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第467章 仙尊别恙(32)

    明殊觉得玉徽一定是来跟她作对的。

    她好不容易把谢初阳给弄下去,一抬头就看龙纱雪从天上掉下来——本体。

    庞大的龙身砸在她面前,尘土飞扬间,明殊看见龙头正对着自己,而此时龙目瞪圆,里面却无光彩。

    一看就是死了。

    有句MMP一定要讲。

    谁让你个小妖精杀她的!!

    谁让你杀的!!

    谁让你杀的!!

    朕的仇恨值。

    朕的零食。

    你还无辜,你无辜什么玩意!!

    “师父……”怎么笑得那么可怕,他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是挺讨厌龙纱雪的吗?

    她刚才还想杀她来着,他帮她杀了,好像没什么毛病啊?他的任务就抹杀掉这个不该出现的BUG……

    好凶啊。

    -

    “不好了,银筝仙尊绑着初阳仙尊杀上来了。”

    “仙帝不好了!!”

    仙界入口,明殊拎着被五花大绑,连嘴都堵着严严实实的谢初阳,一路杀上仙界。

    仙帝让谢初阳去抓人,人没抓到,人家自己杀上了。

    之前被她打的人,现在都还没恢复。

    她这就杀上来了,他们拿什么挡?

    地上一个月,上面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银筝你反了!”仙帝匆匆赶来,看到被绑起来的谢初阳,怒火滔天。

    “我以为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明殊微微一笑。

    “给我抓住她!!”

    仙帝带来的天兵疯涌而上,将明殊围得水泄不通。

    可明殊仙尊的实力也不叫着好玩,这些天兵真的不够看,但还是很消耗体力。

    “你们站着干什么,给我把她抓住。”疯了,银筝真是疯了。

    一群人再次扑上去。

    “银筝仙尊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可看着她神情又不像。”

    “之前初阳仙尊大婚后,银筝仙尊就怪怪,真要是走火入魔也不是不可能。”

    有仙君在仙帝耳边低声议论,仙帝火冒三丈,正想发火,一个天兵突然跑过来跟他耳语两句。

    接着仙帝整个人都陷入盛怒中,冲着天兵怒吼,“去请另外两位仙尊,去啊!”

    纱雪死了……

    他怎么和龙族交代。

    龙族虽然是他的本族,可他是仙帝,和龙族之间的关系,也只是比其他的种族要亲厚一些。

    龙族护短,知道龙纱雪死了,龙族肯定要为她报仇,到时候整个仙界都乱了。

    妖族又虎视眈眈,玉徽身上还有妖气……

    仙帝越想越惊心,怎么都觉得现在的局面不太好。

    -

    明殊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就算她可以,体力也有些跟不上。

    她撞翻一群人,带着谢初阳回了九连山,她得补补。

    梧桐还在仙宫里守着,见明殊回来,眼眶倏的红了,“仙尊,您这是做什么呀,为什么……”要和仙界为敌。

    “嘘。”明殊食指按在她唇上,挑着唇角笑,“给我弄点吃的,一会我还得出去打架。”

    梧桐:“……”

    梧桐看一眼面色铁青的谢初阳,福了福身离开。

    明殊又将谢初阳揍一顿,和谐号没有提示。

    “咳咳……”谢初阳有些狼狈的躺在地上,他说不了话,只能看着明殊,那眼神说不出的古怪。

    他在笑。

    笑得明殊鸡皮疙瘩起一身。

    和谐号不提示,明殊懒得浪费体力,将笑得阴阳怪气的谢初阳扔出九连山。

    九连山升起护山大阵,玉徽差点没进来。

    等他爬上九连山,明殊坐在梨花树下,小口小口的喝着东西。

    这场景,仿佛这段时间什么都没发生,她还是那个受人尊敬的仙尊。

    梧桐有些怨怒的看着玉徽,都是因为他……

    “师父。”玉徽无视梧桐,直接过去,半跪到她跟前,“我们离开仙界好不好?”

    “等我让他们热闹热闹。”

    “为什么?”玉徽不解,“师父,我们离开这里吧,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会一直陪着你。”

    再不带她走,总感觉要出大事。

    勺子和琉璃碗碰撞,发出轻微的声音,明殊微微偏头,一缕头发垂落而下,恰好挡住眼角,她的笑容依然柔软温和,“玉徽,想在我身边,你不能反驳我的决定,我有我要完成的事。”

    这小妖精杀了朕一个仇恨值目标,还想骗朕走,怎么就那么阴险呢!

    没关系,我们可以留着慢慢算,有你哭的时候。

    玉徽愣了下。

    良久才慢慢的握住她的手,“我只是担心师父,不是想左右师父的决定。师父想留下……那我陪你。”

    冷静。

    不能打晕带走。

    不然指不定这蛇精病会做出什么事来。

    所以现在他要顺着她。

    稳住!老子能赢!

    日常洗脑后,玉徽就冷静多了……个屁!还是打晕带走吧!现在走还来得及,等仙界召集完人,请回另外两位仙尊,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玉徽嘴上答应,心里却在盘算怎么将明殊给弄走。

    他站在仙宫高处,已经能看到外面渐渐围拢过来的天兵天将,黑压压的一片。

    许是忌惮护山大阵,也许是再等另外两位仙尊,天兵天将都没有靠太近。

    玉徽回到那个种满梨花的院子,梧桐正从里面出来,迎面就撞上玉徽,手里的东西稀里哗啦的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空气里突然静了下来,梨花幽幽的在空气里飘荡,却毫无声息。

    梧桐愣愣的看着地上碎片,双眼的无神,小脸傻白煞白的。

    玉徽顿了下,弯腰将东西捡起来,手指碰到锋利的碎片,直接划出一条口子。

    玉徽眉头一皱。

    打碎的东西,还见了血。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所以他就说离开仙界才是正确的选择嘛!!

    偏偏那个蛇精病不听。

    好气哦!

    玉徽将所有碎片捡起来,递给梧桐,梧桐呆滞的接过,和玉徽错身的时候,她带着哽咽的声音落在玉徽耳边,“玉徽,都是你的错。”

    玉徽抿了下唇,往院子里走去。

    “师父,外面已经被包围了。”现在是想走都走不了。

    “你手怎么了?”明殊睨着他还没止血的手,正滴落在地面,染红一地的梨花,“被包围了也不用割手自杀啊。”

    玉徽:“……”

    谁要割手自杀。

    玉徽刚想反驳,手突然被人握住,指尖从伤口上拂过,有些痒,等移开的时候,伤口已经消失,“下次想自杀,记得割手腕,割这儿死不了。”

    谁想自杀了!!

    老子不是那种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