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第349章 从良日常(32)

    吃完饭,封北情况似乎更严重,明殊微不可查的皱眉,没有带他出去,直接要了一个房间。

    她出去找大夫。

    大雪天,好些医馆都闭门,明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医馆,花高价请大夫出诊。

    封北染了风寒,挺严重的,大夫看完,封北已经陷入昏睡中。

    明殊问店家要厨熬药,熬完端上去叫封北喝药。

    封北闻到药味,一脸的不乐意。

    “不喝。”

    没想到封北生病的时候,脾气还挺厉害,明殊喂他好几次都没喂进去。

    拿嘴喂?

    想太多,明殊直接暴力灌进去的,虽然洒了不少。

    她又折腾着给他换衣服,换完明殊自己都累出一身汗。

    封北一直发冷,明殊实在没办法,只能躺进去抱着他。

    -

    封北生病,幼稚又难搞,脾气还大。

    “慕灵,我想吃东西。”

    “慕灵,我想喝水。”

    “慕灵我冷……”

    “慕灵……”

    “干什么!”明殊没好气的看着他。

    “我是病人,你这么凶。”封北指控,“有你这么对待病人的吗?”

    明殊将手里的碗一扔,径直朝着他走过去,伸手压着他胸口,“封北,我警告你,在仗着生病指使我做这儿做那儿,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她慢慢的松开手,指尖抚上他的脸,笑容灿烂又明媚,“你应该知道,我说得出就做得到。”

    封北嗫喏一下。

    老子绝对不是怕,老子这是让着你!

    明殊扯了下被子,转身继续拿碗倒药,端着药直接让他喝。

    “别人生病都是喂的。”封北看着黑乎乎的药,很不想喝。

    “那是脑子有坑,这是药,不是糖。一口喝难受,还是一勺子一勺子喝难受?”明殊开怼。

    封北:“……”好有道理,竟然无言反驳。

    所以为什么那些人生病,要一勺子一勺子的喂。

    难道爱情的力量能让药变得甜起来吗?

    事实证明并不能,只有苦味。

    等封北养好病,外面的大雪已经停了,整个城池都是雪,大雪漫漫中,年节的气息却越来越浓。

    封北站在窗前,看着下方嬉闹的孩童。

    “砰!”

    窗户被关上,一缕寒风吹到他脸颊上。

    “你故意来折腾我的是吧?”明殊的声音从后面响起,笑意中掺杂着几分狰狞。

    封北镇定的转身,“我已经好了……”

    “那你出去啊!外面有白雪公主等着你呢!”

    白雪公主?

    她……瞎说的吧?

    封北试着从明殊脸上看出什么,然而并没有奇怪的地方,外面刚好下了雪,应该只是她随口一说……

    他试着解释,“就吹那么一会儿,我还没那么娇气。”

    明殊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开,换上她带回来的零食。

    封北眼尖的发现她袖子上有血,他几步走过去,“哪里来的血?你和人打架了?”

    明殊不在意的看了眼袖子,“杀猪。”

    杀猪?当老子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然而明殊不想告诉他,任封北怎么蹦跶,都没套出一句话。

    -

    入夜的兰城极其安静,只有少数的光线亮着,一道身影在兰城中穿梭,她极快的跃进一户人家。

    “聂姑娘,您来了。”

    庭院有人等着,见来人,恭敬的叫一声。

    “最近可有消息?”

    “在兰城中发现了慕灵的踪迹。”

    聂霜眼底恨意迸发,“按计划行动,这次我要让她再也回不去。”

    “聂姑娘,您别忘了主人的吩咐。”

    聂霜许是想到那人口中的主人,眼底闪过一缕恨意,“我知道。”

    那人点头,“那在下这就去准备,聂姑娘需要在这里休息吗?”

    聂霜转身离开,“不需要,准备好就动手。”

    聂霜走在冷清的街道上,踩着松软的雪,她有些恍惚,半月山庄的人都死了,聂彬也死了,而她被一个男人救了。

    那个男人告诉她,想要报仇,就必须听他的。

    聂霜从那个男人身上感觉到恐惧,那是一种弱者对强者的恐惧。她怕那个男人,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害怕。

    就像她面对明殊的时候,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从头到脚的包裹住她。

    聂霜走得慢,思考着她接下去该怎么办,没有看前方,转角的时候,一下撞到人身上。

    “聂姑娘!”惊喜的声音响起。

    聂霜抬头微微诧异,“岳少侠。”

    “聂姑娘好久不见。”岳乾说不出惊喜,“你……你最近怎么样?”

    聂霜勉强笑了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岳乾可能也知道自己问的不是时候,半月山庄的事,应该对她造成很大的打击,他如此问,这不是揭人家的伤口吗?

    岳乾尴尬一下,慢慢的道:“聂姑娘如此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聂霜面露悲伤,“睡不着,出来走走。”

    岳乾再次在心底骂自己刚才问的什么事,“那个,我也没什么事,不如陪你走走?”

    聂霜迟疑下,慢慢的点头。

    两人顺着街道慢慢的走,岳乾试着找话题,可聂霜总是垂着头不说话,岳乾渐渐的也没话说了。

    最终岳乾将聂霜送回她住的地方,两人道别,岳乾看着聂霜进去,心底叹气,眼底满是怜惜。

    -

    “姑娘,有人让我给您的。”店小二将一封信交给明殊。

    封北站在她旁边,目光落在信封上,情书两个字莫名的显眼。

    情书!!

    她竟然收情书!!

    封北冷哼一声,“还有人给你写情书?”

    “怎么没有,我这么好看的姑娘。”明殊十分自恋。

    封北想翻白眼,自恋犯法的话,她必须是死刑,十年份的。

    他探头探脑的试着看信上说的什么,可明殊挡得很严,他一个字都没看清。

    封北有些郁闷,语气不是很好的道:“你真的收到请书了?”

    明殊勾唇浅笑,“我收到情书与否跟你有什么关系?”

    封北憋着怒火,摆出委屈的神情,“你当着你男人的面收情书,你还能在渣一点吗?”

    “这句话你没听过吗?有其父必有其女,你要觉得忍受不了可以走,我又没有拦着你。”

    封北咬牙切齿,走?老子才不走!

    好不容易攻略到这里,走了之前的不就白费了。

    不就是情书吗?老子又不是不会写!

    信自然不是什么情书,只是药丸教众给她传来的信息,那群人别说写情书,就是写圣旨估计都干得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