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第324章 从良日常(7)

    刺客哪儿见过这阵势。

    这么多人,怎么看都是找茬,哪里像是要帮忙?帮谁的忙?

    刺客们不知道明殊这边的实力,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动。

    “怎么又是她?”岳乾的同门师弟面上犹如吃了百来只苍蝇,“阴魂不散,最近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们,不会就是他们吧?”

    “是敌非友,大家小心些。”岳乾直接将明殊划为敌人。

    聂霜抓着岳乾的衣服,非常畏惧的看着明殊,像是被吓坏了。

    仔细分辨,却能看见她眼底酝酿的怨怒。

    “别怕。”岳乾安抚一声。

    明殊见两拨人都不吭声,有些无趣的找个地方坐下,摸出牛肉干开吃,“继续打,我不动手。”

    教众们很规矩的蹲到她身后,摆出看戏的阵仗。

    刺客:“……”

    岳乾等人:“……”

    蛇精病啊!

    你带那么大一群人蹲在那边,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起来?你丫的偷袭算谁的?

    刺客们显然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让人看着明殊他们,再次对岳乾和聂霜发起攻击。

    武器相撞,霹雳乓当的响声传出老远。

    “教主,我们什么时候偷袭?”教众很不要脸的问明殊。

    “偷袭干什么?”明殊不解的样子,“我们这么大一个教,需要偷袭?”

    “教主说的是,我们不需要偷袭。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教众从善如流的改口。

    教主说的都对。

    明殊饶有兴趣的笑,“再看会儿,挺好看的。”

    “好的教主。”

    隔壁看着他们的刺客:“……”你们不要把我当摆设,我听得见的!!

    铮!

    岳乾的剑被一个刺客挑开,武器直直的朝着岳乾刺过去。

    聂霜突然飞扑过去,替岳乾挡了一下,锋利的利刃刺入聂霜的肩膀,鲜血溢出,瞬间染红她的衣裳。

    岳乾似乎呆愣一下,随后接住聂霜软下去的身体,“聂姑娘。”

    “教主,动手吗?”

    明殊牛肉干还没吃完,不想动手。

    教众等了一会儿,那边岳乾护着聂霜开始退,刺客紧追不舍。

    “教主,动手吧,小王八蛋他们要跑了。”

    明殊咽下最后一口牛肉干,缓缓起身,监视他们的刺客立即拿起武器,戒备的看着她。

    明殊冲那个刺客嫣然一笑。

    被人群簇拥的女子容颜俏丽,眸光灵动柔和,看人的时候自带春风,暖意洋洋。

    那刹那间,有万花绽放。

    刺客听见柔软的声音从风中传开,“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

    明殊拿着一根树藤,绕着被绑在树上的岳乾和聂霜走两圈。

    另一边绑的是刺客,此时正唔唔啊啊的叫着。

    教众们狐假虎威的呵斥他们,不许叫,打扰到他们教主了。

    明殊站定在聂霜面前,声音清脆,“聂姑娘,现在你还不愿意告诉我五绝宝典在哪里吗?”

    “我没有!”聂霜还是那句话,许是受伤的缘故,脸色略显苍白,小脸上满是愤怒,“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根本就没见过那什么五绝宝典。”

    树藤软软的指着聂霜鼻尖,聂霜身体瑟缩一下,就听对面的女子轻笑道:“我陷害没陷害你,你心里没点数吗?”

    聂霜心头狂跳,她是真的知道五绝宝典在她这里。

    她咬咬牙,最终还是否认,“我没有五绝宝典,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

    “这位……教主,聂姑娘没有五绝宝典。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说聂姑娘有,我也不知道你有何目的,我想请问你是哪个门派?”

    明殊瞄一眼说话的岳乾,招手让教众过来把他嘴给堵上。

    岳乾:“……”

    对面的刺客:“……”总算跟他们一样了,心理平衡一点。

    明殊突然凑近聂霜,近得她能感觉到她的呼吸。

    女子眼底带着笑,但除了那浅浅的笑意,再也寻不见任何的情绪。

    “聂姑娘,容我提醒你一句。你不告诉我,要不了多久,你们半月山庄也许就会被人灭口……不是我吓唬你,有些人渣起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你别乱说……我没有五绝宝典,是你说我身上有,他们才追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聂霜有些崩溃的冲明殊大喊。

    “吓唬吓唬你啊。”明殊笑容刺眼,“气不气?多生气,会变漂亮呢。”

    聂霜:“……”

    蛇精病啊!

    明殊折腾半天,聂霜就是不松口,明殊只好让人将聂霜吊树上去。

    然后让人剥她衣服。

    聂霜这次是真吓到了,到她只剩下里衣的时候,她崩溃的哭喊,“在定云山,你们住手,住手!!”

    岳乾有些错愕的看着聂霜,她不是说从没见过五绝宝典吗?她不是说什么都不知道吗?

    聂霜不敢看岳乾的目光。

    她咬着唇,眼泪啪嗒啪嗒的掉,有憋屈有怒火有恨意。

    明殊支着下巴沉思,定云山在哪儿来着?有这么一座山吗?

    她看向教众。

    教众茫然脸。

    明殊:“……”靠他们还不如靠猪。

    这伪女主不会是糊弄朕的吧?

    明殊将其余人绑好,然后带着哭唧唧的聂霜去所谓的定云山。

    聂霜受了伤,路上好几次差点挂掉,明殊还得担任救死扶伤的职责,不让她挂掉。

    这要是挂掉了,朕的仇恨值可咋整。

    聂霜指的定云山和半月山庄的方向相反,江湖的人也许是没料到明殊会挟持聂霜往回走,倒没什么人追他们。

    聂霜一路上都在观察明殊,她也开口问过几个问题,不过每次都被明殊气得吐血,最后连一个有用消息都没套出来。

    到达定云山已经是好几天之后,山是不是定云山明殊不知道。但上面有个寺,确实叫定云寺。

    不过已经废弃多年。

    聂霜指着神像,虚弱的道:“我就藏在后面。”

    教众屁颠屁颠的跑去神像后面摸。

    “教主,没有,她说谎!”

    教众摸个底朝天,都没摸到任何东西。

    “不可能!”聂霜声音加大几分,“我就放在那里的!”

    她挣扎着跑过去,伸手在里面一阵摸,里面空荡荡的,确实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

    聂霜抬眸看向朝自己走过来的女子,心底有些害怕,“我没骗你,我真的放在这里。”

    “可是现在它不在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