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阴阳快递(10)

    “我跟你说,你带着那只厉鬼待在人家家里,对他们身体很不好,特别是那个叫苏童的……”

    “有鬼。”明殊指着他后面。

    “哪儿!”谢回职业性的回头,后面空荡荡,鬼影都没看到一只。

    他回头一看,电梯门已经关上,缓缓的往上去了。

    谢回:“……”

    谢回摸出手机,在微博圈里提问。

    #地府的公务员是不是脑子都有坑?#

    天师一号:他们没脑子。

    天师二号:地府的公务员比小鬼还难缠,遇见你就赶紧跑吧。

    天师三号:给你点根蜡。

    天师四号:你遇见谁了?

    谢回:安歌。

    天师一号:点蜡

    天师二号:点蜡

    天师三号:点蜡

    天师四号:点蜡

    谢回瞪着下面一排蜡烛,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安歌很难搞,可你们也不用这么急着咒他去死吧!师门情呢?同事情呢?

    倒是也有人打电话过来问他,安歌怎么上来了。

    谢回将他之前的事说一遍,对方大松一口气,“来查案的啊,那你好好帮忙,加油。”

    谢回:“……”所以你打电话过来只是想知道安歌上来干嘛的吗?

    她现在待在一个人类家里,不知道想干什么啊喂!!

    -

    “大人,大人,我感觉到他了,就在附近!!”小红突然扑到明殊面前。

    明殊看她一眼,小红立即站稳,强调,“大人,我真的感觉到了,我们要去抓他吗?”

    明殊抱着零食,“走。”

    苏柔见两只鬼从窗户飘出去,也是隐隐松口气,和两只鬼待在一起,真的有点可怕。

    小红带着明殊飘过小区,穿过几条街,停在一处居民楼前。

    这里即将拆迁,大部分人都走了,只有零落的几户人家住着。

    而此时警察将居民楼围得水泄不通,外围围观的人非常多。

    明殊咬着苹果往里飘,一路上了三楼。破旧的屋子里,到处都是鲜血,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他被开膛破肚,肠子内脏流了一地。

    谢回穿着他的大裤衩,正打量房间。

    余光忽的扫到明殊和小红,他神情一变,怎么哪儿都能看到这两只鬼。

    “还在吗?”

    小红转一圈,“不见了。”

    明殊飘到尸体前,尸体上的阴气很重,面部狰狞,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现场没有看到能开膛破肚的道具。

    “你来干什么?”谢回作势蹲到地上看尸体,压低声音和明殊说话。

    “研究一下人死的时候是什么样。”明殊微笑,“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明显是刚报的案,谢回身为天师,不应该来这么快。

    “刚才那只小鬼说什么不见了?”谢回没回答,反而继续问。

    明殊站起来,面不改色的啃着苹果,“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你不是我的上司也不是我的鬼,拒绝。”

    说着她便往外面飘,小红忽远忽近的跟着。

    谢回跟旁边的人打个招呼,追着明殊出去,“你应该发现了,这人死的不一般,我跟你说吧,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起了。每一个受害者都是被开膛破肚,找不到凶器,也……找不到灵魂。死的人都是孤家寡人,没什么亲人。”

    “哦。”明殊咬一口苹果,“这是你们天师和警察该做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也许这和你要找的东西有关系。”谢回刚才听见小红说的那句不见了,她明显是过来找什么的。

    明殊顿了下,微笑,“所以呢?”

    谢回道:“你能帮忙查一下他们的灵魂是去地府了还是消失了?”

    去地府的灵魂他们查不到,但是安歌可以。

    “我凭什么帮你。”明殊话音一转,“你给我多少贡品?”

    谢回:“……”

    谢回答应给明殊管饱后,明殊从空气里抽出一个平板电脑,谢回咋舌,现在的地府真的是越来越先进了。

    以后的公务员是不是要开飞机上班。

    明殊按照谢回说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一一输入,屏幕上跳出带有一寸彩照的资料,简直和公司的人事档案一样。

    不过上面的内容不同,写的是生于何时死于何时,死在什么地方,前世是什么,有多少功德值,下辈子轮回做人还做猪这样的信息。

    “地府没接收,也没消失,应该还在人间。”

    “还在人间,我怎么找不到?”谢回皱眉。

    明殊顺便处理两条地府那边的消息,笑着接话,“你不行呗。”

    谢回:“……”

    别以为你笑嘻嘻的就让人不想打你。

    谢回接了个电话,他神色有些凝重的挂断,随后对着明殊道:“我先过去看看,这件事你们地府也应该管,生前事你不管,死后事你总得管,那么多灵魂不见了,等我晚点再跟你说。”

    “别忘了我的贡品。”

    谢回差点摔在地上,堂堂的地府公务员,竟然收受贿赂,必须举报!

    谢回一走,灵偃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阴测测的盯着她,“你现在都开始多管闲事了?”

    明殊将地府专用平板收起来,挑眉看着他,“我管不管闲事,跟你有几毛钱关系。”

    灵偃冷笑,四周的温度仿佛都降至冰点,地面隐隐有冰渣子出现,他警告明殊,“安歌,你最好别再查这件事。”

    明殊往他那边走,地面的冰渣子碎裂开,咔嚓咔嚓的响,她顿在他身边,“这么阻止我,这事不会是你做的吧?还是说,做这件事的是你的小情人?”

    灵偃不屑,也不知道是不屑什么。

    明殊继续往前走,灵偃也不知想的什么,竟然跟了上来。

    “你跟着我干什么?”明殊回头看他。

    “路又不是你的,我还不能走了?”灵偃语气很冲,眸子阴测测的看着她,扯着嘴角讽刺,“你们地府现在都这么霸道?”

    “你跟着我,我会觉得你喜欢我。”明殊微笑,“你会给我造成困扰的。”

    “啧。”灵偃阴阳怪气的笑一声,他突然出手,朝着明殊脖子袭来。

    好你个小妖精!

    明殊咬着苹果,出掌迎过去。

    天空瞬息间便是阴沉沉的,阴风阵阵,仿佛突然间进入寒冬,冻得人牙齿打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