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第451章 仙尊别恙(16)

    龙纱雪情况危急,可明殊身体也不好受,没时间去拯救仇恨值对象,等明殊调理好身体出来,梧桐说的十二个时辰早过了。

    不过好歹有主角光环,龙纱雪最后还是化险为夷。

    女主去救了她。

    狗血不狗血?

    朕要不要送个锦旗给女主,感谢她保住朕的仇恨值对象。

    “师父,你起来了。”玉徽端着梧桐准备好的早餐进来。

    明殊从榻上起来,披着衣服往外走,衣服都没系,直接坐下吃早餐。

    “夜月回来没有?”很怀念朕的厨子。

    玉徽哼一声,“师父很喜欢夜月真君吗?”

    一天问他三遍,早中午,一顿不落!

    老有人想挖老子的墙角,门都没有。

    “比你讨喜。”人家还会做东西,你丫的就知道搞死朕的仇恨值对象。

    明殊嫌弃表露得明显,玉徽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啪’的一下摔下琉璃玩,“人家现在伺候别人呢,哪有时间理你。”

    玉徽说完冷哼一声,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明殊:“……”

    熊孩子真烦。

    自家的熊孩子更烦。

    嗯,这个还不错,让梧桐再来一份。

    -

    那几个熊孩子的家长,分批将东西送到九连山,放下东西就走了,生怕明殊再找他们麻烦。

    食材有了,可厨子不在。

    明殊翘首以盼,没盼到自己的御厨,只盼到仙帝派来请她的仙童。

    同时被请的还有玉徽。

    明殊坐在山上,抱着一堆蘑菇啃,这蘑菇是小兽在山上弄回来的,它可能不太喜欢这个,全部堆到明殊枕头那里。

    明殊早上起来饿得慌,拿着咬了一口,感觉生吃味道还不错,最近生活质量下降厉害,她也就不挑了,出来的时候全部揣着。

    梧桐站着明殊后面,端庄又优雅,和明殊那没形象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

    玉徽站在稍微靠边缘的位置,昂着头看着前方,仿佛一点也不怕的样子,实则身子却在发抖,将一个明明害怕,却不想被人看出来的少年演绎得非常深刻。

    明殊暗中赞扬,这小妖精演技了得。

    “过来。”明殊冲玉徽招手。

    “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凭什么啊?”老子是有骨气的。

    “我不是你师父吗?师父的话不听,你想听谁的话?”明殊挑着眉眼笑,清风划过她的眉眼,带着她散在身后的墨发,缱倦的翻飞。

    “我现在不想拜你为师了不行吗?”玉徽顶撞得理直气壮,小身板更是挺得笔直。

    “行啊,你会时光倒流吗?你把时光倒流回你拜师那天。”明殊语气随意,“如果你不能,现在,过来。”

    时光倒流……他当然不行。

    玉徽身子动了动,半晌才磨蹭过去。

    明殊突然将蘑菇揣进袖子里,伸手搂着他的腰,顺势跳下云,上面是梧桐的惊呼声。

    因为失重,玉徽不得不抱着明殊的脖子,他们下降得很快,云层缭绕,他几乎看不清她的眉眼。

    “你……你要干什么?”

    MMP这蛇精病不会想摔死老子吧?

    “一会儿在殿上不要说话明白吗?”明殊的声音从风中传过来,“我可不想被你乱说话连累。”

    玉徽还没应下,失重感消失,他被带了上去,如棉花一般的云层极快的往下掠过,接着他就站在更高的地方,仿佛可以一眼望遍仙界。

    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不是因为心动,特么的是这突然起起伏伏吓的。

    她是想吓死老子吗?

    好阴险。

    -

    还是那个大殿。

    仙帝坐在金龙盘绕的龙椅上,下方的人并不多。

    谢初阳和龙纱雪站得稍微靠前,龙纱雪脸色还有些白,看着颇有几分弱柳扶风之姿。

    芙兮低着头跪在中间,离墨带着女主虞蝶站在对面,两人靠得还算近,看上去挺亲密的,离墨也时不时侧目看虞蝶。

    夜月真君也在,不过此时他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现在宁愿去给银筝仙尊做厨子。

    明殊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特别是龙纱雪,那眼神仿佛要将明殊剥皮抽筋一般。

    谢初阳神情有些淡,他在明殊出现的手,突然搂住龙纱雪,让她靠着自己。

    明殊嘴角弯了弯,目不斜视走到中央,玉徽和梧桐一左一右的跟着她。

    “仙帝。”明殊微微颔首打招呼,“这么隆重的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仙帝神情不太好,沉声道:“银筝仙尊,所为何事你心里应该有数。”

    “没有。”明殊摆着一脸无辜的笑,仿佛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仙帝:“……”

    “玉徽用灵兽伤了纱雪可是属实?”明殊不承认,仙帝只能开口。

    明殊没有否认,但也没承认,而是含笑和仙帝对视,“有什么证据吗?能证明是玉徽用灵兽伤了龙公主。”

    “芙兮。”

    被仙帝点名,芙兮身子紧绷,她看不到后面的人,可她知道玉徽正看着她,如芒在背。

    她咬咬牙,复述之前的话,“玉徽一直养着一头灵兽,我曾见过它伤人,伤口和师娘身上的一样,带有剧毒……”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

    龙纱雪站出来,跟着跪下去,“请仙帝给纱雪做主,自从我嫁给初阳后,银筝仙尊三番五次的针对我,如今还……”

    说到这里,龙纱雪哽咽起来,眼眶也跟着红了,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

    “初阳,把纱雪扶起来。”仙帝吩咐谢初阳。

    谢初阳将哭哭啼啼的龙纱雪扶起来,龙纱雪低头抹眼泪的时候,眼底的怨毒一览无遗。

    她飞快的扫一眼明殊,后者环着胸对着她笑。

    笑吧,等会儿你就笑不出来。

    龙纱雪心底冷笑,快速敛下眼角的冷意,靠着谢初阳嘤嘤嘤的哭起来。

    “玉徽,芙兮说得可有错?”如果可以,仙帝也不想得罪蓬莱仙岛,可龙族和蓬莱仙岛,仙帝掂量掂量,天平最后还是倾斜向龙族,毕竟那是他本族,“你可有带灵兽上仙界?指使灵兽伤人?!”

    顿了顿,仙帝接着道:“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主动承认,便从轻发落。”

    玉徽记着明殊的话,没有吭声。

    主要是他反驳起来没底气,毕竟真的是那头蠢兽伤了龙纱雪,还差点要了她的命。

    *

    哎,明殊越来越攻了,看来互宠有点悬……悬……悬……

    相信我,一定是互宠的。

    后面说不定我会掰回来!

    嗯!我可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