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第462章 仙尊别恙(27)

    “你抓我徒弟干什么?”明殊没和谢初阳寒暄,直入主题。

    “他身上有妖气,还在荒山出入,我问他一句,他先跟我动手。”谢初阳解释起来很顺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妖气?

    玉徽身上有没有妖气,明殊最清楚不过。

    “谢初阳,放了他。”明殊将龙纱雪拎到半空,“不想你媳妇就这么摔死的话。”

    谢初阳目光总算落在龙纱雪身上,很淡,很冷,没有半分的情绪,好像那不是他娶的妻子。

    “仙界出现妖气,不是小事,银筝,你连这个都拎不清了吗?”

    “我数三声,你不放人,我就扔了。”

    “夫君……”龙纱雪此时动不了,她也相信明殊真的会扔,瑟瑟发抖的看着谢初阳。

    “银筝,我们谈谈吧。”

    “三。”

    “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二。”

    谢初阳的神情有些烦躁起来,“你一定要为了他跟我闹到这个地步?”

    “一。”

    明殊松开手,龙纱雪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就那么直直的掉了下去。

    谢初阳呼吸一窒,他身形猛地往下落去。

    明殊往金色阵法那边过去,玉徽半跪在阵法中间,金色的光芒在他四周乱窜,而他身上明显有妖气。

    “玉徽。”

    “师父……”玉徽抬头,看到明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忍着点。”明殊往下面看一眼,谢初阳已经带着龙纱雪上来,明殊将小兽摸出来,直接往阵法上面砸。

    啊啊啊啊!!!

    铲屎的!!

    你混蛋!!

    小兽的惨叫声猛地炸开,特别刺耳。

    小兽砸在金色阵法上,阵法晃动一下,小兽被弹了回来,明殊接住小兽,再次砸过去。

    铲屎的,我跟你没完!

    小兽这次砸进了阵法,落在玉徽旁边,它浑身的毛都竖着,看上去极其暴躁,在阵法上蹦跶两下,整个阵法彻底崩溃。

    他身子往下落下。

    明殊从下面接住他,“你身上哪里来的妖气?”

    玉徽搂着明殊脖子,“我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阵法的原因,他看上去有些难受,但却固执的从怀里摸出一个锦囊塞给明殊,“师父你看。”

    那里面是上次明殊吃的那种果子。

    “你就是来摘这个的?”

    玉徽点头,“师父喜欢。”

    明殊心底有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明知道他只是演戏,心底却还是忍不住发软,发酸。

    她将果子接过,放进袖子里,搂着他腰,往上面升了一段距离。

    谢初阳没想到明殊这么容易就将阵法给破了,他沉着眉眼,“银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在做什么。”明殊嘴角勾着三分笑意,身后茫茫的山石,看着几分异样的古怪。

    谢初阳再次重复,“他身上有妖气。”

    明殊展开眉眼,缓缓的笑起来,如三月春风柔软温和,“那又如何。”

    别说他身上的妖气来得古怪,就算有,那又如何。

    谢初阳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创,有点呼吸不过来,光芒仿佛都变得刺眼起来,她说那又如何,这意思就是要护到底了。

    他没想到一个玉徽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上次的事,他就不应该离开。

    “师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妖气。”玉徽为自己辩解。

    明殊手掌抚着他后背,似乎在安抚他。

    而就在此时,天边黑压压的天兵从南北两方过来,领头的是仙帝。

    妈呀!来这么多人,是想吓死朕,好继承朕的零食吗?!

    妖界和仙界不和多年,妖界一直蠢蠢欲动,想要取缔仙界,如今仙界出现妖气,仙界怎么不紧张。

    “初阳仙尊,怎么回事,为何会有妖气?”

    仙帝显然是匆匆赶过来的,对这里的事还不是一知半解。

    谢初阳将吓得有些懵的龙纱雪交给旁人,对着仙帝道:“我回来的时候路过荒山,遇见玉徽,发现他身上有妖气,设阵困住他,却被银筝给毁了。”

    仙帝视线顿时落在明殊身上。

    凶兽,妖气……

    这些事,怎么都落在她身上,或者说,都落玉徽身上……

    仙帝想得有些多,但这不怪他,是在太多余巧合。过多的巧合,就不叫巧合。

    “银筝仙尊,你先把玉徽交出来,查清楚怎么回事。他身上有妖气是确凿的证据,这么多人看着,你这样和护着他,有什么用?”仙帝用词遣句已经不算客气,毕竟凶兽的事,仙帝对明殊已经有很大的意见。

    “师父,你将我交给他们吧,我问心无愧。”玉徽一脸的无谓。

    明殊看他,玉徽勉强笑笑,“我不想连累师父。”

    “你不想连累我,当初就不该招惹我。”明殊声音很轻,含笑的眸光扫过来,“现在说这话不觉得晚了吗,玉徽。”

    玉徽:“……”MMP笑那么恐怖干什么,他这不是为了她着想吗?

    “银筝仙尊,你是想置仙界不顾?”仙帝隐隐带了怒火,“你还记得你是仙界的仙尊,你的职责是守护仙界,而不是护着一个满身妖气的人。”

    “守护仙界?”明殊捏着玉徽的手腕笑,“我为什么要守护仙界,就因为我实力好,所以我就得守护仙界,凭什么啊?我实力好,那也是我自己修炼的,难不成你们还帮我修炼了?”

    仙帝被明殊噎住,片刻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仙界给你至高无上的地位,相应的,你就应该守护仙界!”

    这是几万年来的规矩,她竟然说出那种话。

    真是气死人。

    “说得好像没了这个地位,我就会死似的。”明殊扣住玉徽的手,微微一笑,“而且仙帝似乎忘了,仙尊并不是地位,是实力,我可没在仙界担任任何官职。”

    仙帝才是地位,仙尊是等级的划分,是实力的代表。

    仙帝:“……”

    这银筝怎么更加能说会道了。

    “银筝仙尊,这事还没查清楚,您何必闹得这么僵。”

    “不如先将玉徽交出来,我们一定会查清楚,不会冤枉玉徽。”

    “对啊,现在事情都还没弄清楚,银筝仙尊不用这么紧张,万一只是误会呢?”

    众仙怕仙帝下不来台,纷纷开口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