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第449章 仙尊别恙(14)

    上方的女子嫣然一笑,“气不气?”

    就问你气不气!!

    不气朕再努把力!

    仇恨值不能丢!

    谢初阳:“……”

    谢初阳约莫是估计什么,但明殊的态度让他恼火,他看一眼芙兮,沉一口气,“玉徽在哪儿?”

    明殊挑眉,不过看到站在谢初阳后面的芙兮,她也就不奇怪他为什么会知道。

    芙兮出卖玉徽也不奇怪,蓬莱仙岛的态度她看得明白,显然是对玉徽过分宠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明殊歪着头,尾音带着独有的软腻,轻飘飘的。

    好歹也是朕的仇恨值目标,怎么能随随便便告诉你们这些小妖精。

    谢初阳却是脸色一沉,“你知道是他伤了纱雪。”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来之前他还想,也许她不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

    可是现在看到她这种态度,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不但知道,她还包庇……

    想到这里,谢初阳心底的戾气更重。

    “我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你忘了仙界的规矩吗?”

    “忘了,要不你给我说说。”

    “……”

    谢初阳神情古怪的看她几眼,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一般。

    他也确实不认识了,眼前的银筝,和他印象中的银筝差得太多……太多……

    这态度,比她以前无视自己还要让人抓狂。

    “纱雪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知道龙族会如何吗?”

    “派兵攻打仙界?”明殊挑着嘴角,“那又如何,我怕了他们不成?”

    那意思仿佛就是区区一个龙族,也配和本尊叫板。

    “你和他才认识几天,你就这么包庇他?”谢初阳周身气压更低,每一个字眼,仿佛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大殿明亮的光线,不知为何变得暗淡起来,将谢初阳的身影笼罩上一层阴霾,看着让人害怕。

    “七天还是八天……”明殊想了想,语气欢快,“我不太记得了,但应该不会超过十天。”

    谢初阳:“……”

    一个认识不超过十天的人,她就这么包庇,凭什么!

    谢初阳呼吸有些重,阴沉的视线定在明殊脸上,仿佛要剥开她身体,看都她的灵魂。

    后者只是轻轻柔柔的笑着,毫不介意和警惕。

    “给我搜!”

    谢初阳带来的人领命往外走。

    “谢初阳,这是我九连山,不是你西岳山,是你想搜就能搜的吗?”明殊抬手,殿门啪的一下关上,将所有人堵在殿内。

    “银筝你非得闹到仙帝那里去?”

    “闹到仙帝那里又如何,你能杀了我吗?”明殊从旁边摸出两个仙果,边吃边道:“你想让我交人,我就偏不交。”气死你。

    谢初阳沉默,他突然挥手,“你们先出去。”

    芙兮神情微微迟疑,“仙尊……”

    谢初阳低声呵斥,“出去。”

    芙兮看看谢初阳,又看看上方的女子,转身跟着大部队离开。

    大殿空旷下来,只剩下明殊啃果子的声音。谢初阳往她那边走过去,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站到她面前。

    “银筝。”他低低的叫一声,望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眼底仿佛有痛苦,“你心底还有我的是不是?”

    明殊摇头,“没有。”

    心底有你的是原主,可惜原主死了啊……

    死在你手上。

    谢初阳撑住她旁边的扶手,弯腰和她对视,“那你为什么要针对她,你心底明明有我,为什么不承认,这么多年你到底在躲着我什么?”

    明殊抱着果子往后躲,这小妖精靠这么近干什么,保护朕的零食。

    保护好零食,明殊才道:“我针对她跟你没关系,我就想针对她。”

    醒醒啊仙尊,朕只是拉个仇恨值,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仙帝指婚的时候,我派人问过你,是你……恭喜我,我一气之下,才同意的。”谢初阳仿佛没听见明殊说的话,“你当时如果不同意,我就不会娶她。银筝,你到底想怎么样?”

    明殊想了想,谢初阳好像真的派人找过原主,不过原主连对方的话都没听闻,直接奉送一句恭喜就赶人。

    朕就想安静的拉个仇恨值,为什么要走感情线!!

    让朕当个被人敬仰的反派不行么!!!

    走什么感情线!!

    一个小妖精已经够她累的,还来一个, MMP打死得了。

    【宿主,要不你先假装和他复合,然后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最后龙纱雪看到你和他在一起秀恩爱,仇恨值很容易就有了,宿主这是一个送分题!】和谐号越说越兴奋。

    明殊:“……”

    神特么的送分题。

    朕是那种人吗?

    你这么怂恿自家宿主当渣女,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那要不然宿主去屠了龙族?】和谐号锲而不舍。

    明殊:“……”

    屏蔽掉吧。

    这个和谐号太可怕,这么怂恿朕,朕经不起怂恿的啊!

    明殊软绵绵的靠着扶手,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谢初阳心神微动,喉结滚动两下,伸手想碰明殊,“银筝……”

    他的手还没碰到明殊,就见女子歪头看过来,手腕被她轻易捏住,“谢仙尊,不该碰的就别碰。”

    明殊抬脚踹向谢初阳,后者硬生生的挨一下,从台阶上略狼狈的掉下去,好在最后他及时稳住身体,才没摔在地上。

    明殊起身,袅袅娉娉的站在台阶上。

    谢初阳捂着被明殊踹的地方,“你要和我动手?”

    “你要理解成我和你亲密接触也行啊。”明殊捏着手腕走下台阶,谢初阳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明殊突然打出的法术截断。

    来吧,揍一顿,仇恨值就有了!

    谢初阳的实力毋庸置疑,明殊这边却有点麻烦,她发现自己连续使用法术的时候,身体竟然有些吃不消。

    她想到自己过来的时候,正在吐血来着。

    MMP又想骗老子自杀!

    “银筝!”

    咻——

    轰隆。

    殿内的东西被法术波及,四分五裂,垂落在后方的羽毛帘子被震碎,轻飘飘的从空中落下,又被法术再次抛上去。

    两道身影在羽毛中穿梭,谢初阳气急败坏的声音格外刺耳。

    *

    【和谐号】

    祁御:媳妇别怕我来保护你,竟然敢觊觎我媳妇,找死。

    明殊:你在哪儿呢?

    祁御:……呜呜呜,小仙女不让我上场。

    小仙女:……你现在上去也没用啊,你还小。

    小天使:哪里小?

    和谐号:和谐和谐和谐,大家来看小妖精打架吧。

    小仙女:……看什么小妖精打架,先给票才能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