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第445章 仙尊别恙(10)

    明殊走过宫门,站在外面的白玉台阶上,脚边仙气袅袅,衬得她也是仙气十足。

    外面站着好些人,大人带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熊孩子。

    明殊出来,这些人心有不平,却还是行礼。

    “银筝仙尊。”

    明殊抬头看看天,“今天金乌也没走错门,怎么结队跑我这儿来了。”

    众人:“……”

    他们来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但是想着那是蓬莱仙岛的熊孩子,跟仙尊没多大关系,众仙只能顺顺气,好言好语的道:“银筝仙尊,玉徽在学府打伤犬子,虽是小孩子间的玩闹,可他未免出手太重,您且看看,这都破相了,您可得为大家做主。”

    “请银筝仙尊做主。”

    “请银筝仙尊做主。”

    玉徽站在明殊后面,约莫是想说话,被梧桐给制止了,仙尊还没说话,轮到你开口了吗?

    众仙等着明殊发话。

    可明殊慢条斯理的吃着点心,视线更是漫不经心的扫过下方,良久她的声音才缓慢的响起,“打了就打了,想怎样?”

    打了就打了。

    想怎样?

    没有多余的解释和累赘的词汇,就那么轻飘飘的八个字,听得众人火冒三丈。

    感情打的不是你孩子,你说得轻巧。

    玉徽在后面得意,不顾梧桐的阻拦,站出来扬声道:“谁让他们说师父坏话,我打他们都是轻的,下次再让我听见,别怪我不客气。”

    “你你你……”

    “仙尊你看他什么态度。”

    “蓬莱岛主在此,也不敢这么嚣张,仙尊你不能包庇他,必须给个交代!!”

    天界有天界的规矩,蓬莱仙岛如何他们管不着,可在天界放肆,那就是对他们的藐视。

    “他们说我什么?”明殊不理会其他人,垂眸看着玉徽。

    玉徽扬着小脸,语气傲然的道:“他们说师父是个老女人嫁不出来,还说师父想要破坏谢初阳和那个什么的雪,议论师父……”

    “住口,你胡说,我们没说过!!”有熊孩子打断玉徽,脸色涨得通红,“他胡说八道,我们没有在背后议论过仙尊。”

    而那些家长们脸色则有些奇怪起来,他们显然不知道玉徽为什么要打他们的孩子,只当是玉徽在蓬莱仙岛嚣张跋扈惯了……

    “我胡说?你,你你,还有你,昨天课休的时候,你们就在学府后面的荷花池那里,我听得一字不差,你敢说不是你们?”玉徽语气笃定。

    “我没有!”

    “他胡说八道,我们没有非议仙尊,课休的时候我们根本没去过荷花池,”

    “对对对……”

    非议仙尊虽然没什么明文规定,可仙尊如果抓着这个不放,他们也是要掉层皮的。

    几个熊孩子知道事情严重,统一口径咬定自己没有说。

    而家长哪里不了解自家孩子,见这场景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背后议论过,而且还真被这小霸王给听见了。

    明殊听得耳朵疼,她抬手指着一个仙君,“去把流光镜拿过来。”

    流光镜,可以查看过去发生任何事,这要是把流光镜拿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几个熊孩子白了脸色,抓着自家父母的手哆嗦。

    被点名的那个仙君惊了下,支吾道:“仙尊,没必要动用流光镜,就是小孩子玩闹……”

    “是是,小孩子出手难免没分寸,我们也有不对,不该大惊小怪,小孩儿嘛,打打架正常,想当年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

    明殊笑,“别啊,我看看是谁说谎,他要是说谎,我就把他交给你们处置怎么样?”

    玉徽心底惊了下,她什么意思?

    不过转念想想他也没什么好怕,反正他说的是事实。

    他确实是听见这几个熊孩子议论她,不过他打他们,倒不是因为她,但是能加分他不介意往自己身上揽。

    “仙尊……”

    明殊嘴角勾着浅浅的弧度,众仙只觉得那笑容仿佛是催命符。他们面面相觑,最终一人离开,去拿流光镜。

    趁着这个时间,众仙在心中思考对策。

    流光镜有专门的仙官看管,谁知道来的却不是看管流光镜的仙官,而是龙纱雪。

    龙纱雪和明殊行礼,仿佛他们之间没什么不愉快一般,“木喜仙君下凡间去了,所以仙帝让我暂时保管流光镜一段时间。”

    龙纱雪今天刚拿到流光镜,她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合。

    来的路上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将蓬莱仙岛的纨绔放在宫里,这不是自找苦吃么?

    龙纱雪敛了敛心底的情绪,不卑不亢的问:“银筝仙尊需要用流光镜看何处?”

    众人只觉得这位仙界的任性小公主好像比成亲前沉稳多了,不过偶尔间还是能看到小女孩的姿态,这转变很自然,都没人怀疑,只当她是因为嫁了人。

    不像明殊,突然性情大变,还变得那么不合时宜,是个人都会怀疑她是因为初阳仙尊成亲,被逼疯了。

    明殊咬两口点心,调子有些含糊,“学府荷花池,昨天……”

    “巳时。”玉徽主动补充。

    龙纱雪拿出一面八棱镜,打出一缕仙气,仙气进入镜面,镜面顿时雾气交错,场景很快清晰起来,仙家学府出现在大家面前。

    画面晃了晃,渐渐定格在一座荷花池上,可能是还在上课时间,荷花池并没什么人。

    可随着时间过去,画面一直没有变化,并没有人在荷花池停留。

    众仙不敢松懈,玉徽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直到巳时过了,午时放学,都没有任何动静。

    “银筝仙尊,您确定是这个时辰吗?”龙纱雪眼底有些幸灾乐祸,不过她掩盖得极好,“是不是您记错时间了?”

    “银筝仙尊,看来这是误会。”

    “不可能!”玉徽气得不行,“我没听错,明明就是在那里,一定是你们做了手脚。”

    “玉徽话可不要乱说,这流光镜看到的东西可没人能改的。”一个仙君站出来拱拱手,“银筝仙尊,这件事我们就当是小孩子间的玩闹,这就告辞。”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虽然不知道流光镜为什么没看到,但根据自家熊孩子的反应,显然那件事肯定是发生过。

    也许是玉徽记错了地点,毕竟他对仙界不熟,等他想起来,那可就完蛋了。

    “且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