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第410章 阴阳快递(16)

    明殊伸着懒腰起来,冲旁边的树上勾了勾手指,“小红,走,干活。”

    “大人……”沈衔月想问有她能帮忙的地方没。

    “回去吧。”明殊微笑。

    沈衔月咬咬唇,“是。”

    两只鬼跟在那辆车后面,小红甚至进去瞅了瞅。

    “苏柔再和人打电话,好像是让他们制造成绑架的样子,人类真真的歹毒啊,这可是她妹妹。”小红说到后面已经跑题。

    “你最近看什么电视。”说得你以前好像不是人似的。

    “宫斗啊,大人我跟你说,那里面的女人才是可怕,阴起来人不动声色,人家还得对她感恩戴德,这些人应该多学学。”

    “……”

    阴谋没有道理好用。

    【……】宿主的道理等于拳头,翻译过来就是阴谋诡计不如拳头。

    很有宿主的个人风格,没毛病。

    车子直接开到郊区,这附近房子没那么密集,车子一路停在一处小区外。

    苏柔先下车,打了个电话很快有人下来,将苏童连同她一起带去楼上。

    “大人,上面有天师。”

    小红上去瞅了一眼,悻悻的飘下来,天师对鬼熟悉,鬼对天师也熟悉。

    明殊隐身上去,天师没在房子四周布置,明殊潜进去,并没有惊动他。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苏柔此时正坐在一个男人对面,苏童被扔在地上。

    “确实是个好容器。”男人显然对苏童满意极了,“你想要什么,说吧。”

    苏柔诡异一笑,附身过去说了一句,男人倒没什么奇怪的反应,只是点头道:“没问题,我准备好就通知你。”

    苏柔放心下来,“你抓紧一点时间,我妈他们很紧张她,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报警。”

    男人让人将苏童带进房间,房间里很暗,贴着许多符,明殊进去有些难受,她退出房间。

    其余人陆续离开这个房子,男人在房间待了一会儿,也离开房间,苏柔在隔壁房间休息。

    苏柔想着这次一定会让苏童生不如死,心情不免兴奋起来。

    “苏童,别怪我,要怪就怪爸妈那么偏心你。”

    “你本就不该出生,怪别人偏心自己女儿,你以为自己是天仙下凡?”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苏柔诧异的转头,对上一张笑盈盈的脸,她惊讶不已,“是你!”

    “是我,见到我是不是很开心?”

    谁见到你会开心啊!!

    苏柔忍不住往后退,她到底是怎么进来,难道她的实力已经这么强悍了吗?

    她瞄一眼房门的位置,憋着一口气,拔腿就往门口冲。

    然而还没靠近门,就被明殊给制住了。

    苏柔惊恐的瞪大眼,想要叫,喉咙里却怎么都发不出声,接着面前就一片黑暗,失去意识。

    【宿主,不如先扒光拍点照片?】

    “可以给你搬个奖,馊主意制造者——和谐号。”

    【……】不采用就不采用,用得着这样吗?它还可以想出更多的馊主意……不是,好建议。

    明殊趁男人离开的时候,将苏柔搬到隔壁房间去,她忍着那些符对自己的影响,迅速换掉她们身上的衣服,带着苏童离开房间。

    幸好客厅没人,没有惊动任何人。

    到了楼下,明殊将苏童交给小红,她看着手背上被灼烧出来的痕迹,疼得笑容都快保持不住。

    “大人,你没事吧?”

    “你说呢?”明殊戳了戳被灼烧出痕迹的地方,咧着嘴笑得灿烂,“不然你上次试试,特别的舒服。”

    小红摇头,“不要不要。”

    明殊身边忽的一冷,接着她整个人就被人抱住,明殊下意识的想给对方一个过肩摔,然而却被牢牢的拽住手腕。

    “现在还不老实?”

    阴测测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过肩摔不到,明殊迅速转变对策,攻击灵偃下盘,成功离开灵偃的钳制。

    小红已经拖着苏童飘到远处,生怕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她不想成为牺牲品。

    灵偃阴沉着脸,眼底酝酿着难以形容的阴霾,“安歌,你真是让人讨厌。”

    明殊露出一口白牙,“正好,我也讨厌你,彼此彼此,你还可以升个级,恨恨我。”

    恨朕仇恨值就有了嘛!

    不要客气,来吧少年!

    “恨?”灵偃诡笑,“我为什么要恨你。”

    “不是你说讨厌我?”讨厌升个级,不就是恨吗?完全没毛病啊!

    “讨厌和喜欢并不冲突。”

    明殊琢磨几秒,“你有受虐倾向?”

    不然为什么说得出这种话?

    灵偃突然笑了下,他笑的时候和他阴沉着脸的时候,完全就是两个人,然而仅仅维持一秒就秒变脸,“过来。”

    “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凭什么,你是我祖宗啊?”使唤谁呢?朕是你能随便使唤的吗?

    “我不介意。”

    “我祖宗都死了。”明殊微笑,“现在请你去死。”

    灵偃:“……”

    MMP忍不了,还是掐死这个蛇精病比较快。

    你不过来是吧!

    你不过来老子……过去还不行吗?

    灵偃和明殊只隔着一米不到的距离,灵偃大长腿一迈,一步就到她面前。他垂眸和她对视一眼,再次摸出云南白药。

    明殊:“……”

    云南白药到底给了你多少广告费。

    虽然觉得这药的名字盗版别人的云南白药有点奇葩,但明殊不得不承认,这玩意对鬼来说很有用,上次的伤,第二天就好得一点痕迹都看不见。

    灵偃低着头,认真的将药抹到明殊被灼烧的地方。

    本来灼热的地方,慢慢被清凉取代,不再那么难受。

    “灵偃,你上次还想杀了我,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明殊语气随意的说出他要杀她的事实。

    灵偃心底沉了沉,他稍稍抬眸,扯着嘴角笑,声音却阴沉沉的,“我突然发现你挺可爱,留着也不错。”

    明殊笑得从容镇定,“我觉得你很欠揍,所以我觉得揍你一次也不错。”

    灵偃下意识要往后退,然而还没退开,他手腕被抓住,接着毫不例外的被撂在地上。

    “安歌!”

    “别叫,一会儿叫,我还没开始。”明殊撩袖子。

    “安歌我忍耐有限度。”这个蛇精病,怎么就那么讨厌,这人设也是讨厌,搞什么喜怒无常,老子现在像精分似的。

    就不能让老子做个正常人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