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第446章 仙尊别恙(11)

    明殊叫住那些想溜的人,微微一笑,“我记得仙家学府不止一处荷花池,一个一个的看。”

    众仙:“……”药丸药丸。

    龙纱雪脸上也变了变,但想这这件事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她便冷静下来。

    玉徽却像是被提醒一般,“那处荷花池在靠西边的位置,穿过去就是习武场,荷花池旁边还有一颗青柳,特别大。”

    明殊望向龙纱雪,“龙公主,请。”

    玉徽都说得这么清楚,龙纱雪只能将画面转到那处荷花池。

    谁知道画面刚转没一会儿就看到两个熊孩子出现,接着是又是几个从习武场的方向出来,见到他们,主动打招呼,然后一群熊孩子绕到荷花池后面。

    他们蹲在后面也没办法,就瞎聊,谁知道有人提到前些日子谢初阳大婚的事。

    “银筝仙尊可真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你有摸不着,哈哈哈。”

    “我听说银筝仙尊和初阳仙尊千年前可是金童玉女来着,不知道为什么闹成这样,你看初阳仙尊成亲,她突然性情大变,我听说,她是被刺激疯了。”

    “啧,说不定是嫁不出去呢?”

    “那么漂亮还嫁不出去,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仙界那些女人都是装矜持,我上次还看到那个谁谁和谁谁搂搂抱抱呢,说不定银筝仙尊背地里和谁勾搭在一起,我们不知道呢。”

    “也是,这么多年,她一个人那得多寂寞……”

    熊孩子们显然只是瞎聊,但是用词极其难听,他们越说越过分,之后便见玉徽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他站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直到他们停止交谈,玉徽面无表情的离开,那样子倒多了几分帅气。

    玉徽有点心虚,她应该没发现什么吧?

    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一出,他当时就不会用那副表情了。

    “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明殊望向下方的人,眉眼间的笑意更浓。

    “还不跪下!”有大人呵斥一声。

    几个熊孩子扑通扑通的跪下,哆嗦得话都说不明白。

    “仙尊,是我们管教无方,请仙尊息怒,我这就罚他去惩戒台……半个月!”

    “我也罚这臭小子去惩戒台半个月,定会好好管教。”

    他们一边说,一边踹自己熊孩子。

    熊孩子带着哭腔,“仙尊,我们知道错了。”

    “我虽然不是仙界的,但也知道非议仙尊是不可轻饶的。”玉徽得了理,开始耀武扬威,“惩戒台半个月岂不是太轻松,我看关到黑水池去才好。”

    众仙变了脸色,有仙君忍不住呵斥,“小小年纪怎如此歹毒,那黑水池下去了,以他们的实力,还能活下来吗?”

    “他们敢说就要承担后果。”玉徽冷哼,“放在蓬莱,这样的人早就被拉出去沉海喂鲛人。”

    “仙尊,黑水池有些严重,那是犯了重罪的仙才会被关到黑水池去,这些只是孩子。”龙纱雪站出来说话。

    “法不责众。”明殊幽幽道:“限你们三天内,给我备好一会儿我交给你们的单子,找不齐,就按玉徽说的办。”

    众仙松口气,黑水池那个地方是万万不能去的。

    大家以为是龙纱雪的话起了作用,纷纷投以感激的眼神。

    “既然没事了,那我先回去了,夫君还等着我。”龙纱雪说话的时候特意看明殊,咬重夫君两个字。

    可明殊只是歪着头瞧她,那双眸子轻轻柔柔的漾着碎光,格外吸引人。

    龙纱雪颔首,驾云离开。

    就在她刚飞出没多远,突然就从空中掉了下来,砸在九连山的开得正好的梨花中。

    “龙公主,你可减减肥,这云都托不住你,把我九连山的花都给砸坏了。”

    众人诡异的看着明殊收回手,还恶人先告状。

    他们一阵恶寒。

    龙纱雪当然知道是明殊故意的,她狼狈的从梨花中站起来,有些怨怒的看她,可那边站着的人多。

    龙纱雪咬牙,收回视线,嫉妒吧,你越嫉妒我,我就越要将谢初阳抓在手里。

    她步行下九连山。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山间一声兽类咆哮和尖叫声。

    众人:“……”

    九连山有兽活动他们知道,而且传闻有神兽,可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诡异呢?

    -

    明殊让梧桐去问夜月写了一个食材单子,写完明殊又在后面把数量唰唰的改了,就当着他们的面改的,然后让他们去准备。

    看到食材的名字,众人一个头两个大。

    这特娘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先不说那名字,就这南海北海的前缀,他们都想瑟瑟发抖了。

    他们作什么死要来给熊孩子讨公道。

    夜月真君以为明殊自己用,写的食材都是罕见之物,哪里知道她用来给这群人。

    打发走那群人,玉徽跟着明殊进去,“师父,你干什么不将他们罚去黑水池?”

    他这人设不但嚣张跋扈,偶尔还有点歹毒,为了不崩人设,他得努力歹毒一点。

    “没事不要打打杀杀。”明殊顿了顿,“别叫我师父,不然你会后悔的。”

    玉徽哼一声,显然不打算听,“可是师父刚才把那个龙纱雪打下来了。”

    MMP虚伪不虚伪。

    自己动手起来毫不含糊,还敢说不要打打杀杀。

    明殊认真脸,“九连山禁制飞行。”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规矩?”

    “刚定的。”明殊面不改色的给九连山现定规矩,“梧桐记下了。”

    “啊?”梧桐一脸懵逼,好一会儿才点头,“是,仙尊。”

    玉徽:“……”又特么一个蛇精病。

    反派多蛇精。

    冷静。

    老子要用爱来感化她。

    “师父,你刚才是不是在给我出气?”玉徽缠着明殊。

    梧桐不知道该不该把玉徽拉开,仙尊看着不怎么喜欢玉徽,可她行为上却像是挺在乎的。

    算了,还是先去颁布新规矩。

    梧桐转身离开,院子里就只剩下明殊和玉徽。

    “我为什么要替你出气?”明殊反问。

    “你不是替我出气,那为什么要帮我说话,师父你口是心非哦!”玉徽坏笑,“师父,你就承认很想当我师父吧,你给我当师父,那可是你的福气。”

    “呵呵……”

    屁的福气。

    朕可是要你的仇恨值……

    等会。

    明殊琢磨片刻,突然笑道:“行,收你当徒弟。”

    折腾不死你算朕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