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427章 阴阳快递(33)

    赵德生说他要来了。

    明殊猜他说的可能是孤翼。

    “你认识孤翼?”明殊把玩着碎裂的古玉,用的疑问句,语气却是笃定。

    “认识。”

    老子当然认识。

    老子还想弄死他呢。

    灵偃怕没忍住崩人设,说了两个字就转移视线。正巧谢回从外面进来,他目光从棺材上扫过,“安歌,赵德生说谁要来了?”

    明殊将古玉递给灵偃,“鬼要来了,你怕不怕?”

    谢回:“……”

    跟你讲正经的,谁跟你开玩笑,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明殊表示她也没开玩笑,如果真的是孤翼要来了,那可不就是鬼么?

    谢回清清嗓子,“赵德生抓住了,这事是不是结束了?”

    谁知道拯救世界这么容易,他们都没出什么力。

    明殊蹲到自己棺材前,看着里面穿着火红嫁衣的美人,摸出一个馒头啃,“怎么就长这么好看呢。”

    谢回嘴角一抽,“安歌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这货像个流氓似的,关键那还是她自己,她脑子是什么毛病。

    灵偃以为明殊还在琢磨还魂的事,眼神一点一点的阴沉下来。

    明殊啃两口满头,囫囵的回答谢回:“你觉得结束了就结束了,你觉得没结束就没结束。”

    谢回:“……”这什么意思?说清楚啊喂!

    他看向灵偃,下一秒默默的移开视线,问这个煞星,他还不如自己琢磨。

    谢回像是想起什么,匆匆的离开,片刻后外面赵德生断断续续的声音传进来。

    明殊试着伸手摸棺材,这次她竟然摸到了棺材,明殊挑挑眉,上次都还不行,这次怎么可以了?

    “安歌!”

    灵偃搂着明殊的腰,将她拖离棺材的范围。

    就在她离开的时候,棺材上有光闪现,但仅是一瞬就消失了,而她发现地上那几具干尸又瘪了几分。

    明殊扭头看灵偃,“这玩意是个活的?”还吸血……

    “别靠近它。”MMP老子就转个眼的功夫,这蛇精病就作死。

    明殊若有所思的盯着棺材,其实仔细看,并不像棺材,更像是一个盒子,一个精致华贵,保存完好的长方形盒子。

    而她的尸体,就像是放置在盒子里的宝物。

    为什么要保存她的尸体?

    为什么当初西楚国用她来看守灵偃?

    为什么她最后却没在这里,反而流落到地府?

    灵偃知道很多事,可他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明殊也没兴趣从一个不想开口的人口中套话,这些问题,也不是很想知道,就想拉个仇恨值,赚点零食。

    嗯。

    孤翼来要找她了。

    想想还是蛮兴奋的。

    明殊抛开那些问题,抱着馒头补充体力。

    灵偃有些莫名其妙,这蛇精病怎么自己琢磨着就琢磨出兴奋感了?

    她不会还在想还魂的事吧?

    灵偃睨着明殊含笑的侧面,她眸子里亮晶晶的,仿佛缀着星光,让人移不开眼。

    她就那么想做人吗?

    “你盯着我干什么?”明殊抱紧馒头,“我就剩这么几个,你别打我馒头的主意。”

    灵偃冷哼,“谁稀罕。”

    一个破馒头也稀罕成这样,你丫的怎么不这么稀罕稀罕老子?老子难道还比不上一个破馒头?

    想到这个可能,灵偃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老子竟然比不上一个破馒头??

    “不稀罕最好,你离我远点。”总有刁民想抢朕的零食。

    “我不呢?”

    “我弄死你。”

    “你……”

    -

    天师们没有当场讨论出如何处理棺材和那些东西,明殊和灵偃也没离开的意思,所以天师们没有立即下山,打算在山上过一夜,明天继续讨论。

    毕竟这东西放在这里,万一还有什么东西过来,就麻烦了。

    至于那些昏睡的村民,派人运送下山。

    “小谢,你刚才问赵德生什么?”

    一个天师推了推谢回,谢回被惊了下,他回过神,抹一把脸,“我问他那个符的事。”

    天师往赵德生的方向看一眼,“他怎么说?”

    镇魂符倒过来用是干什么的?

    天师们显然都不清楚。

    “他没说。”谢回心底有些介意那个符的问题,他用桃木剑戳着地面,似自言自语的道:“赵德生说他要来了,他说的是谁?”

    “听说这里是西楚国的旧址。”天师没有听清的谢回嘀咕,反而看向远处。

    谢回也跟着看过去。

    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较高,远处山脉起伏,也许很多年前,这里曾是一个国家,下面是万家灯火……

    谢回目光微转,看到明殊和灵偃站在更高一点的地方。

    灵偃牵着明殊的手,让她坐到旁边,声音缓缓的讲述,“这里曾经是祭司殿,下面是皇城。”

    西楚国和后来的楚国以及西楚国完全不是一回事,它们的历史更早,更悠久。

    站在这里,便能俯瞰世间繁华。

    祭司只能特定的节日可以下山,平日里都居住在山上,每天能看到的热闹,便是下方城池亮起的灯火,每到夜里,就如萤火虫一样,缓缓升起。

    “安歌。”

    灵偃半跪到明殊身前,双手握着她的手,目光认真的凝视她,“答应我,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夜色沉寂。

    他身后仿佛有万家灯火亮起。

    他依然是那个清冷如仙的祭司。

    “上次我问你,你自己没把握机会,这可怪不得我。”明殊抽回手,想追朕,没有猪蹄想都没别想。

    “安歌,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非得嘴硬呢?”灵偃有些气恼,“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喜欢我有那么让你难以启齿吗?”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你?”朕这么矜贵的人,能随随便便说喜欢别人吗?

    不能!

    朕要脸的!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帮我挡那一下?”

    “我毁掉了古玉,说不定是想害你。”

    “那为什么我亲你,你不反抗?”

    “送上门的美色,为什么不享受?”

    灵偃豁然起身,他垂眸看着她。

    明殊仰头望着他,他眼底的情绪转换得极快,仿佛是气狠了,想发火,可转瞬又压回去,慢慢的蹲回去,“安歌,试着喜欢我一下。”

    “为什么要喜欢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