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第409章 阴阳快递(15)

    “你和你哥怎么回事?”小红八卦的问沈衔月,明殊则往餐厅的方向飘。

    沈衔月摇头,没回答小红的问题。

    猪蹄不可能现做,她打电话让外面的人送来,大半夜的要这么多猪蹄,买了好几家才买到。

    明殊啃着猪蹄,状似无意的问:“你当引魂者多久了?”

    “五年了。”

    小红好奇,“你现在多大?”

    “十八。”

    “那个时候你才13岁吧?”小红诧异,“地府招童工的吗?没人性啊!”

    明殊呵呵,“一群鬼哪儿来的人性。”

    小红:“……”也是。

    “地府选引魂者的条件很苛刻,除了外在因素,还有本身的因素,沈衔月符合引魂者的条件,这才是她能当引魂者的原因。”明殊淡淡的道。

    想找一个引魂者也没那么容易,而且还是十年一换,能找到一个,地府的那些鬼可不会放过,只要能通过考核,管你是两岁还是三岁,能上任就行。

    小红兴奋的自荐,“大人,你看我能当引魂者吗?”

    明殊瞄她一眼,微笑,“你死过头了。”

    小红:“……”

    死过头是什么意思?

    “引魂者必须是刚死的时候被选中,因为需要继续使用到在人间的身体,你死太久了。”沈衔月替明殊解释。

    “……”小红对引魂者的事不熟悉,“那你现在算死人还是活人?”

    “活人。”沈衔月道。

    引魂者是一份工作,相对的就会有报酬,对人来说,最大的报酬就是寿命。

    “哦。”

    小红看她好几眼,不知道想什么,一个人飘到客厅里去挂着。

    -

    小红的任务已经结束,明殊要打死她。

    小红哭着抱明殊大腿,干嚎着她是被迫的,她也不想成为厉鬼,是无辜的,她以前也是个人见人爱的小鬼,会扶老奶奶过马路,会给流浪汉零花钱。

    最后小红据理力争,为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留在明殊身边跑腿,等她回地府的时候再打死她。

    小红想着,回去的时候,她再想办法,也就不纠结了。

    “安歌姐姐,小红姐姐最近身上的戾气变淡好多。”苏童一边写作业,一边和明殊说话。

    “是吗?”明殊抬头往玩脑袋小红看一眼。

    小红这只鬼吧……心眼确实不怎么坏。

    “嗯,以前我看她身上总是阴沉沉的,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淡了很多。”苏童道:“安歌姐姐,厉鬼是不是也可以变好的?”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给我做红烧猪蹄?”朕比较关心这个。

    “啊。”苏童视线从作业本上移到明殊脸上,“今天我同学过生日,我和姐姐要出去吃,所以……”

    苏童感觉明殊笑得一点也不和蔼了。

    她弱弱的道:“明天周末,姐姐应该要出去,妈妈和爸爸都上班,我给你做,我一定给你做。”

    为什么鬼要找她蹭饭啊!!

    明殊闪身离开去找沈衔月蹭饭。

    小红抱着脑袋,茫然和苏童对视一眼。

    “小红姐姐,能把你脑袋安回去吗?”看着还是怪吓人啊。

    小红抱着脑袋飘出窗子,理都不理苏童。

    苏童:“……”

    叩叩。

    苏柔从门外进来,她穿着一条米白的裙子,看上去很漂亮,对着苏童眨眼,声音温柔,“妹妹,我们走吧。”

    苏童不自觉的将明殊和苏柔说话的方式对比,明殊的温柔像是从灵魂里散发出来,微笑语气神态,都是让人舒服的温柔,反而她的姐姐……

    苏童将作业本合上,“嗯。”

    其实有时候安歌姐姐笑得也很可怕,比如刚才。

    -

    沈衔月还有工作,明殊闲来无事,吃饱喝足便跟着她一路。

    不知不觉到了闹市区,沈衔月打包完一个灵魂,转头就见明殊站在一个摊子前挪不开脚。

    她正想过去给她买,却见一个男人抢了先。

    灵偃过一遍手,也没做什么,那东西就已经是鬼能吃的东西。

    “你不会下毒吧?”明殊没有立即接。

    “你现在就鬼,还怕毒死?”

    “我怕灰飞烟灭啊。”

    不知道是不是灰飞烟灭四个字刺激到灵偃,他本来还有点笑容的脸,突然阴沉下来,“我想害你,直接动手就可以,用不着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吃不吃!”

    不和零食过不去。

    见明殊接过,灵偃脸色缓了缓,然而下一秒就听对面的女生脆生生的道:“那你也打不过我。”

    她现在可是灵魂体……

    想想突然有点兴奋,要不是找个机会死一次试试。

    灵偃冷笑,“你能活到这么大,真是奇迹。”

    “是你的奇迹吗?”

    “叭——”汽车的鸣笛声几乎掩盖了明殊的声音。

    灵偃没听清明殊说的那句话,他只看到明殊偏着头,热气缭绕而上,模糊了她的眼。

    里面仿佛有些不一样的涟漪。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傻子。”明殊若无其事的继续吃东西,含糊道:“还是360度无死角的那种。”

    “安歌!”

    明殊眸子眯了眯,“生气吧?那就好,看你生气我就很开心。”

    气不死你个蛇精病算你输。

    灵偃:“……”蛇精病!

    沈衔月收完最后一个,灵偃已经被气走,明殊一个人坐在街边阴暗处。

    沈衔月站在对面,看着那边的少女。

    有些距离看不清她的脸,可她知道,那个少女在笑。

    然而她身后是一片黑暗,死寂且难以挣扎的黑暗。

    偶尔路过车灯,打在她身上,那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亮了。

    她每年都会去地府进行一次年终汇报,去了五年,她见过她三次,每次少女都是面色冷淡的看着来往的鬼,没有任何情绪,而周围的鬼似乎早就习惯她那个样子,不是重要的事,不会和她主动说话。

    可那个时候,她没感觉她身上有这样让人难以形容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无法割舍的过往。

    她应该也有吧。

    沈衔月深呼吸一口气,走到明殊跟前,“大人,回去吗?”

    “嘘!”明殊冲她竖起一根手指,笑盈盈的望着一个方向,“看会戏。”

    沈衔月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

    那是一个KTV大门,此时两个娇小的身影正从里面出来,穿白裙的女生扶着穿背带裤的女生,背带裤女生似乎没什么意识。

    “这是苏家姐妹吗?”明殊待在苏童那里,沈衔月自然认识这两人。

    苏柔将苏童扶到一辆车前,对着里面的人说了什么,然后将苏童放到后面,她也跟着坐到后面。

    车子启动,进入车流中,消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