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从良日常(15)

    半月山庄。

    聂霜已经回到庄里好些日子。

    她虽然是山庄的大小姐,可因为娘亲去世得早,后娘对她不待见,导致她爹不在的时候,聂霜经常被后娘和异母同父的妹妹整治。

    以前的聂霜只能仗着她爹吓唬回去,但现在的聂霜可没那么好对付。

    “大小姐,夫人说有客人来了,让您去前厅。”贴身丫鬟小心翼翼给聂霜禀报。

    “庄里的客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聂霜知道后娘打算把她嫁出去,最近几天一直有客人,都是为了她来的。当然也有人是来打听五绝宝典。

    五绝宝典到底在谁身上,江湖上都只是猜测。

    聂霜作为前任携带五绝宝典的谣言当事人,自然备受关注。

    就算没有五绝宝典,娶到半月山庄的大小姐也很划算。

    前面几个被她整走了,今天还有人来。

    “大小姐,您是庄里的大小姐,庄主不在,夫人身体不适,二小姐又不在,只有您能做主。”

    “她能有什么病。”聂霜冷哼,“我不去。”

    丫鬟提议,“大小姐,这么怠慢客人对庄里名声不好,要不您去看一眼,就打发走?”

    后娘虽然不是好东西,但聂父对她很好。

    聂霜不得不起身去前厅。

    聂霜很不耐烦和来人周旋,对方仗着和半月山庄关系不错,话里话外都想让聂霜嫁过去。

    聂霜本想将人赶走,可对方又说找庄主还有事,要停留两天。

    她不得不安排人住下。

    “五绝宝典到底被谁拿走了……”晚间,聂霜躺在床上思索。

    是不是五绝神教那个女人拿走五绝宝典,故意说她没拿到?

    聂霜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进来。

    她想睁开眼,却发现面前一片模糊,身体被人压住,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

    聂霜心头一惊,模糊的意识渐渐清醒,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是……是你!!”

    男人阴笑着摁住聂霜手腕,“聂大小姐,白天你那傲气的样子,看得我可是心痒难耐。”

    “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来……呜呜呜……”

    “别叫啊,留着点力气,一会儿再叫。”

    房间里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

    房间外,明殊站在外面啃鸡腿。

    封北靠着墙,整个人笼罩在阴影里。

    “你爱好挺广泛的。”实在不懂她跑来听这种墙角有什么意思。

    还听得这么一本正经。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听什么阴谋要事。

    明殊毫不客气的怼回去,“封殿主不去灭我五绝神教,关心我爱好做什么?难道关心我爱好,就能把我五绝神教给灭了?”

    “也许可以呢?”只要拿下你,别说五绝神教,十绝神教都不是问题。

    “多晒晒月光,少做白日梦。”

    “……”

    封北抬头望向走廊,那边有脚步声,听上去像是准备往这个房间来。

    明殊扔掉骨头,掏出手帕擦擦手,然后隐进黑暗里。封北没兴趣跟她去干什么,但是有兴趣围观这蛇精病想干什么。

    只见那边的有人影走过来,走到一半,突然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她旁边。

    明殊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然后弯腰拖着那人往旁边灌木丛中扔。

    封北:“……”这是看到杀人抛尸现场吗?

    会被灭口吗?

    老子应该威胁她还是应该同流合污夸她干得漂亮?

    扔完尸体,明殊慢吞吞的走回来,靠着墙继续听墙角。

    里面剧情已经从聂霜的呜呜声,变成带着几分压制的奇怪哼声,伴随着男人不克制的喘息声。

    封北听得有些不自在,明殊老神在在的吃着东西,仿佛没听到似的。

    “你和聂霜……有仇?”封北找个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刚才那个人过来的方向,肯定会路过这个房间,听见声音也许会进去看。

    她故意不让那个人过来。

    “她抢我五绝宝典,你说有没有仇?”没仇朕也得让她有仇啊!

    封北想起剧情,但又必须装作不知道,“五绝宝典是你的?”

    “不然还是你的?没看到五绝神教和五绝宝典都有五绝两个字?明显就是我五绝神教镇教之宝。”

    “……”你就吹,别以为老子读书少,五绝宝典和五绝神教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

    “啊!”

    尖叫声响彻整个半月山庄,明殊被吓得从树上掉到下面。

    还没爬起来,上面又是一个人掉下来。

    明殊没躲开,被砸个正着。

    封北横在明殊身上,脑袋差点磕到旁边的碎石头。

    封北郁闷。

    说好的从树上掉下来必定会接吻设定呢?

    MMP又骗老子。

    明殊不着痕迹的收回他脑袋底下的手,粗鲁的推开封北,“封殿主,你该减减肥了。”

    “我又不重。”封北嘀咕一声。

    “确实不是很重,也就跟猪一样。”

    “慕教主,你骂人啊!”

    “骂猪。”

    封北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后才对号入座,一口怒火憋在胸口进出不得。

    又骂老子!!

    老子招你惹你了!!

    大清早就人身攻击。

    大半夜的陪着她在这里听墙角,早上睁眼就这么对他!

    好气哦!

    封北正想起身理论理论,却发现他脑袋下方有血。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脑袋,没有流血。

    那哪里来的血?

    封北仰头看向已经站起来的人,后者负手而立,正看着那边奔跑到房间门口的众人。

    应该不是吧……

    封北有点不确定,这个蛇精病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帮他护着脑袋。

    说不定那血是什么小动物弄上的。

    封北垂眸看着地面的血迹,只是被蹭上一点,如果不是他凑得近,几乎都看不见。

    但很明显那血是新鲜的,刚弄上去不久。

    他从地上站起来,拢紧披风,步子往后面挪了挪,往后瞄明殊身后的手。

    她右手握住了左手手背,看不到有没有伤。

    肯定是他想多了。

    一定是他想多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大清早的吵吵嚷嚷。”妇人被人簇拥着往房间这边过来。

    明殊他们站得隐蔽,能看到那边的情况,那边的人却看不见他们这边。

    “哎呀……”妇人走到门边,突然夸张的用手帕挡住眼睛,“怎么回事,还不快将那人拖出来,”

    “是,夫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