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第348章 从良日常(31)

    一进屋,封北就开始脱衣服。

    “封殿主,大白天的,你想做什么啊?”明殊靠着桌子,挑眉看着他,“白日宣淫不好吧?”

    封北不理她,继续脱,露出他结实的胸膛。

    “摸我。”

    明殊狐疑,“他们又给你吃什么奇怪的壮阳药了?”

    封北额头上青筋暴跳。

    他没跟她开车!!

    封北自己过去,抓着明殊的手,往自己身上摁。

    滚烫的手指碰到他冰冷的皮肤,仿佛有奇异的效应,封北身体很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

    他有些尴尬,小心的瞄明殊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心底松口气。

    他清清嗓子,“你应该发现了吧?”

    明殊将他衣服拉上去,“五绝宝典的下卷在你那里吧。”

    封北噎了下,语气极为不情愿,“你怎么知道的。”

    他还没说呢。

    “很难猜吗?你就差写脸上了,我又不蠢。”第一次她身体出现异样的时候,碰到他,就感觉好受多了。

    前几天更明显,肌肤相亲后,她不觉得难受,反而感觉实力提升了。

    之前她就觉得五绝宝典不全,又碰上封北,猜出来真的不难。

    莫名其妙被怼,封北心底各种炸毛。

    心底发泄一番,封北系好衣服,“准确的来说,你的是下卷,我的是上卷。”

    “五绝宝典分阴阳,上卷是阴,下卷是阳,一个人修炼如果对应的属性没错,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只是进度会慢一些。但是属性错了……就会出现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你本应该修上卷……”

    明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所以呢?”

    封北也不扭捏,“我们一开始就错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

    他靠近明殊,在她耳边低语两声。

    “你真的不是为了和我做点什么,编出来的?”

    封北冷漠脸,语气严肃,“我不是那种人,而且我不会拿你的生命开玩笑,你要是不愿意,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末了,他补充一句,“如果不能及时综合体内的力量,我们都得死。”

    明殊哼笑一声,“那就死呗,你害怕啊?”

    “你不怕吗?”

    明殊摇头。

    封北看着笑容浅淡的女子,他好像真的不知道她怕什么,仿佛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她害怕的。

    明殊虽然没同意封北的提议,但封北晚上过去的时候,明殊只是刺了他几句,却没像之前那般将他扔出去。

    有进步!

    稳住,老子能赢!

    -

    这样的日子平淡无奇,却又格外热闹。

    入冬的第一场雪,明殊接到许久没有的消息。

    有人看到聂霜了。

    “下这么大的雪……你还要出去?”封北见明殊收拾东西,站在门边看他。

    “出去约个会。”仇恨值朕来了!!

    封北如被雷劈,“你要出去约会?和谁?”

    最近也没见她和哪个不要脸的走得近啊!!

    她怎么就要出去约会了!!

    “反正不是和你。”你又没仇恨值,朕不和没仇恨值的人约会。

    完全不知道因为没有仇恨值而被嫌弃的封北:“……”

    封北亦步亦趋的跟着明殊。

    明殊无语了,“你不回你的七星殿?小心有人造反啊!”

    封北不为所动,造它的反去,说得他多想当这个殿主似的。

    “别跟着我。”明殊上了教众牵来的马,“要么在这里等着,要么回你的七星殿。”

    教众也在旁边劝,“教主夫人,您别担心,以您的美色,还能独宠一年,教主就算从外面带回来小白脸,您也是教主夫人。”

    封·教主夫人·北有些生气的瞪说话的那个教众,她要是真带一个小白脸回来,他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你们懂个屁!

    还有谁他娘是你的教主夫人!

    明殊摸狗子似的在封北脑袋上摸了摸。

    不等封北反应,明殊打马离开,风雪很大,明殊的身影几乎是眨眼就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

    下雪天不好赶路,明殊其实走得也不快,封北很容易就能跟上她。

    明殊听见后面的声音,回头望一眼,封北一身玄色的披风,立在风雪中,走得有些艰难。

    他身边有人,可他却固执用走的,明显就是想逼明殊回头。

    明殊不想理他,加快速度离开,封北看着白茫茫的雪花,垂着头沉思,他要不要受个伤,躺雪地里?

    “上来。”

    封北默默的将刀放回去,抬头看向马上的人,毫不客气的将手搭进她手心,借力跃到她后面,将她整个人抱进怀中。

    封北接过她手里的马缰,用披风将她裹住,“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跟别人约会的。”

    “我是怕你死了,七星殿找我干架。”明殊缩在他怀里,哼哼的说道。

    封北嘴角翘了翘,“去哪儿?”

    “兰城。”

    封北打马前进,风雪刮过,带着刺骨的寒意,漫山遍野的白。

    兰城离五绝神教挺远,封北赶路,明殊几乎没出什么力,她抱着封北蹭了蹭,“还有多远?”

    她好饿。

    “快了。”封北拉着披风挡住风雪吹到她脸上,放慢了速度,“冷吗?”

    “管好你自己吧。”她身体跟个火炉似的,冷个屁哦。

    “……”老子关心你诶!!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封北气闷的加快速度,明殊不动声色的抱紧了他,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过去。

    一到兰城,明殊就抛弃封北,以最快的速度赶去酒楼。

    封北让店家看好马,这才进了酒楼。

    酒楼里很暖和,封北找到明殊的包间,靠着椅子休息,他脸色略显苍白,也不知道是风雪吹的,还是身体不舒服。

    明殊瞄他两眼,“怎么了?”

    封北摇头,伸手准备给自己倒杯水。

    手心里被塞进一个杯子,正是明殊捧着的,只有一半,她喝过的。

    封北也不嫌弃,将热的茶水一饮而尽。

    店小二很快将菜送上来,明殊却没立即动,等店小二出去后,她拽着椅子坐到封北旁边,抬手摸他额头。

    “我没事。”封北拉下她的手。

    明殊倾身过去,靠着他身体亲他,封北显然没被这么亲过,有些错愕,平日里毕竟都是他主动,还得挨揍,说多都是泪。

    她身体就像一个暖炉,驱散他身上的寒意。

    明殊感觉他没那么冷了,抽身离开,盛一碗汤塞他手里,“一会儿带你去看大夫,我可不想照顾你,下次在逞能,你就睡路边吧。”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病,但明殊总觉得这小妖精是故意的,他那身体素质能生病?

    想骗老子零食门都没有!

    “哦。”封北晕乎乎的捧着汤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