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仙尊别恙(15)

    砰!

    殿门被人推开,芙兮带着人进来。

    殿内一片狼藉,羽毛从空中缓缓飘落,殿中央的位置,谢初阳被明殊摁在地上,她脸色略微苍白,但神情却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她像开在春风里的荷花,娇艳而柔美。

    “银筝仙尊,你放开师父!”芙兮冲着明殊吼。

    明殊松开谢初阳,起身的时候,芙兮看到她胸口的衣服黑沉沉的,那应该是血……

    她垂眸看着地上的人,苍白的唇角弯出更深的弧度,“下次再擅闯我九连山,我就继续揍你,欢迎你随时来。”

    没有仇恨值,揍一顿就好。

    还是没有?往死里打!

    芙兮只觉得殿内气氛压抑,她咽了咽口水,上前将谢初阳扶起来,然后往外面退。

    谢初阳一直看着明殊,这次他是真的不认识她了……

    明殊站在殿内,染着笑意的眉眼随着他们离开,渐渐敛了下去,她神情淡漠而疏离,但也仅是一瞬,她缓缓扬起唇角,又是那个见人三分笑,人畜无害的姑娘。

    玉徽跑进大殿,正好看到她身子晃一下,软软的滑到地上。

    “师父……”

    玉徽上前扶着她,让她靠着自己身上,神情紧张万分,声音都带着颤音,“师父,你受伤了?”

    她胸口的血迹想让人忽视都难。

    那么多血,得多大的伤口。

    他从来没觉得一个人受伤,会像现在这么让他难受过,好像那伤是在他身上一般。

    “梧桐……去准备吃的。”明殊望着还没跑近的梧桐,轻声吩咐。

    “仙尊,您受伤了。”梧桐哪儿听,表情比玉徽还夸张,“流这么多血,这可怎么办……仙尊,你别说话,我先扶您起来,给您看看伤。”

    明殊按着她的手,“去准备吃的。”

    朕只是饿着了。

    朕好饿。

    朕要饿死了。

    梧桐自责又懊悔,她就不应该听仙尊的,去看着玉徽,她不应该离开的。

    “仙尊……”

    “你再不去,我就真死了。”明殊有气无力,“饿死的。”

    梧桐被明殊那眼神看着,她嘴唇嗫喏下,心下想反驳什么,可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她起身快速跑出去。

    “噗……”

    梧桐一走,明殊就是一口血吐了出来,她脸色比刚才更苍白。

    “师父……”少年手忙脚乱的去擦她嘴角的血,“你哪里受伤了?”

    明殊摇头,这身体本身就有毛病,跟她没关系。

    少年换个方向,他目光落在明殊染了血的胸口,明殊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怎么,想给我看看伤口?”

    少年目光认真且固执,“师父你受伤了。”

    “嗯,所以你要给我看伤口吗?”

    “我……等梧桐。”少年视线飘忽起来,他扶着明殊的肩,即便是隔着衣料,他也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

    他发现自己无比贪恋她身上的温度,那种熟悉又悸动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他。

    “扶我起来吧。”明殊想继续逗逗他,可她现在没什么力气,只好暂时放过他。

    玉徽吃力的将明殊扶起来,将她扶到上面的软榻上靠着,他趁机抓着明殊的手,仿佛是因为害怕,依偎在她身边。

    “对不起师父,都是因为我。”

    “跟你有什么关系?”明殊好笑,这小妖精还是这么喜欢往自己身上加戏。

    玉徽露出少年该有的胆怯忐忑与别扭的担忧,“初阳仙尊是来找我的,是我连累师父。”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明殊指尖勾着他的手往自己手心里移,“现在怎么害怕了?”

    玉徽感觉到了,他有些诧异,但面上不敢表露出来,任由明殊握着自己的手捏来捏去,像捏玩具……

    MMP老子还以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很可爱,喜欢上自己。

    结果把老子当玩具捏!

    捏个屁啊!!

    玉徽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表演。

    他咬了下唇,支吾一声,“我没想到会连累师父。”

    他哪儿知道她会去和谢初阳打架。

    这蛇精病的想法,他完全不懂。

    “都说了,我打他跟你没关系。”朕以后还会打你的。

    玉徽自动过滤掉明殊的话,仰头看着她,“师父,以后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再受伤,谁也不能欺负你。”

    “就你?”明殊啧一声,“你这小身板,还不够人家动动手指头,拿什么保护我,你的脸吗?”

    玉徽:“……”

    玉徽原地炸毛,老子的脸怎么了?这不是还没长好吗?长好了,那必须是帅得人神共愤!!

    等你喜欢上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现在你就可劲的作。

    老子让着你。

    玉徽稳住爆炸的心情,语气坚定,“我会长大,会变强,我以后也会很厉害,我可是蓬莱仙岛第一天才!”

    “呵……”

    玉徽瞄明殊一下,她只是轻笑,神情并没有嘲讽或者讥笑。

    “仙尊。”

    梧桐来得很是时候,东西不算多,但总算让明殊拜托饥饿的阴影。

    梧桐看着明殊拉着玉徽的手,吃东西也没松开,心情有些复杂,仙尊是不是太亲近玉徽了?

    但最终她只当没看到,“仙尊,我看看您的伤吧。”

    “我没事。”明殊具体,并随便拍了拍胸口,“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梧桐被吓一跳,可是看明殊那么拍,她神情都没变一下,胸口也没新鲜血迹渗出,她满是奇怪,“仙尊既然您没受伤,那这血哪儿来的?”

    “谢初阳的。”明殊随口瞎掰。

    吃完东西,明殊要沐浴,玉徽总算松开明殊。

    对,不是明殊想拉着他,是玉徽不肯撒开,只是现在她的手大一些,看上去就是她拉着他。

    心机小妖精。

    明殊沐浴的时候,梧桐死活要看看,确定明殊胸口没什么问题,她这才彻底松口气离开。

    仙尊没事就好。

    梧桐拿着明殊的衣服出来,不知怎的,她突然翻了翻,将那片血迹露出来,她明显看到那里被什么利器刺穿了。

    每一件衣服都是如此。

    梧桐有点懵,仙尊不是说血是初阳仙尊的吗?那为什么……衣服会被刺穿?

    可仙尊身体确实没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