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472章 仙尊别恙(37)

    仙界和妖族打得缠缠绵绵,明殊被玉徽缠着没时间回仙界,她只能给梧桐传话,让她自己离开找个地方先避难。

    剩下的两位仙尊一直没露面,反而是龙族,因为龙纱雪的死,对仙界意见很大,并不施以援手,反而满世界找凶手——明殊和玉徽。

    于是明殊和玉徽经常被龙追。

    “是你杀的,干什么追我?”明殊就不服气了,她都没来得及碰龙纱雪一根手指头,凭什么追她,哎呀妈呀,好饿。

    “师父有难同当。”

    “我只想有福同享。”明殊日常扎心。

    “……”

    明殊继续扎心,“夫妻大难临头还各自飞,更别说我们是师徒了,你挡着他们,我先跑。”

    “师父也不怕我被他们抓住。”玉徽加快速度,跑到明殊前面,理直气壮的道:“身为师父,应该保护我。”

    “我已经把你踢出师门。”这样以下犯上的孽徒拿来有何用。

    瞬间被逐出师门的玉徽:“……”他就想知道,什么事是她干不出来的。

    后面的龙族紧追不舍,龙族要杀他们为龙纱雪报仇,明殊就带他们去仙界,搅和进妖族和仙界的战斗中。

    一时间场面更是混乱。

    等他们反映过来,明殊早趁机跑了。

    -

    明殊捣乱拉了不少仇恨值,至少现在仙界那群领头是恨她恨得牙痒痒,不过后面明殊被玉徽拽着回了蓬莱仙岛,她去仙界的时间就少了。

    芙兮之前被送回蓬莱仙岛,估计没敢告诉他们在仙界发生的事,所以玉徽回去,蓬莱仙岛的人都不知道。

    芙兮自从玉徽回来,就说要出去历练,离开了蓬莱仙岛,怕明殊和玉徽找她秋后算账。

    明殊还在蓬莱仙岛上看到了另外一位仙尊,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按理说,像他们这样的,想要保持容貌很容易,可这位仙尊却用这样的容貌示人,别有深意。

    “师父,我让人给你做了两件衣服,你要试吗?”玉徽站在外面喊。

    “不试了。”明殊不耐烦的挥手。

    玉徽站了片刻,走了。

    坐在她旁边晒太阳的秋晚仙尊睁开眼,目光像是怀念一般看着玉徽离开的方向,“如果当年我能有你一半的勇气,也许就不会如此。”

    明殊愣了下。

    秋晚仙尊笑容和蔼,明明是同辈,可明殊此时更像一个晚辈。

    明殊转念一想,大概明白了。

    秋晚仙尊没离开仙界的时候,她也收过徒弟,而那个徒弟正是九连山的前任主任,景风真君。

    之前夜月真君说得模糊,只说景风真君因为犯错,被贬下界了。

    她也懒得去深究原主那些记忆。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

    秋晚仙尊沉吟片刻,沧桑的声音满是眷念,“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啊,这是世俗不容的感情。”

    “感情哪有什么世俗不容,只有你心里容不容下。”明殊啃两口玉米,“随便找个地方隐居不让外人找到对你来说很难吗?你只是过不去自己那关罢了。”

    秋晚仙尊先是愣住,随后怅然,“是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就是因为她没有勇气,她如今才在这里。

    明殊拿着玉米起身,“现在还来得及。”

    秋晚仙尊望向面前的姑娘,她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意,正望向再次出现在院子外面的俊美男子,那笑意仿佛更深刻温柔。

    “现在仙界乱了,可没人会管你做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是放弃了,多可惜。”

    秋晚仙尊如心水的心湖突然因为这两句话起了涟漪,但旋即又苦笑,“他不知道转世多少次,哪里还记得我。”

    明殊回眸,“如果他爱你爱到骨子里,那么不管转世多少次,他都会爱上你。”

    蓬莱仙岛的晚霞旖旎瑰丽,整个世界仿佛都是橘红色。

    女子站在院门,院外的男子低头和她说什么,她抬头看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但男子哄了两句,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眸子瞬间就亮了。

    晚霞落在她眸子里,熠熠生辉。

    秋晚仙尊看着他们离开,眸底有些撼动,又有些踌躇。

    当夜色降临的那一刻,院子里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变成一个妙龄女子,她缓缓走出院子,望着高悬的月亮。

    -

    蓬莱仙岛在海边。

    此时明殊坐在海滩上,玉徽费劲的从海里捞出几条鱼,虽然他不会做,但是打理还是会的。

    将鱼弄干净,玉徽把它们交给明殊。

    玉徽也发现了,明殊是喜欢吃,可她并不愿意做,就算做也是做简单的,进厨房那种事,她从不会干。

    明殊吃完烤鱼,心满意足的躺在沙滩上。

    玉徽挪到旁边,观察她好一会儿,小心的将她抱进怀里,生怕明殊突然打他。

    明殊吃舒服了,此时懒得动,靠着他胸膛看着满天的繁星。

    玉徽捏着明殊的手指,“师父,蓬莱仙岛你喜欢吗?”

    “吃的不错。”

    “那你喜欢那些吃的吗?”

    “喜欢。”

    “那你喜欢我吗?”

    “不。”意料中的答案,玉徽以前还失望,现在已经不失望了——他绝望。

    玉徽低头吻住怀里的人,辗转反侧,良久都没松开。

    “师父……”

    炽热的吻从唇上蔓延到脖子,锁骨,一路往下,明殊发现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都快阵亡了。

    “你不怕有人过来?”明殊喘着气,推了推他。

    “不会的,我设了结界。”玉徽倾身而上,呢喃着亲她,“师父,不要分心。”

    柔软的沙子在身下变得滚烫起来。

    明殊其实不太喜欢这种感觉,让她有点失去理智。

    但是每次又停不下来。

    “师父,叫我名字。”

    “玉……玉徽……”

    幽幽的声音传开,听得人面红耳赤,又无限缠绵。

    -

    夜色茫茫,海面突然升起点点幽光,越来越多,密集的朝着海滩过来,仿佛星光坠落海面。

    玉徽用衣服裹着明殊,抱着她坐在海滩的石头上,“师父好看吗?”

    “这是什么?”

    “一种鱼。”玉徽轻声解释,“每年会来蓬莱仙岛的海滩产卵,传闻和心爱的人看到它们,就会长长久久,师父……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吗?”

    明殊没吭声,静静的看着那些闪闪烁烁的幽光,良久她问:“能吃吗?”

    玉徽:“……”

    MMP老子为什么要跟一个吃货看这种能吃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