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第429章 阴阳快递(35)

    “你竟然女干尸!”明殊咋舌,“这是病,得治啊!”

    孤翼神色向往,“那身体已经是一具阴灵体,小鬼要是能和她一夜春宵,可以直接晋升鬼王……”

    “把尸体给你也成。”明殊伸手拉住灵偃,手指间阴气传递过去,他躁动的阴气突然就安静下来。明殊恍若什么也没做一般,勾着唇角缓缓的笑道:“反正你都要有新的容器,不如你先把苏柔弄死?”

    苏柔美眸瞪大,随后看向孤翼,“孤翼……”

    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

    孤翼没理苏柔,似有些奇怪,“好歹那是你的身体,你愿意就这么给我?”

    明殊未语先笑,“有什么不愿意的,反正就是个躯壳对不对,做鬼要往前看。”

    “你倒是挺识时务。”孤翼思索片刻,“反正我得到你,这个失败品留着也没什么用。”

    他伸出手,五指对着苏柔,苏柔突然就被一道力量拉拽到他手中,他掐着苏柔的脖子,收紧。

    “不要……”她不想死,“孤翼……你答应过我,会……杀了她的,你不能食言,不要杀我。”

    “现在她给的条件更诱人,小柔儿别怕,不疼的。”孤翼抚着苏柔的脸,语调格外的温柔,像情人的呢喃。

    “不要……”苏柔呼吸越来越困难,她艰难的扭头看着明殊,“安歌,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我已经死了。”明殊微笑道。

    “……”

    和谐号半天没提示仇恨值已满,眼看苏柔就要挂了,她赶紧喊停。

    “怎么了?不是你想要她死吗?”

    “我吓唬吓唬她不行吗?”明殊瞎扯,“你赶紧放开她,她死了,我就毁掉我的身体。”

    总感觉这话怪怪的。

    孤翼:“……”

    良久孤翼眉眼阴沉下来,“你玩儿我?”

    “玩儿你怎么了?”不玩你朕哪儿来的仇恨值。

    “呵……”孤翼扔开苏柔,苏柔捡回一条命,大口大口的喘气。

    安歌故意让自己这般难堪。

    她就是个疯子,比孤翼更可怕的疯子。

    潜意识里,苏柔更害怕明殊,她也不清楚为什么,明明孤翼整治她手段更可怕……

    明殊对上苏柔满是恨意的眼,琢磨着要不要拉过来揍一顿?

    就在此时。

    灵偃毫无征兆的挣开她的手,朝着对面的孤翼掠过去。

    孤翼看似随意,却一直戒备。灵偃的第一下攻击,被他安全的躲过去,孤翼不敢轻视灵偃,拿出全部精力和灵偃交手。

    灵偃离开明殊,刚才被压制下去的阴气,此时再次乱窜起来,他偶有停顿,孤翼趁机攻击他,灵偃好几次都是险险的避开。

    “砰!”

    苏柔被气流弹飞,撞到石庙墙上,狠狠摔下来,狼狈不堪。

    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旁边就是一块大石头掉下来。

    苏柔惊恐的看着石头,她身体僵硬,根本避不开。

    “啊……”好痛。

    身体痛,心更痛。

    她不甘心啊!!

    轰隆隆——

    石庙突然开始摇晃起来,明殊本想去将苏柔拽出来,可显然来不及了,她转身往棺材那方跑。

    正巧孤翼也往这边掠过来,两人在棺材前狭路相逢。

    他朝着棺材里伸手。

    明殊拽住旁边不知是神像的武器还是什么,挑开他的手,从棺材上空翻身过去,尖锐的一端直直抵着他脖子。

    “这些东西,你也想伤到我?”

    说着,孤翼抓住武器的那端,然而下一秒面色诡异的松开,往后掠出好几步,但武器尖锐的一端还是刺到他肩膀。

    “你……”

    “别忘了,我可是地府的鬼。”明殊笑容不变。

    孤翼有些心惊,果断转身,朝着灵偃的方向急掠过去,石庙摇晃得更厉害,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灵偃被怨气侵扰,此时没办法和孤翼交手。

    孤翼想拿灵偃威胁明殊,然后他刚抓住灵偃的胳膊,侧面就是一道阴气扫过来,灵偃被拽了过去。

    “草!”

    孤翼还是不死心,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他趁着明殊检查灵偃,再次往棺材的方向摸过去。

    轰隆隆——

    外面突然一声沉闷的雷鸣,接着就是无数的闪电落下,整个世界都被雷光照亮。

    明殊本是抓住灵偃的手,此时却突然一空,再转头,就见灵偃掐着孤翼,将他摔在棺材旁边的空地上。

    “灵偃。”我靠你别杀他啊!留口气!!

    然而灵偃并没有听见明殊的话,五指直直的穿过孤翼胸膛。

    明殊扶额。

    朕的仇恨值啊!!

    她赶紧过去将灵偃拉开,灵偃下意识的要动手,可在摸到明殊的时候,生生将那股杀意压了下去。

    明殊捧着他的脸,直接凑过去吻住他。

    灵偃只觉得有一股暖流滑入身体,体内的戾气和怨气仿佛都被净化。

    “冷静一点没?”

    灵偃有些呆愣的点头。

    明殊确定他暂时没事,转身揪着孤翼,“喂,别死啊,你死了我咋办啊!”

    孤翼:“……”我死了你就安全了,你还祈祷我不要死呢?到底谁才是蛇精病!

    孤翼身体明显比刚才要涣散得多,灵偃那一下,看上去没用什么力,却让孤翼完全没了行动力,说话都困难,只能恶狠狠的瞪明殊。

    这女人故意的吧!

    “他咋了。”明殊问灵偃。

    灵偃垂眸,“我取回了我的力量。”

    明殊继续盯着他,灵偃只得道:“他本来就是因为我的力量才能被赵德生唤醒,我收回力量,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再给他点,别让他死了。”朕的仇恨值,朕的零食!

    灵偃抬眸,冷声拒绝,“不要!”

    MMP当老子的力量是水吗?收回来还能分出去一点!!

    好气哦!!

    石庙里轰隆隆的乱响,石头掉落得更厉害,灵偃将明殊拽起来,抱着她往外面飘,明殊眼疾手快的拽着孤翼。

    于是孤翼就被明殊给拽了出去。

    孤翼满脸懵逼,被拽得在风中如一片孤叶摇晃。

    要杀要剐你给个痛快啊!!

    外面的雷鸣声已经小了下去,那群天师和村民还在原地斗法,不过看样子还陷在某种无法言说的环境里。

    灵偃回头就见明殊拽着孤翼,抬手又是一巴掌拍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