱了。”

    医生:“……”

    所以大小姐到底为什么要救那个人?

    医生看一眼绿毛,绿毛也是一脸的迷茫,谁知道大小姐是怎么想的,也许是觉得好玩儿,也许是觉得他长得好看……

    他挥挥手,示意医生下去。

    “追杀他的人是什么人?”明殊的声音震住准备开溜的绿毛。

    他转过身,“暂时还没查到,不过我能确定不是咱们青市的。”

    明殊睨着绿毛,笑得有点渗人,“这么大批人跑到青市来你都没发现?这青市估计很快就要易主了。”

    夏闲如此,现在这些人也是如此。

    “大小姐,是我失职。”绿毛心里也憋屈,夏闲那边他就算想拦,也拦不住,至于今天那批人,他们分批进来,隐藏在普通群众中,不干出点出格的事,其实他们也很难发现,总不能学警察在路过设障碍检查吧?

    但是现在确实是他的责任,绿毛不敢否认。

    “仔细查,既然来了青市就一定有痕迹。”明殊轻声吩咐。

    “是。”绿毛瞅瞅明殊,见她没别的吩咐,赶紧溜,免得被殃及鱼池。

    房间只剩下明殊和那个生死不明的男人。

    -

    男人是晚上醒过来的,他先是警惕的观察四周,发现自己打着吊针,但四周环境又不像医院。

    好一会儿他的记忆才清晰起来。

    身上的麻醉药效已经过去,此时一阵一阵的痛,贴着床单的背部全被冷汗浸湿,黏糊糊的难受。

    他嗓子干得快要冒烟,艰难的转动脑袋,不远处坐着一个人。

    “水……”

    那边的人抬头看了一眼,随后清脆的女孩子声音传来,“桌子上自己倒。”

    男人就算此时脑子疼得有点不好使,也知道他不可能自己倒水,全身上下没力气不说,还痛。

    “水……”

    男人重复一遍。

    明殊放下手机,‘啪’的一声,声音很响,整个房间都是回音。她几步走到床前,微微俯身瞧他,男人这才看清她的脸。

    “还以为你要死了,看样子活得挺好的嘛。”明殊看一眼,语气颇有些遗憾。她起身倒水,递给他。

    男人干瞪眼。

    怎么喝?

    他手都没力气!

    明殊:“……”朕为什么要伺候这蛇精病!!

    明殊想撂杯子走人。

    算了。

    就当日行一善。

    一会儿多吃点零食补补。

    她抬着他脑袋,将杯子压在他唇瓣,温热的水润浸嘴里,缓解他干渴的喉咙。

    喝了水,他试着说话,“这,是哪儿?”

    “精神病院。”明殊将他扔回床上。

    男人:“……”

    精神病院长这样?她忽悠谁啊!

    明殊显然没有多话的意思,她拖着椅子过来坐下,抱着零食开始吃,一边吃一边打量他。

    那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得他都有些不自在。

    “你叫什么?”

    “叫我院长就成。”明殊微笑,将那四个字完完全全的还给他,“你叫什么?”

    男人:“……”他其实是被精神病给抓住了吧?!

    空间突然安静下来。

    良久,男人出声,“夏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