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第422章 阴阳快递(28)

    “村子里死了个男人。”

    “死了一个男人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每天都有人死,没什么奇怪。

    明殊剥开红薯皮,咬一口金黄的红薯,“他死的时候是8月4号。”

    谢回琢磨一下,突然明悟,正是8月4号前一天,他接到电话,让他来这边。

    “所以又有人去动了东西?”

    “还有我的身体呢,还跟活的似的。”明殊啧啧一声,“算起来,你可能得叫我一声老祖宗,来叫一声听听。”

    “……你的身体怎么会在那里?”谢回懵逼。

    明殊认真脸,“大概是被献祭了。”

    谢回噎了下,“也就是说,你是两千年西楚国的人?”

    明殊惆怅,“据说是,但是我不记得了,等我回去查查我的档案。”

    谢回:“……”

    他就想问一句,她和灵偃到底什么关系。

    “你知道什么还魂的法子吗?”明殊冲谢回挑眉。

    “你……想干什么啊?”

    “做人啊。”

    “做鬼不好吗?你看你现在可是地府的高管,管着那么多鬼,多威风。”

    “太麻烦了。”吃东西太麻烦,朕很愁。

    谢回没听懂她这话,只是认真道:“你都死了两千年,就算身体还在,也不可能还魂的,而且还魂之术,在地府和天师中,都是明令禁止的。”

    “所以真的有咯?”

    谢回:“……”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灵偃拽着明殊离开,扔下谢回一个人懵逼的看着火堆。

    搞什么。

    大雨还在下着,冲刷着这个宁静的村落,雨幕朦胧,耳边只有雨声。

    灵偃将明殊拽出来,顺着屋檐飘了一段距离,突然转身将明殊压在屋檐下柱子上。

    夜色掩盖了他眼底的情绪,可明殊能感觉到,他此时似乎很生气,四周的温度都下降不少。

    “灵偃先生你又哪根筋不对。”好端端的把朕拽出来干什么!

    灵偃声音低沉,仿佛咬着牙说出来的一般,“你就那么想重新为人?”

    明殊面前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可她却依然扬着笑,“如果我真的是安歌,两千年前我也许不愿意死,我现在想活过去,有什么错?”

    你不想让朕活,朕偏要活,气死你!

    灵偃抓着明殊的胳膊微微用力,阴沉的眸子死死盯着她,“安歌,我不允许。”

    “我是你什么人,你不允许就行?我偏要!”明殊以气死灵偃为目标,语气特别欠扁。

    灵偃可能是气狠了,突然低头含住明殊唇,连个缓冲都没有,蛮横的撬开她唇齿。

    他身上阴气肆掠,在他身后形成一团狰狞的黑影,它们仿佛在狞笑。

    明殊眸子盯着那团黑影。

    “安歌,我亲你的时候,你就不能专心一点吗?”灵偃贴着她唇说话,语气没了狠劲。

    明殊闭上眼。

    灵偃压着她一阵乱亲,待明殊再次睁开眼,他身后那团黑影已经消失了。

    当灵偃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那团黑影就有机会控制他。

    明殊有些愁,难道以后不能气他了吗?

    那生活得少多少乐趣。

    做鬼这么艰难,还要剥夺朕的乐趣,死了算了,

    【你还是别死。】和谐号表示宿主死一次,那就是一场灾难。

    明殊将和谐号屏蔽掉,靠着灵偃想事情。

    灵偃手指抚着她头发,目光也有些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歌。”

    “嗯。”

    “别再想做人的事了好不好?”

    总有傻子劝朕别做人是怎么回事?

    朕怎么就不能做人了!!

    这是想拐着弯霸占朕的零食是吧?

    阴险!

    “理由。”

    灵偃顿了顿,“我会失去你。”

    “哦。”明殊声调没什么变化,轻轻浅浅犹如呢喃,“你很怕吗?”

    灵偃捧着她脸,再次低头吻她,鼻子唇角,最后是一个深吻,带着缱倦和说不清的柔情。

    “我很怕,怕失去你,怕再也见不到你。”怕任务完成,他离开这个世界后,她只是他那些庞大记忆中的一位过客。

    灵偃心底有些烦躁。

    他松开明殊,“你好好想想吧,选我还是重新为人。”

    他消失在雨夜里,他需要冷静冷静。

    有些事不受控制起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他已经走到这一步,要么担惊受怕的和她度过接下来有限的时间,要么趁现在他还能挣扎的时候,抽身离开。

    灵偃蹲在村子外面,雨已经停了,天色渐亮,泛起霞光,整个村子都被霞光笼罩,金灿灿的晃眼。

    他现在只想找根烟抽抽。

    【九少,不如我们溜吧。】系统大概承受不住自家九少这样子,【反正早离开晚离开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你任务也肯定完成不了,现在离开,你还能少痛苦一下。】

    【我就告诉你,不要喜欢这些位面的人,她对你来说都是过客,你无法记住她,也无法留住她。】

    【九少,你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系统喋喋不休的声音让灵偃很烦,但是最后那句话却说得他一愣。

    系统说得没错。

    他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九少,要我给你看看攻略部那些人的结局吗?】说不定九少看了会冷静冷静,毕竟九少是多么冷血的一个人,哪里会为了虚无缥缈的爱情放弃一切。

    灵偃起身,手指掐住山间开得正艳的野花,野花在他手中碾碎,花汁染红他的指尖,“我知道他们什么结局,我和他们不一样。”

    【对对对九少,是不是冷静多了。】系统觉得自己的劝说有效。

    灵偃松开手,被碾碎的野花从他手中滑落,风一吹,卷向虚空,幽幽的坠落泥泞中。

    俊美绝尘的男子迎着霞光,目光邪肆张扬,“我可是宇宙第一天才,所以我的结局怎么会和他们一样。”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九少这性子……别看平时吊儿郎当,谁撩拨都炸毛。

    可他城府深着呢,得罪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而他想要的东西……费尽心思也会得到。

    即便是拿一个星球陪葬。

    时空管理局的人都觉得九少有精神分裂症,但是每年的体检表示他们的九少十分正常,他丫的天生就是这么一个蛇精病。

    系统分析得有点瑟瑟发抖。

    惹不起惹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