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第325章 从良日常(8)

    聂霜说的可能是真的。

    但现在五绝宝典不在这里,明殊沉思许久,把聂霜五花大绑挂在破寺外面,然后带着教众下山——吃东西。

    聂霜的仇恨值一下子又刷不满,下次再刷。

    刷过这么久的仇恨值,她发现一些规律,仇恨值循序渐进,她需要破坏伪女主的一些事,才能得到相应的仇恨值。

    如果只是一个劲的揍,完全刷不满仇恨值。

    得换着时间揍。

    所以现在吃东西比较重要。

    -

    兰城。

    这是距离定云寺最大的城池,也是一座很繁华的城池,过路的旅客和各大商队都要在这里停留。

    入夜的兰城也很热闹,商贩们热火朝天的吆喝着。

    “最近兰城怎么来这么多人?还都打听定云山,这定云山在什么地方?出什么宝藏了吗?”

    “嘿,我也遇到打听定云山的。我听说啊,他们在找一本秘籍,就江湖秘籍榜榜首的那本五绝宝典。”

    “真的假的?得到那个五绝宝典岂不是要天下无敌?”

    五绝宝典好多人都没听过它的威力,但是排名第二的幽冥剑法江湖中人却听过不少,传闻可以以一敌百。

    第二名的威力都是那么逆天,这榜首那肯定得天下无敌啊。

    “所以现在江湖中人,都往兰城这边赶过来。不过那个定云山……我还真没听过,倒是有一个定云寺,小时候我爹带我去过。”

    “在哪儿啊?”旁边有人问。

    “离兰城不远,出城往北走几个时辰就到了。那里就一个小寺庙,因为没什么香火,早就废弃了。”

    问话的人给同伴使个眼色,消失在涌动的人流中,那几个聊天的也没注意到刚才问话的人不是他们一起的。

    明殊站在旁边吃丸子,往那几个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又垂头继续吃丸子。

    小兽挂在她手腕上,张着小嘴,明殊挑一个,它就嗷呜一口。

    有时候能咬到,但大多数都咬不到。

    气得小兽直炸毛。

    给我吃一口啊!!

    明殊将小兽揉吧揉吧塞袖子里,抱着丸子回客栈。

    客栈里教众们各自占据一方玩闹,明殊进来,有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教主,今天月圆夜。”

    明殊睨他一眼,“月圆夜怎么了,我又不赏月。”

    “教主你忘了?”教众拍拍脑袋,嘀咕一声,“忘了最近教主有点傻。教主,月圆夜,您身体会有些变化,护法不在,您能熬吗?要是不行,我们就给您找个公子,您吸吸阳气儿。”

    明殊猛地想起这坑爹设定。

    五绝宝典是厉害,但是前期修炼,每个月的月圆之夜,身体就会很难受。

    后期会不会不知道,因为教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们只知道这玩意是前任教主传下来,让她修炼的。

    很坑的渣爹和教众。

    五绝神教吃枣药丸。

    不过吸吸阳气是什么鬼?

    朕练的是什么妖法吗?

    明殊拍开跃跃欲试的教众,“我心中有数,别给我搞事情。”

    “教主,撑不住告诉我们,我们给您找小白脸。”

    “……”神特么的小白脸。

    入夜。

    兰城渐渐安静下来。

    明殊站在窗前,感受着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化,手脚开始发热发烫。

    渐渐的像是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燃烧。

    她扯了扯衣襟,拿手扇着风。

    好热。

    在五绝神教的时候,每个月出现这个情况,都是护法用内力帮她压制,护法内力深厚,是唯一可以和她在这个时候接触的人。

    这么热……这得吸吸阴气才行吧?

    明殊出门让人给她备凉水,但是教众一个都找不到,关键时刻全都不靠谱。

    她自个下楼,问店小二要了凉水。等店小二将凉水备好,她才上楼。

    房间里的温度仿佛都随着她的体温升高,明殊撑着木桶,有些难受的扯着衣服。

    明殊扯衣服的手突然一顿,偏头看向床榻的方向。

    她没感觉到气息,但她在那边感觉到了丝丝凉气。

    明殊扣好衣服,朝着床榻走过去。

    床榻和她走的时候不同,上面有个人。

    看那架势,不用猜也是那群药丸教众绑来的。

    明殊靠近床榻,看清床上的人,是个极为年轻的男子,如墨的头发铺在他身下。

    男子眉眼俊美异常,他脸色有些苍白,此时睁着眼,却也看不出惊慌,漆黑如星空的眸子很镇定的望着她。

    越靠近,她越能感觉到那股凉气。

    难道教众说的是真的,得吸吸阳气?

    不科学啊!!

    “离开这里。”明殊退后一步。

    “姑娘将我绑来,为何又让我离开?”男子声音清越,却也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手底下的人干的,跟我没关系。”有一群不靠谱教众,她能怎么办?“你走吧。”

    “你看上去很难受。”男子非但没走,目光反而落在她脸颊上。

    身体的燥热,让她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

    明殊望着他,轻笑一声,“跟你有什么关系?”

    男子沉默一下,“姑娘既然要放我走,那也请先放开我。”

    男子身上盖着被子,明殊上前掀开,才发现他是被绑着的。

    她只能弯腰将绳子解开,滚烫的手指触摸到男子的身体,一缕缕的凉气直往她身体里窜。

    舒服得明殊差点出声。

    明殊快速解开绳子,然后握着手退到一边,“赶紧走。”

    男子慢条斯理的坐起来,整理身上略凌乱的衣服,“姑娘,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补偿吗?”

    明殊从身上摸出钱袋扔过去。

    “姑娘是在打发叫花子?”

    明殊抬眼看他,男子修长的手指正掂着钱袋。

    “那不然你把命留下?”

    男子顿了下,握紧钱袋,“命这种东西,我可不能留给姑娘。”

    他起身朝着明殊走过去,明殊此时有些无力,她往后退一步,男子却极快的伸手环住她的腰肢,轻轻的将她拉进怀中。

    手指从明殊滚烫的眉眼划过,带起阵阵凉意,说不出的舒服。

    他突然俯身,在明殊眉心吻了一下。

    下一秒男子就感觉腹部被坚硬的东西抵住,他微微松开明殊,看清她手中的利刃。

    “姑娘,你绑我,我拿回一点补偿不过分吧?”

    明殊目含浅笑,“绑你的不是我,要不我把绑你的人叫来,你想怎么亲他都成。”

    男子想到绑自己的人……完全不敢想象。

    他举着手退开。

    他走到窗户边,离开房间的时候,似乎笑了下,清越的声音随之而起。

    “封北,初次见面,五绝教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