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第461章 仙尊别恙(26)

    玉徽气不过,打开房门出去,找半天才找到明殊的房间。

    他翻窗进去,里面的人抬头看他一眼,“你还学会翻窗了,谁教你的?”

    “无师自通。”玉徽得意,顺手将窗户关上,并非常严肃的提出要求,“师父我要和你睡,不然我睡不着。”

    明殊翘着腿,视线在他身上打量一圈,“感情你这么多年都没睡过觉,我看你这也活得挺精神的,少睡一天也没事。”

    玉徽内心开始MMP。

    日常怀疑自己脑子有坑才喜欢她。

    “师父,梧桐今天找我了。”老子不跟你瞎扯这个问题,反正老子不走。

    “然后呢?”

    “她说我会害了你。”玉徽凑过去,“你也这么觉得吗?”

    “梧桐说得很有道理,所以你现在要不要换个人喜欢,仙界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小仙女,师父还能给做个媒。”

    玉徽瞪眼,气得用嘴堵明殊,他直接坐到她身上,吻得有些急。

    “你明明就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玉徽喘气的时候,恨恨的问她。

    “我哪里表现得喜欢你了?”明殊手虚虚的扶着他,防止他摔下去,“要是让你误会了,我改。”

    “我们都这样了!!”

    “哪样?”

    玉徽亲自做个示范,末了,“这样!”

    “师父这么多年没有伴,难免会有些把持不住,你这样的姿色,我勉强能给我暖个床。”明殊挑着他下巴吻了吻,“不过,你想我喜欢你,不可能的。”

    玉徽:“……”

    流氓啊。

    只想睡不负责,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把老子当什么!!

    玉徽从她身上下来,靠着旁边的桌子,低垂着眉眼看她,“你真的觉得梧桐说得对?”

    她是仙尊,身份尊贵,会有顾忌也正常。

    “回去睡觉吧。”明殊起身,“没事的时候多修炼,别瞎琢磨,脑子给琢磨坏了,我上哪儿去给你换个脑子。”

    玉徽:“……”

    她是不是再骂他?

    老子这样的天才,聪明绝顶,怎么可能会把脑子给琢磨坏了。

    玉徽炸毛的跟着她,先她一步上榻,“我说了跟你睡,不挨着你,我容易瞎琢磨。我瞎琢磨修炼的时候就不能专心,不专心我就容易走火入魔。”

    明殊:“……”

    良久,明殊脱掉外衣上去,玉徽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将明殊搂在怀里,手指绕着她的头发。

    “师父,你以前真的喜欢谢初阳吗?”

    原主肯定是喜欢谢初阳的,可她……并不喜欢。

    “我要是喜欢他,你还想去杀了他吗?”你可放过朕的仇恨值目标吧。

    “当然,师父只能喜欢我。”玉徽很是傲气,“谢初阳才配不上师父。”

    “那你觉得自己哪里配得上我?身份,实力?”这小妖精可真敢说。

    “这里。”

    须臾,明殊仰头,笑容灿烂,一字一顿的道:“也不怎么样啊。”

    玉徽侧着身,将明殊笼在下方,吻着她眉眼,“那师父要试试吗?看看我到底怎么样如何?”

    “你睡不睡?不睡滚去修炼。”

    玉徽有些失望,规规矩矩的抱着明殊,“睡,我睡。”

    -

    第二天梧桐看着明殊和玉徽从一个房间出来,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她劝不住仙尊,也说不服玉徽,只能保持缄默。

    也幸好九连山没别的人。

    只是夜月真君……

    一定要看好夜月真君,不能让他发现仙尊和玉徽的关系。

    有时候玉徽胆子大,当着夜月真君就撩拨明殊,梧桐心惊胆战的挡住夜月真君,还真没让夜月真君发现异常。

    “仙尊,仙尊。”夜月真君风风火火的进来,“你家徒弟和初阳仙尊打起来了。”

    梧桐先跑出来,“怎么打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听别的人议论才知道的,仙尊呢?”

    明殊像是刚起来,衣服都没系好,她极快的走出来,嘴角的笑意有些凉,“在哪里?”

    “在荒山那边,玉徽不知道为什么去了那里,初阳仙尊回来就遇上他了。”

    明殊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站在一旁的云端围观。

    龙纱雪也在,她最先看到明殊,虽然她很长时间没出现,但龙纱雪一直注意着明殊的动向,此时看到她,龙纱雪表情微微狰狞,仿佛想起那个时候自己经历的事。

    不过也只是瞬间,她便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明殊直接落到龙纱雪面前,抬手就将人给撂到地上,龙纱雪连一个字都来不及说。

    众仙:“……”银筝仙尊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还这么不待见龙纱雪,果然是爱得深沉。

    龙纱雪心底的屈辱感瞬间上涌,抬手就是一道满含杀气的法术打过去。

    两人过了两招,龙纱雪再次被撂到地上,明殊站在她身边,眉眼间满是轻柔的笑意,“你又打不赢我,没事,你可以多生生气,越生气越漂亮。”

    生气就有仇恨值。

    有仇恨值就有零食。

    龙纱雪:“……”

    这个疯子。

    “轰隆——”

    “啊。”

    远处的声音惊动围观的众仙,明殊往那边看去。

    一个石柱被劈成两截,正轰隆隆的掉下去,而玉徽被一个金色的阵法困住,谢初阳丰神俊朗的立在虚空,冷漠的看着金色阵法。

    明殊将龙纱雪拎起来,朝着谢初阳那边掠过去。

    龙纱雪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明殊未语先笑,“我带你去见你夫君,你别挣扎啊,一会儿掉下去了,你那张脸还不得摔破相。”

    龙纱雪想说自己怎么会被摔破相,可转念一想她的实力,龙纱雪又不是很确定。

    她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微微紧张起来。

    “银筝,好久不见。”谢初阳在空中转个身,眉眼冷漠,但语气却有几分亲昵。

    龙纱雪见谢初阳的视线根本没放在自己身上,心中不免一沉,当年自己被银筝那么欺负,他都没出手,这次呢?

    为什么她嫁给离墨,落得那么一个下场,嫁给谢初阳还是这样……

    虞蝶当初和谢初阳相敬如宾,谢初阳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不行?

    *

    嗯,明殊只是嘴上不承认罢了,其实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