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第435章 安歌灵偃(完)

    安歌亲灵偃的事,不知怎么被人看到,传到下面的人耳中去了。

    灵偃被叫下山,第二天回来的时候,他连安歌都没见,吩咐两句便离开了神殿。

    等安歌完成功课出来,灵偃早已经离开。

    “哥哥去哪里?”

    “少祭司,您应该叫师父。”被问话的人,纠正她的叫法。

    安歌有些奇怪的看他,“可是我以前……”

    “少祭司,您不要任性了。”那人摇头,“您是少祭司,是未来的祭司。”

    安歌一时间没了话语。

    接下来的时间,安歌不管问谁,都没人告诉她,灵偃去了哪里。

    神殿比以前更冷静,安歌没什么心思学习。

    她随手抓住一个人,语气中已经带了委屈,“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少祭司,您要叫师父。”对方隐隐有些不满。

    “我为什么要叫师父?”安歌红着眼,“我就不叫。”

    对方显然也生气了,提高音量,“少祭司,您当真想知道祭司大人为什么离开神殿?”

    安歌急急的问:“为什么?”

    对方显然是气狠了,“少祭司,不管您对祭司是什么心思,都不应该表露出来,更不应该越界,是你,让祭司大人去受罚的,你还不知道错吗?”

    “什……么?”安歌看着平日里对自己极好的人,突然这么生气,她有些懵,“我,只是……喜欢哥哥。”

    对方深呼吸一口气,“从您踏上神殿的那一刻,您就注定孑然一身,不能喜欢任何人,您明白吗?”

    安歌像是没听见对方说的话,“你说哥哥去受罚了,他去哪里受罚了?你告诉我……”

    对方摇头,极快的走了。

    神殿里没人告诉她,安歌内心煎熬,她偷偷跑下山,找到她爹爹,胡搅蛮缠问了好些天。

    最终是她哥哥不忍心,告诉她祭司在神坛那里。

    神坛,每年祭祀之地。

    可神坛在西楚国最高的山上,那里常年飘雪,普通人根本没法在上面待太久。

    安歌只去过一次。

    她凭借记忆找到那座山,从山脚爬到山顶。

    山顶飘着雪,安歌看到神坛之上,男人只着单衣,跪在神坛中,他发间和眉宇上都染了寒霜,他像一座雕塑,静静的跪在那里。

    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黑白色,无边无际的静谧。

    那个清冷如仙的男子,此时竟然跪在神坛上。

    安歌心底的心疼多过于震撼。

    安歌蹒跚走过去。

    “哥哥……”

    男子微微睁开眼,神情一如既往的淡然,“你怎么来了?”

    “喜欢你的是我,为什么你要受罚?”安歌想让他起来。

    “安歌,不得胡闹。”灵偃呵斥她,“这是神坛,赶紧离开此地。”

    “我不。”安歌固执,“你又没错,凭什么罚你,要罚罚我好了!”

    “安歌,我是你师父,我教导你,我有责任。”灵偃低声道:“回去吧。”

    不管安歌怎么说,灵偃都不为所动,灵偃即便拥有祭司的力量,在这飘满风雪的神坛上却也如普通人一样,更别说他还要护着安歌。

    皇城的人匆匆赶来,欲将安歌带走。

    她被拽着离开神坛,安歌突然挣开他们,跪在神坛之下,以头抵雪,“师父……”

    她叫了师父。

    -

    从那天以后,灵偃便只是她师父,安歌不敢再生出半点的心思,她怕自己再连累灵偃。

    她心疼他,他不该那么跪在神坛之上。

    他该俯视天下。

    神殿的气氛微妙,安歌却恍若未觉,整日过得浑浑噩噩,她可以避着灵偃。

    她怕自己看到他,就忍不住……

    生出一些别样的情愫。

    在距离她成年的一年,她选择闭关。

    闭关前,安歌踌躇的走到灵偃房门前,敲了敲门,“师父,我要闭关了。”

    房间里半晌没声。

    闭关出来后,她就成年了,她就能独立主持祭祀,而灵偃就会慢慢的将神殿的权利移交给她,然后退位……

    退位的祭司去了哪儿,没人知道,仿佛他们退位的时候,会有人指引他们去该去的地方。

    良久,一声叹息从里面传出来,“去吧。”

    安歌吸了吸鼻子,“师父,保重。”

    安歌转身离开,她听到后面的开门声,忍住没有回头,可最后她还是回头了。

    她看到那个男子站在门边,静静的看着她,亦如当年,她初次踏上神殿。

    安歌没想到那会是最后一次见他。

    安歌闭关出来,天下大变,灵偃被镇压,而无数的人喊着杀掉那个曾经守护他们的祭司大人。

    安歌被迫成为新的祭司,而她要主持杀掉灵偃……

    安歌一开始还是浑浑噩噩,好不容易弄清事情的真相。

    她想见灵偃,她想告诉他,她会想办法救他。

    可是不能,她身边每天都围着无数的人,她有很多事要做。

    他们找来一个女子,放进神坛四周神木制成的棺材中,将棺材放在活埋灵偃的上方,四周摆放几样蕴含神力的宝物。

    他们要彻底消灭灵偃。

    即便是灵偃自己要求将自己活埋,不会再有危险发生,他们都不会放过他。

    他们逼她杀了他。

    安歌害怕极了,她不能让灵偃死了。

    不管他是什么,她都是灵偃,是她的哥哥,是她的师父,是她的……灵偃。

    安歌要主持这场屠杀,所以她被看得很紧,她慢慢的让自己平复下来,让他们相信自己已经想明白。

    虽然看着她的人还是很多,可安歌的机会多了很多。

    终于在举行仪式前的晚上,安歌找到机会,她强迫神殿的人假扮自己混淆视听,她则溜进镇压灵偃的地方。

    那个女子已经躺在神木制成的棺材里,神色安详。

    安歌知道灵偃就在下面。

    “哥哥……”

    没人回应她。

    安歌憋着眼泪,将棺材里的女子弄出来,穿上自己带来的嫁衣,躺进棺材里。

    她改了棺材内部的镇魂符,只要镇魂符不生效,灵偃就不会有事。

    而没了她……

    无人再能主持这场屠杀。

    安歌散尽一身力量,提前开启阵法。

    那天晚上,整个西楚国,都看到西北方向,冲天而起的光芒。

    灵偃哥哥,很多年后,你会重见光明。

    她没办法转世了,所以,希望灵偃出来的时候,能看到她穿嫁衣的模样。

    祭司踏上神殿的那一刻,就注定孑然一身,不能喜欢任何人。可她踏上神殿的那一刻,就喜欢他。——安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