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第464章 仙尊别恙(29)

    仙界发生了什么玉徽不知道,但看他们现在在人界,证明她已经彻底和仙界闹掰。

    明殊觉得自己也没干什么,就是打不过的时候自杀了一下,搞定那群人,又特意把谢初阳和龙纱雪揍了一顿,还把他们给挂在仙界最显眼的地方。

    之后她跑去九连山搜刮了一些吃的。

    本来想把厨子也带上,奈何转念一想,厨子跟着她太累赘,就算了。

    明殊生了火,玉徽坐在她身边,“师父,我身上的妖气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明殊烤着兔子,火光映衬下,她那双眸子亮晶晶的,“反正也什么事,不管它。”

    玉徽:“……”

    不管它,老子万一哪天死了怎么办?

    还是掐死算了。

    什么安心,都是骗人的。

    看到她后就塞心了!!

    玉徽也发现了,她不太喜欢去深究,更喜欢兵来动手水来也动手。

    有句话叫,不见棺材不掉泪,大概可以这么形容。

    明殊说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呢喃一声,“忘了是你。”

    她拍拍手,拉过玉徽的手,轻声问:“妖气什么时候出现的?”

    “谢初阳……出现后。”玉徽皱眉,“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是我没什么感觉。谢初阳出现后,说我身上有妖气,我才发现的。”

    明殊歪着头问:“让我进去可以吗?”

    玉徽:“……”

    不就是用元神查看他身体吗?为什么她要说得那么暧昧!!

    玉徽点头。

    明殊把小兽召回来,让它看着四周,这才闭上眼,进入玉徽的身体。

    明殊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身体的状况,他身体里分布着一些妖气,但很微弱,像是存在已久。

    明殊心底沉了沉,她一点都没发现。

    也许是因为太少了……

    上次玉徽修炼出问题,应该就是这些妖气作怪,可她竟然没有发现。

    明殊稳住思绪,最后找到一团比较庞大的妖气团,它盘踞在玉徽丹田处,看上去没什么攻击性。

    明殊试着靠近它,妖气像是有所察觉,动了一下,但也没攻击她,只是略戒备。

    明殊想了想,没有贸然靠近。

    她缓慢的睁开眼,“谢初阳出现后的事,跟我说一遍。”

    “是不是他搞的鬼?”玉徽顿时炸毛,“他之前就让我离你远点,我为什么要离你远点,我就不。他就是用心不良,师父,你可不能因为他是谢初阳,就不给我报仇。”

    明殊:“……”叫别人给你报仇,你还挺理直气壮。

    转念一想,自己是他师父,好像没什么毛病。

    孽徒啊!!

    “赶紧说,废话那么多。”明殊将烤兔子翻个面,她已经闻到香味了,饿死了。

    玉徽:“……”为什么她就不问问,谢初阳什么时候威胁他的?

    怎么能不按套路走呢!!

    导演,我要换反派。

    谢初阳出现的时候,玉徽已经在荒山待了一会儿,他出现得突然,而且是独身一人,玉徽有些戒备,和他隔了一段距离。

    谢初阳也没靠近的意思,就说他回来了,以后不许缠着明殊。

    玉徽当然不肯,就给怼了回去。

    可就在那个时候,谢初阳突然说他身上有妖气。

    “他出现的时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玉徽皱着眉想了想,“风有点大,吹得我有些不舒服。”

    “荒山是没有风的。”明殊静静的道:“那里以前是一处仙宫,后来被毁了,但下面的阵法还在,不会有风出现。”

    玉徽想了想,他上次去的时候,荒山确实没风。

    那风起缓慢,他又和谢初阳说话,所以没有注意到。

    所以是谢初阳干的?

    谢初阳一直有点奇怪,或许是喜欢原来的银筝,没有女主在旁边,龙纱雪也因为她的原因,和剧情里不一样,所以谢初阳压不住那股疯狂的念头,想除掉玉徽也不是没可能。

    或者他有更庞大的计划……

    比如将她毁掉,再囚禁什么的。

    明殊想到之前那次被那个太峰仙君污蔑,还真有可能。

    算了,不想了。

    反正整个仙界都得罪了。

    来一个打一个。

    “一会儿我帮你把妖气弄出来。”明殊拿着兔腿开始啃。

    “哦。”玉徽望着明殊,“师父,我也想吃。”

    护食殊抱着兔腿往旁边挪,戒备脸,“没有,想都别想。”

    这还不够朕一个人吃。

    哪有你的份!

    玉徽:“……”

    连吃的都不愿意分给老子。

    抠门!

    明殊吃完兔子,小兽又不知从哪儿拖回来一些果子,扔到明殊面前。

    明殊也不客气,拿着就开始啃。

    小兽哼两声,钻进她袖子里休息。

    -

    明殊简单收拾一下,让玉徽盘腿坐好,她坐到他后面,她突然从后面探出头,贴着玉徽脸颊道:“难受千万别告诉我。”

    玉徽:“……”

    难受不告诉你,难道要忍着吗?这是正常的台本吗?!

    MMP他怎么会喜欢这种人。

    喜欢个屁!

    老子不干了!!

    明殊是怕玉徽一会儿喊疼,她会分心,所以提前告诉他一声,但现在玉徽整个人都快炸了,这状况看着更太好。

    明殊将他脸转过来,粉唇贴过去,炸毛的玉徽脸色稍稍好转,主动纠缠明殊。

    小兽在袖子里磨爪子,简直不忍直视,世风日下,昼夜宣淫,伤风败德……

    我要出去挠死那个混蛋!!

    玉徽不想放开明殊,明殊只能由着他,好一阵玉徽才微微喘着气,“师父,你可不可以喜欢我?”

    明殊微笑,火焰仿佛跃进了她眼睛里,一簇簇的明艳无比,“不可以。”

    朕的心里只有零食。

    “你喜欢我一下……不行吗?”老子又帅又可爱,你还不喜欢,你是要上天呐!!

    刀呢!!

    老子的刀呢!

    冷静。

    玉徽深呼吸一口气,“我不求什么,只要师父喜欢我就好,我愿意为师父做任何事,师父,你喜欢我一下好不好。“

    他的声音放得极低。

    那一身的傲气和嚣张在她面前仿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殊觉得这小妖精的演技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为什么非得要我喜欢你?”她喜欢不喜欢他很重要吗?现在她对他不是挺好的吗?

    “因为我喜欢师父。”

    “你喜欢我,我就得喜欢你?这是什么道理?”舞台已经备好,来,小妖精,你尽管演,朕倒要看看你能演出个什么花儿来。

    玉徽伸手搂住明殊脖子,细碎的吻落在她唇上,“可是得不到师父的喜欢,我会很难过。”难过到想掐死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