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全职奸商(33)

    【队伍】护花铃:……

    【队伍】西子临:大神,我可以赚钱的。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自己养得活吗?

    【队伍】骷髅:那你怎么知道柳颜的?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知道就是知道,有什么奇怪的,我还知道她住我隔壁。

    【队伍】骷髅:……

    好吧,你赢了。

    不过……

    柳颜住她隔壁?那她还说自己不是这个圈子的?

    想到对方不愿意说,骷髅很贴心没继续追问。

    【队伍】骷髅:柳颜喜欢萧景寒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她好歹是个有身份的,不会做这种事吧。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你赌不赌?

    【队伍】西子临:我相信大神。

    【队伍】骷髅:赌就赌啊。花铃你查一下帖子的IP,这么污蔑你徒弟,身为师父你得好好的给徒弟报仇吧?

    【队伍】护花铃:……

    骷髅显然是无聊,才同意和明殊赌,护花铃不想干这种事,但被骷髅缠都没办法好好打怪,他不得不同意。

    明殊觉得第一楼的人说得没错,骷髅和护花铃才是官方CP。

    护花铃很快就将IP地址发在队伍里。

    【队伍】骷髅:这是哪里,柳颜家好像不在这里吧?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我隔壁。

    【队伍】骷髅:……

    骷髅不相信,明殊将自己的IP发过去,他不得不相信,柳颜真的在明殊隔壁。

    除了上次萧景寒打舒临,明殊都没看到萧景寒回来,估计已经不住在这里,柳颜可能是不愿意走,所以一直住在隔壁。

    【队伍】骷髅:这地方的房子不便宜,环境那是相当好,当初我想买一套,结果卖完了没买上,大佬你家挺有钱的啊!!隐藏的土豪,受我一拜。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可能我是流落在外的贵族,等我被找回去那天,一定不会忘了你们。

    这房子……其实就是因为原主的父母运气好,听人说这里以后会开发,脑子发热就买下了一些私人的地。本来开发商想赔钱,可原主的父母添钱要了一套房子。

    所以她真的不是什么富二代,也不是什么流落在外的豪门之女,就是个有着一套价值百万的穷鬼,整天为吃不得不玩物丧志。

    【队伍】骷髅:哈哈哈哈。

    玩家[顾小兔]加入队伍[打怪的100种方式]

    【队伍】顾小兔:师父……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有人会那么说。

    【队伍】护花铃:没事。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你和萧景寒在一起了?

    明殊问得直白,顾小兔好一会儿才回。

    【队伍】顾小兔:嗯。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很好,希望以后我揍他的时候,你站远点。

    【队伍】顾小兔:为什么呀?萧大神哪里得罪你了吗?为什么要揍他?

    【队伍】零食即是正义:不为什么。

    【队伍】顾小兔:……

    护花铃和顾小兔估计在私聊,队伍里安静下来,等顾小兔离开,护花铃招呼大家继续打怪。

    柳颜的IP还是被扒了出来,而那些截图也被证实是断章取义,还有一些是P的。

    柳颜顶不住那些奇怪的议论声,下线避难。

    明殊打完怪,护花铃说有事下了,明天在继续,所以明殊无所事事开始追杀九阳神起拉仇恨。

    【世界】九阳神起:兰芷你有病啊,追着我干什么。

    【世界】零食即是正义:最近我有一个新目标。

    【世界】九阳神起:你有新目标,关我什么事!!

    【世界】零食即是正义:我的新目标就是轮白你啊。

    【世界】九阳神起:……你他娘的神经病。

    【世界】零食即是正义:忍忍吧兄弟,要是扛不住,你就赶紧恨恨我就行了。

    为了零食,举起手中的屠刀,来吧!

    【世界】再来一次:震惊!没想到著名大佬竟然是这样的人,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请跟我走近科学。

    九阳神起被追得没办法,让长安盟的人来救他,可等人到的时候,明殊早就走了。

    九阳神起被折磨得不行,每次都是等他落单动手,一有人过来救他转身就跑了,抓都抓不住。

    长安盟的人现在忙着升级,被九阳神起这么来回折腾,自然会有一些怨气。

    -

    萧景寒是晚上回来的,他特意让人将柳颜叫走,然后才回来收拾东西。

    他拖着行李箱,刚走出房门,就见隔壁的姑娘倚着门瞧他。

    萧景寒也说不出对这个奇怪的女生是什么感觉,直觉告诉他不要招惹她,本能的戒备她。

    总之他很少有这样的感觉。

    他垂下头拖着行李箱往电梯走,萧景寒加快步子,从明殊面前过去,然而下一秒,他面前就是一暗,整个人被套进麻袋里。

    “萧景寒,再敢动舒临,就不是我打你一顿这么简单。”那可是朕的仇恨值,怎么能随随便便让给别人。

    萧景寒被揍一顿,内心全是怒火,她套自己麻袋,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不让别人知道,那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才对啊!

    萧景寒看不到外面的人,他喘着粗气问:“他和我的恩怨,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明殊拍拍手站起来,语带笑意,“但是你打他,我就打你。”

    砰!

    萧景寒挣扎好一阵才从麻袋里出来,走廊里空荡荡的,对面就是那个女生的房门,他深呼吸两口,拖着行李箱离开。

    萧景寒去地下室开车,手放在车门上还没打开,他又被套麻袋了。

    “有完没完!!”

    萧景寒气得怒吼一声,然而没人回应他,只有落下来的拳头。

    -

    舒临抱着电脑乖巧的敲明殊的门,日常十分钟后门打开,明殊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扯着嘴角瞧他,“大清早精力这么好,下去跑圈,敲我门干什么!”

    “给你送早餐。”舒临晃了晃另一只手的袋子。

    有吃的。

    暂时原谅他吧。

    明殊打着哈欠往里面走,舒临屁颠屁颠的跟进去。

    和明殊一起?

    想得美。

    明殊一个人霸占早餐,舒临最近几天已经习惯,所以每次他都会吃了再上来,不然就得饿肚子。

    吃完早餐,明殊看舒临顺眼几分,给了他一个笑容。

    舒临摸着肚子,“大神,我感觉我的伤好像严重了,你是不是给我用的药过期了?”

    “又没死,怕什么。”明殊话是这么说,手却冲他招了招,让他过去。

    舒临转过桌子,明殊撩开他衣服,昨天她看都已经快好了,今天却红了很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