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第465章 仙尊别恙(30)

    “你现在待在我身边,享受别人没有待遇,我喜欢不喜欢你,还那么重要吗?”就不想承认喜欢他,想气死他怎么办。

    当然重要!!

    你不喜欢老子,老子喜欢你岂不是很亏。

    亏本买卖不做。

    “师父把我当什么”玉徽目光有些暗,声音更低,“玩物还是别的东西?”

    她会亲他,会摸他,会抱他,可就是不喜欢他?

    这特娘的是有毛病吧!!

    这是病,要治。

    玉徽突然站起来,“师父,我喜欢你,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喜欢你,可是我不想成为一个替代品,一个你无聊的消遣物件。”

    她总那样……没心没肺,他也会难受,会怀疑。

    “替代品?谁的替代品,谢初阳吗?”明殊起身,抓着他的手,拉进怀里,明明他更高一些,可此时玉徽觉得自己竟然比她矮了几分,她带着笑意的气息砸在他脸上,“我如果说你就是替代品,你会生气吗?会恨我吗?”

    玉徽感受她身上传来的温度,慢慢的摇头,“我不会生气,但是我会难过,师父,我会难过。”

    老子会去砍死谢初阳。

    “我没拿你当谁的替代品,你也不会是谁的替代品。”明殊笑着亲了亲他的脸,“因为你这样蠢的,真的很难找。”

    玉徽:“……”

    呵呵,掐脖子死得比较快还是捅刀子死得比较快。

    最后玉徽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不断的洗脑自己不能生气,慢慢来,她迟早会喜欢自己。

    明殊也不废话,将他摁回地上,开始替他清除体内的妖气,那一团盘踞在丹田的清除得还算顺利,可其余那些散布在四处的却有些难弄。

    玉徽已经难受得闷哼,明殊也不敢加快速度,那些妖气跟她玩儿捉迷藏似的,跑得飞快。

    明殊也感觉身体有些不适,不能这么耗下去。

    明殊咬牙,从身体里逼出一团莹白的光团,光团顺着她手掌,移到玉徽身体里。

    光团一进去,那些妖气就像遇见什么可怕的东西,纷纷往一处涌动。

    玉徽闷哼声都大了一些。

    天边星辰移位,银河如仙女飘带一般,静静的浮在头顶,静谧万分。

    “噗——”

    玉徽一口血喷出来,泛着波光的溪水映着那些血迹,黑沉沉的。

    “感觉怎么样?”

    玉徽有些虚脱,他往后倒,“师父。”

    他知道身后的人会接住他。

    正如他所想,他倒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玉徽蹭了蹭她,转眼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明殊试了试他脉搏,片刻后才压低的咳嗽两声,“咳咳……”

    她把小兽摸出来,“去给我弄点吃的回来。”

    小兽身上的毛炸开,十分不满的咆哮,你活该!!那是本源之力,你就这么给了他,你上次用了本源之力,都还没完全恢复,你就是活该!!

    小兽一边叫嚣一边往林子里窜。

    隔了老远,明殊都还能听见小兽的骂声。

    明殊拥着玉徽,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别叫了,我头疼。”

    小兽安静下来,它很快就带着东西回来,啪啪的扔到她身上。

    他又死不了,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做什么!!

    这又不是你的身体,你再这么随便用本源之力,迟早会出事,我警告你,没有下次,不然我再也不会管你了。

    你死在这里得了!!

    小兽是真的很生气,那个两脚兽有什么好的。

    养它一个不好吗?

    明殊自知理亏,没有和小兽理论,沉默的吃东西。

    小兽不断的拖着东西回来,这些东西,放在外界,每一样都让人眼馋,可小兽就那么一堆一堆的给明殊找来,一点也不怕她吃坏身体。

    小兽骂累了,团成一团暗戳戳的瞪着玉徽。

    明殊怕小兽折腾玉徽,拿手护着他,“别闹。”

    小兽翻白眼,趴在几颗果子上磨爪子,那个两脚兽根本就没想过她的处境,现在还睡这么香,凭什么啊!!

    明殊望着玉徽侧脸,火光忽明忽暗,仿佛是明殊神情阴晴不定。

    她叹口气。

    药丸。

    以后仇恨值可咋办啊。

    有点愁。

    明殊咬一口手里的果子,被酸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幽幽的看小兽一眼。

    小兽冷哼,活该,酸死你,醒醒脑,免得犯浑。

    明殊直接将果子扔给它,小兽爪子在准确的拍住,直接往玉徽身上砸。

    明殊:“……”

    小家伙这次好像真的很生气啊。

    明殊弯腰将它捞到手里捏了捏,“我错了,别生气啊,你这生气更圆了,像个球。”

    你才像个球!

    你全家除了我都像个球!!

    明殊将它放肩头上,低声道:“大概有时候我也想有一个人能陪着我。嗯,我知道你在,可是不一样的。”

    怎么能一样呢?

    这小妖精这么蠢。

    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明殊将小兽拿回来的东西都吃得差不多,剩下几颗解馋。

    小兽仿佛知道多少能让明殊不喊饿,从来不会多拿一点回来,这是跟谁学的抠门啊。

    明殊完全忘了,这是她养的,抠门劲肯定是她学的。

    -

    天色渐渐亮了。

    明殊坐了一夜,身体有些僵硬,玉徽倒是睡得挺舒服。

    明殊唉声叹气,好饿啊。

    人肉好吃吗?

    直到天边的朝阳彻底跃上天空,玉徽才动了动,他面前光线略暗,可身体却沐浴在阳光了。

    玉徽伸手握住面前替他挡光的手,声音嘶哑的唤一声,“师父。”

    “啧,我还以为你死了,正准备给你挖个坑埋了。”

    玉徽:“……”

    大清早就要被气出心脏病。

    老子这是造的什么孽。

    玉徽缓了缓,从明殊身上爬起来,睡了一晚上,感觉身体比以前轻多了。

    阳光笼罩着男子,将他的影子投在地面,那种鲜活一点一点的渗透过来。

    明殊撑着身子站起来,身体却晃一下,腿软,险些摔倒。

    玉徽反应极快的扶住她,“师父,怎么了?”

    “怎么了?你快把我腿睡断了。”明殊伸手捏了捏腿。

    玉徽尴尬,赶紧将明殊打横抱着,直接让明殊坐到他身上,伸手捏她的腿,“对不起师父,昨天你受累了,我给你捏捏。”

    明殊身子靠在他身上,脑袋偏了偏,正好挡住玉徽的视线,近是一瞬的功夫,她整张脸都失去血色。

    “你这是吃我豆腐,还是给捏腿?”

    玉徽认真无比,“捏腿。”

    明殊语气没有变化,玉徽并没有发现明殊脸色不对,等他捏了一会儿,明殊脸色已经好转一些。

    “有些饿,去弄点吃的回来。”明殊颐指气使。

    “师父你看我是不是秀色可餐?”玉徽不要脸的自荐枕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