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第428章 阴阳快递(34)

    她的声音缥缈的散在浓如墨的夜色里。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我为什么……

    要喜欢你……

    灵偃面露难堪,他突然有些不确定,她到底是喜欢自己还是不喜欢,她说得太淡然,一点痕迹都不露。

    “换句话说,你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灵偃声音略僵硬,“遇见那个人的时候,你会听见灵魂在颤抖,在喧嚣。经历过千山万水,都是为了有一天能相遇。”

    他抬头,声音虔诚而执拗,“安歌,我的千山万水是为你走的。”

    “那你这千山万水走得够久的,这都走两千多年了。”

    灵偃:“……”MMP收回那句话来得及吗?

    明殊摸他脑袋,笑容温柔缱倦,“长征路漫漫,少年加油啊!”

    朕是那么好追的吗?

    还不给猪蹄,谁要跟你在一起。

    就不跟你在一起,气死你。

    说不定朕的仇恨值还能拯救一下。

    灵偃:“……”

    MMP肯定是老子生病了。

    这种蛇精病他怎么可能会喜欢。

    灵偃负气走了,他怕继续和她说下去,会忍不住动手掐死她。

    哪有女孩子面对别人深情告白的时候,说出来这种话?

    蛇精病。

    “灵偃。”

    灵偃心情不好,直接将恶意写在脸上,阴测测的盯着叫住自己谢回,这个小白脸,她对他一直挺和颜悦色的,她看上他哪里了?

    长得没老子高,没老子好看,连飞都不会,穿得还这么难看,不修边幅,有什么好的!

    谢回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灵偃在心底贬低了个遍,

    谢回有些怕怕抱着桃木剑,“灵偃……那个,我想问你镇魂符倒过来有什么用。”

    “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

    灵偃满脸的危险,“你质疑我说的话?”

    谢回:“……”

    谢回不敢再问,抱着桃木剑一溜烟的往明殊那边窜。

    灵偃脸色更黑,他闪身拦住他,谢回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直冒冷汗,他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明殊老远就见灵偃和谢回站在一块,灵偃很不待见谢回,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很快谢回就回了队伍里,灵偃进了石庙。

    明殊咬着馒头飘进石庙,灵偃站在那几个盒子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

    “奇怪,怎么下山去送村民的还不回来?”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以他们的能力,就算耽搁一点时间,来回也不应该超过两个小时,现在都这么久,怎么还没上来。

    山里没信号,他们联系不上人。

    谢回跑来找明殊,她那个地府专用的手机是个黑科技,不管在哪儿都能用。

    明殊翘着腿,让谢回拿吃的她再帮忙,谢回无语的贡献零食,目光还不断瞄灵偃,他要是发飙,他立即撤。

    明殊按照谢回给的号码拨过去,无人接听。

    明殊拨了两次,都是无人接听,她想了想,让谢回报一下生辰八字。

    “死了。”

    “什么?”谢回嗓门特大,将面对棺材的灵偃都给惊动了,他阴沉沉的盯着他。

    谢回往后退开一点,和明殊保持距离,“怎么会死了?”

    “我又不是凶手,你问我,我问谁去?”

    “你那上面不是写了吗?”谢回指着她的手机,满脸的焦急,“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

    “戴道友,你这是干什么……”

    “周道友……他们怎么回事,快拦住他们!!”

    “这些村民怎么都回来了!!”

    外面突然响起嘈杂的声音,谢回脸色一变,扛着他的桃木剑跑出去。

    只见外面一片混乱,本该被送下山的村民,此时正攻击天师。还有送村民下山的三个天师,此时也跟着村民一起对付他们。

    所有人都是面目呆滞,周身阴气森森,显然已经死了。

    什么东西,连杀他们三个天师,还能操控他们回来。

    “他来了。”灵偃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可谢回根本没看清什么东西来了,面前的场景突然就变了。

    -

    男人带着苏柔若无其人的穿过那群天师,径直走到石庙前。

    苏柔面容苍白,身子不断发着抖,看到明殊的时候,她眼底恨意突然浓郁起来,都是她害了自己。

    明殊翘着腿,坐在碎石上,似笑非笑的望着进来的男人。

    孤翼和苏柔都来了。

    很好。

    孤翼目光邪肆的落在明殊身上,“你就是安歌?”

    “你就是孤翼?”

    “还不算蠢。”

    “你也不怎么聪明。”明殊语气张扬。

    “呵……”孤翼低笑,仿佛很开心的样子。

    他视线穿过她,落在她身后的棺材上,他眼底闪过一缕狂热,仿佛看到什么宝贝。

    对一具尸体露出这样的神情,变态吧?

    变态这么多,是想吓死朕好继承朕的零食吗?

    “我今天不想和你打架。”孤翼收回视线,总算将注意力放在灵偃身上,“你只要把她给我,从此以后再也无人能束缚你。”

    “这话怎么说?”明殊挑眉。

    “哈哈哈,灵偃没告诉你吧。”孤翼大笑,“你的身体,可是压着他最重要的一环,你不在了,他们就能出来,是不是很兴奋,把她给我吧。”

    灵偃身上的阴气开始乱窜,明殊恍然,孤翼不是和灵偃说话,而是和灵偃体内的那些怨气。

    显然此时那些东西很兴奋。

    灵偃身体晃了下,强忍着才没让那些东西控制自己。

    “孤翼……”

    “等会儿,我有个问题。”明殊举手,打断灵偃,“你要我的尸体干什么?”

    现在的鬼都有恋尸癖了吗?

    孤翼比赵德生还胸有成竹,“你的身体在阴气里孕育两千年,是绝佳的宿体。”

    明殊面露古怪,“你一个男的,要用我的尸体做宿体?你脑子没病吧?”

    这鬼应该没救了吧?

    孤翼伸手将苏柔拉过来,掐着她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除了宿体,还能做很多事,小柔儿你说是不是。”

    苏柔咬着唇,低声道:“你说过,要杀了她的。”

    “别急。”孤翼当着明殊和灵偃的面,跟苏柔在那边舌吻一番。

    苏柔有些挣扎,大概是觉得在明殊面前,被这么对待,很是屈辱。

    孤翼似乎有些不高兴,将苏柔推开,冷声道:“这是一个很差的容器,赵德生那个蠢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不过没关系,我找到了更好的……”

    孤翼炽热的目光落在棺材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