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第444章 仙尊别恙(9)

    蓬莱仙岛的岛主想要回自己儿子,可又怕得罪明殊,最后在仙帝的安慰下,他才打消将自家儿子从仙宫劫走的念头。

    仙帝的意思很明显,仙尊有分寸,不会真的对一个孩子做什么。

    岛主知道自己儿子虽然混账点,但也是个有主见的,他非得往那边去,他就算把人带回去,估摸着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想办法回来。

    所以岛主从劫走儿子,到最后想方设法跟明殊提出他就算不能拜她为师,也希望他能去仙家学府上课,现在正是学习的最佳时期。

    去谈判的时候,明殊刚吃完点心,心情极好,岛主说完她就答应了。

    等搞定这些,岛主就开始愁怎么回去和自家夫人交代。

    “芙兮啊,你以后可看着一点你弟弟。”岛主临走的时候,千叮嘱万嘱咐芙兮。

    芙兮无语的翻个白眼,“他有什么好看的,反正都会弄出事情来。爹,你还是打包把他带回去比较好,免得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来。”

    她好不容易拜入谢初阳门下,差点就因为那个混账黄了,芙兮可是很气的。

    岛主愁得不行,“你以为我不想吗?那可是银筝仙尊,和你师父还有咱们岛上的那位平起平坐,你当是随随便便一个仙君?”

    “我知道我知道了,你赶紧想想怎么和娘交代吧。”芙兮不耐烦的挥手。

    “芙兮啊,你也注意些,这仙界不比咱们蓬莱,该忍的时候就忍忍。”岛主瞅瞅四周没人,凑在芙兮耳边嘀咕,“找机会再收拾,别傻乎乎的当场收拾。”

    “我又不蠢。”

    “你弟弟啊……”

    “我回去了。”芙兮不耐烦的挥手。

    所以小霸王玉徽就这样去仙家学府上课,不上课的时候,就得回来扫地。

    明殊听梧桐说,第一天去上课,就把半个班的人给打了。

    玉徽垂着头回来,身上乱糟糟的,头发歪到一边,也得亏仙界干净,没什么脏东西。

    明殊坐在院子的一棵梨树下,此时梨花开得正盛,偶尔花瓣掉落,砸在她如白瓷的脸上,慢悠悠的滑入到肩头。

    玉徽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他微微顿住步子,呼吸似乎都放缓了。

    “打架打赢了?”

    玉徽回神,“输了。”

    “不是号称蓬莱天才?”

    玉徽愤愤的告状,“他们以多欺少,还使诈!我不熟悉他们的套路,这才输了,要是一个一个的比,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那你也是输了。”明殊拍掉肩头的花瓣,往房间走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输了就是输了。”

    敌人不会跟你讲什么人多人少,抗不下对方的千军万马,那就只能输。

    玉徽望着她的背影哼一声,拿着扫帚开始哗哗的扫地。

    满地梨花乱飞,比没扫的时候更乱,少年那根本不是扫地。

    手指不小心碰到扫帚上的倒刺,鲜血滴落到种有梨花树的泥土里。

    少年气急败坏的扔掉扫帚。

    老子为什么要来扫地!!

    他看着还在滴血的手指。

    好气哦!

    气到扭曲!

    -

    明殊第二天就听说玉徽打赢了,他回来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进门就嚷嚷起来,“那群小兔崽子才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不是一样把他们揍得哭爹喊娘?”

    “小兔崽子?”明殊抬起头,好奇的问:“你多大?”

    “我……”玉徽撇撇嘴,“我心理年龄比他们大!”

    明殊抬手撑着下巴,目光在他身上扫一圈,带着淡淡的笑意,玉徽觉得有点不对劲,心中警惕起来。

    然而明殊什么都没说。

    玉徽余光瞄到她袖子下方,那里趴着一团五颜六色的东西,五颜六色的汤圆?毛茸茸的七彩汤圆?

    他恶向胆边生,几步走过去,伸手就抓。

    然而在他碰到的时候,掌心一阵痛麻。

    小兽浑身的毛炸开,伸张开四肢,黑宝石一般的眸子恶狠狠的瞪着玉徽,嘴里发出低吼声。

    玉徽看着自己的手,“这什么东西?”

    明殊伸手捏住小兽,明明依然是炸毛的样子,可她捏着却什么事都没有。

    “想摸摸吗?”

    玉徽捂着手后退,刚才的感觉太奇怪了,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冻结……

    小兽挣扎。

    铲屎的,你放开我!!

    我是能随随便便给人摸的吗?

    明殊将小兽扔开,小兽跳到桌子上,叼起一块点心,快速滚下桌子,爬上梨花树,消失在花团锦簇的梨花中。

    玉徽在梨花中找了一会儿,没看到那团五颜六色的汤圆。

    “那是什么东西?”玉徽冲明殊道:“你养的吗?看上去好奇怪。”

    “没你奇怪。”

    玉徽:“……”

    他怎么奇怪了?

    玉徽也很憋屈,他运气不好,抽到这么一个人设不说,年纪还这么小,怎么攻略?那什么去攻略?

    要脸都没有。

    “仙尊,外面来了好些人。”梧桐匆匆过来,目光在玉徽身上扫一眼,压低声音道:“今天在学府他打了人,现在那些人带家里的找上门要说法。”

    玉徽自然听见了,他敛下思绪,昂着脑袋,语气十分嚣张,“一群手下败将。”

    玉徽现在算是她宫里的人,所以这些人找来也没什么毛病。

    就算明殊是仙尊,自家的孩子被打了,这些当父母的,也得上门理论理论,父爱无边,母爱万岁。

    明殊抱着点心起身,拖着长长的衣摆,一摇三晃的往宫门的方向走。

    “你要怎么和他们说?”玉徽露出符合年纪的忐忑,“你要把我交给他们吗?”

    打熊孩子他还能打赢,可外面的熊孩子带了大熊,他肯定是打不过的。

    毕竟这身体……

    还小。

    这真是个悲伤的话题。

    明殊嘴角噙着笑,声音缓而轻,仿若飘在天边的云,软软的,“现在知道害怕了?”

    “谁害怕了。”玉徽小身板一挺,“打不赢我就知道找大人,这些人以后也没出息,哼。”

    “你有出息,你出息,你怎么不敢出去?”这熊孩子真是欠揍。

    “我……我那是让他们看看师父的英姿!”

    “谁是你师父?”

    “你啊。”少年理直气壮且不要脸,“反正你迟早都是我师父,我提前叫也没什么。”

    他这身份除了以徒弟的身份留下来,他还真想不出什么身份,毕竟他……实在是太小了。

    “呵……”

    梧桐一个哆嗦,仙尊这是生气了吗?

    可是瞧仙尊那样子,又不像生气。

    到底是生气还是没生气?

    梧桐很纠结,现在她已经完全看不透仙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