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第418章 阴阳快递(24)

    “我让你走的。”灵偃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她自己要过来。

    怪老子吗?

    好吧……怪他。

    灵偃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一跳,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和不解,为什么他会对一个攻略目标有这样的想法?

    还有就是……

    冷静冷静。

    一定是这身体的毛病。

    没错。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被你杀了,是我活该?”明殊指尖顺着他手指攀升,慢慢的握住他整只手。

    明明没有任何温度,可灵偃此时却觉得是烫手山芋,“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略艰难的道:“你为什么不走?”

    明殊放开他,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目光穿过山风,落在远方,“我想揍你啊。”

    灵偃:“……”

    他盯着明殊的胸口,突然伸手将她抱住,声音里掺杂了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柔色,“疼吗?”

    “还行。”

    灵偃张了张嘴,想道歉,最终却将对不起三个字咽回去。

    “有时候我不受控制,我没想过伤害你。”

    良久,灵偃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不管是那次他用剑砍她,还是后来他杀她的那次。

    “哦。”

    她一开始也以为灵偃是杀了自己,可是后来想想不对,灵偃当时的情况很不对劲。

    后来阎王给她打电话,让她看着灵偃,她几乎就能确定当时的灵偃肯定有病,得治。

    灵偃没有继续解释,只是在她耳边低声道:“安歌,我想要你。”

    明殊仿佛没有Get到灵偃的心思,感叹不已,“荒郊野外,你的口味真是很独特啊,我们不一样,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再见吧。”

    灵偃:“……”

    老子不是那个意思。

    她脑子里整天想的什么东西?

    明殊从他怀里挣脱,飘出几米的距离,“灵偃,你想追我吗?”

    灵偃沉着脸想了想,诚实的回答,“想。”

    不想追你,老子跟着你干什么,老子也是有任务的!

    明殊微笑,目光灵动温柔,“很好,那你来追我吧。”

    语毕,她一溜烟的朝着前面飘去,转瞬的功夫就不见了。

    灵偃:“……”呵呵。

    心好累。

    为什么语言可以这么博大精深。

    老子说的追不是这个追啊!!

    -

    灵偃追上明殊,已经是在一个村子。明殊坐在村子外的小桥上啃猪蹄,一个死气沉沉的妇人正通过小桥进村。

    “老李家的。”

    小桥下有人在洗衣服,朝着桥上喊了一嗓子。

    妇人像是没听到,魂不守舍的往前走着,那模样,仿佛是一个牵线木偶。

    等妇人通过,下面的人才讨论开。

    “也是造孽,丈夫死了,现在儿子还变成这样。”

    “可不是么,也不知道是不是撞邪了,我听说她今天上县里去请法师,看样子是没请到。”

    “哼,报应呗。村长都说了,山那边不能去,他男人不信邪,非得去,现在遭报应了,可不要连累我们村子才好。”

    “你个乌鸦嘴,不知道说点好的。”

    从这些人的谈话中,明殊知道这里是大秦村,村里大部分人都姓秦,姓李的有几户,刚才那个妇人就是李姓人家的媳妇。

    不久前她男人死了,现在儿子还变得六亲不认,疯疯癫癫,不疯的时候蹲在阴暗处,疯起来就要咬人。

    灵偃的目的地,似乎就是这些村民说的山后面不能去的地方。

    灵偃在前面领路,飘过山头,对面是几座连着的山,看不到任何人烟。

    但是飘过一座山的时候,明殊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类似村子的建筑,可惜村子看上去已经荒废很多年,只能勉强看出这里曾经有一个村子。

    灵偃绕到那村子后面,后面有一座像石庙的建筑,如果不是腐败得厉害,这石庙应当很宏伟。

    不过庙里的东西已经被砸毁,而且看样子,像是刚被砸不久。

    灵偃脸色难看,他飘进石庙,庙里应该供奉有神像,可惜现在神像也被砸了,明殊仔细辨认,也没认出那是什么神像。

    而在石庙正中间,有一个坑,坑里是一副棺材,棺材盖已经被掀开。

    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人,不是腐烂的尸体,就是一个四肢俱全的人,穿着火红的嫁衣,被放在棺材里。

    明殊凑近看了看,脸色突变。

    她摸摸脸,MMP朕怎么躺在这里,不是,原主怎么会躺在这里?

    灵偃回头看她,语调不明,“吓到了?”

    明殊放下手,镇定的微笑,“不就是和我长得有点像,有什么好吓到的。”

    “这就是你。”

    灵偃的话让明殊嘴角抽了抽。

    很好,朕的身体。

    反正是悬疑剧场,正常,没什么好奇怪。

    明殊依然镇定,“哦,我躺这里干什么?”

    看这嫁衣的样式,她得死了有个几千年吧?

    原主对生前的事似乎不怎么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在地府待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有点好奇是怎么保持尸身不腐的,难道有什么宝贝?能卖钱买零食么?

    “守护我。”灵偃突然笑了下。

    明殊歪头,目光清亮。

    灵偃望着棺材里的人,片刻后灵偃朝着明殊伸出手,明殊想了想,将手放过去。

    灵偃带着她走进棺材,两人同时看着棺材里的人,就这么看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躺在棺材里,明殊还是有点别扭。

    怎么感觉像是在吊唁自己?

    “灵在西楚国指巫,主祭祀,所以也被叫做祭司。”

    灵偃周身的戾气仿佛褪去,变成高高在上清冷如雪的祭司。

    没有复杂污秽之气,只有最为纯净的雪山之灵气。

    明殊心神微动,这就是她能一眼认出他的缘故,他身上偶尔间总会出现这样的气息。

    她没在任何一个人或者物身上见过如此纯净的气息。

    太过于纯净,很吸引人……很吸引她。

    *

    【这里背景架空,作者根据剧情需要瞎编的,勿找茬】

    每次看到有人说九少和明殊冷血,为九少或者明殊不值,我就很想怼人。

    他们的感情是循环渐进的。

    就像一张白纸,需要他们自己去涂鸦填满。

    而不是一张涂鸦好的彩色卡片,拿去复印出来就说是情比金坚,生死相随。

    抱歉,这本书不是那种类型。(PS.我没说过以后不会写那种类型,万一哪天我脑抽就写了呢,毕竟我也有一颗少女心。)

    其实写到这里,九少的感情已经比较清晰了。

    这个位面会有比较大的进展,微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