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第436章 仙尊别恙(1)

    #仙界头条:银筝一言不合就花式怼仙#

    “仙尊,您没事吧?”

    软榻上,女子一袭蓝色正装,边缘绣有暗色纹路,如鹤如云,极为祥贵。

    而她衣袖上沾着血,空气也飘散着淡淡的血腥气。

    女子似有些迷茫的看着立在一侧的小仙童,半晌才张了张粉色的唇,声音缥缈,“给我准备吃的。”

    小仙童愣了下,迟疑道:“仙尊,咱们仙宫里没有……”没有吃的。

    女子幽幽的看小仙童一眼,小仙童福身行礼,“梧桐这就去。”

    明殊撑着软榻坐起来,这是一个极为精致的大殿,地面浮着一些烟雾,犹如仙境。

    而这也确实是仙界。

    伪女主叫龙纱雪,重生的。

    龙纱雪是龙族小公主,从小就在仙界长大,刁蛮任性,可以说是非常让人头疼,打小就扬言要嫁给仙界的离墨真君。

    然而龙纱雪并没有如愿,她被指给仙界的谢初阳,离墨真君要娶的人不是她。

    龙纱雪哪里肯服输,他们是同时被仙帝指的婚,所以龙纱雪在出嫁的时候使了点小手段,和女主交换了位置。

    她如愿嫁给离墨真君,事情已成定局,仙界的众人只能将错就错。

    一开始龙纱雪还很开心,可渐渐的她发现离墨真君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离墨真君早就走火入魔。

    他本来看中的是女主,不敢打龙纱雪的主意,毕竟她是龙族的小公主,然而龙纱雪自己送上门,龙族更符合。

    她只是一个道具,离墨在私底下对她很差,龙纱雪开始害怕,她想离开离墨,然而她没来得及告诉龙族,就被离墨抓住。

    离墨威胁她,敢告诉别人,就杀了她。

    龙纱雪不想死,有时候离墨会带她出去,看到谢初阳和女主过得十分如意,龙纱雪心底嫉妒不已。

    如果当初她嫁给谢初阳,现在遭罪的就不是她。

    最后离墨的事还是暴露,离墨拉她做挡箭牌惨死。

    所以重生后,龙纱雪势必要改变这个结局。

    原主叫银筝。

    仙界等级以天仙,金仙,玄仙,仙君,真君,仙尊划分,再往上便是神,不过如今的仙界只有仙,没有神。

    银筝是仙界为数不多的仙尊,而且是女子。

    她和伪女主的恩怨大概要从伪女主成功调换回身份后,嫁给谢初阳开始。

    谢初阳和银筝辈分相等,而且师出同门,是师兄妹的关系。

    谢初阳脾气有些古怪,这也和银筝有关系。

    约莫是千年前,银筝不知为何受了伤,回来后性情大变,当时谢初阳已经快和银筝成婚。

    可银筝回来后,对谢初阳极为冷漠,甚至是悔了婚,谢初阳一开始想问个明白,可银筝一直躲着他,谢初阳盛怒之后就变得如今这般喜怒无常。

    千年来两人形同陌路,也许千年的时间,让谢初阳死了心,便同意仙帝的提议,成亲。

    伪女主嫁给谢初阳之后,无意间发现谢初阳对银筝还存有感情,便开始针对银筝,本来银筝很少出仙宫,可每次出去都能遇见伪女主。

    两人的关系闹得有些僵,伪女主还每次都挑着谢初阳出现的时间,导致谢初阳看到的都是银筝欺负伪女主,他便帮着伪女主。

    后来仙界太子被杀,伪女主指认银筝,银筝问谢初阳信谁,谢初阳信了伪女主。

    银筝自废仙骨,下了界。

    等银筝再出现,她是在下界屠杀无数生灵,谢初阳领兵捉拿她。

    银筝就这么成为最后的BOSS,与谢初阳大战之后灰飞烟灭。

    现在的时间线是伪女主刚嫁给谢初阳的那天,可原主在自己仙宫吐了血。

    这都什么事……

    “仙尊,我在夜月真君那里要了一些,您先试试?”梧桐捧着一盘精致的点心进来,小心的放到明殊面前。

    明殊伸手捻一块放嘴里,软糯香甜,入口即化,又带着丝丝凉气,之后又能感受到花香,仿佛被无数的鲜花包围。

    非常好吃。

    不对。

    超好吃!

    明殊眸子刷的一下亮了。

    朕要承包做这个点心的大厨。

    梧桐见明殊埋头吃东西,突然就跪了下去。

    明殊抱着盘子往后一缩,警惕的看着梧桐。

    跪下朕也不会给你的!!

    “仙尊,您别这样,梧桐知道您心里苦,您何必呢。”梧桐声音哽咽,“您不要这么对待自己,梧桐看着为您难过。”

    两个人完全不在同一频道。

    明殊咬一口点心,想了想,“这点心还有吗?”

    梧桐愣愣的看着明殊,“仙尊……”

    “我很饿。”明殊和梧桐打商量,“不然你先喂饱我,你再哭?”

    梧桐不知道自家仙尊怎么了,但想想还是不要忤逆自家仙尊,她咬咬唇,“梧桐这就去。”

    梧桐很快回来,这次拿得多了些,明殊吃得感动不已,这才是美食嘛!

    以前吃的都只能称为填饱肚子的食材。

    明殊吃得有点意犹未尽,还想吃,不过看看梧桐那样儿,她还是忍下欲望,拍着裙子站起来。

    “仙尊。”梧桐小步跟上,“您要不要歇一会儿?”

    “沐浴吧。”她身上有血,得换一身衣服。

    “是。”

    梧桐去准备沐浴的物品,这偌大的仙邸,也没别的人,就梧桐一个人伺候。

    以前仙宫也有不少人,不过都被银筝陆陆续续的赶走了,如今就剩下梧桐一个人。

    梧桐能留下来,还是她在仙宫外面跪了好几天的结果,不然估计也和别的人一样,都被赶走了。

    明殊趴在池子里,歪着头看梧桐在旁边走来走去,准备东西。

    “梧桐。”

    “仙尊?”梧桐福了福身。

    “龙纱雪和谢初阳的婚礼开始了吗?”

    梧桐惊了下,半晌才嗫喏一声,“一个时辰前就开始了,仙尊,您别想那么多,您的身体要紧。”

    “我身体有什么问题?”这才是明殊要问的。

    她发现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一段。

    “仙尊?”梧桐很疑惑。

    明殊微笑,“回答我的问题。”

    梧桐愣愣的看着明殊脸上的笑容,自从千年前仙尊回来,她就没见仙尊笑过……这是怎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