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第280章 云策番外(完)

    云策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也和自己的哥哥不一样。

    他是父亲一夜情留下来的,那个血族生下他就走了,他从没见过他的母亲。

    云家的主母并不喜欢他,父亲也不怎么管他。在云家,他一直生活得小心翼翼。

    云策是混血,大部分的混血,倾向人类习性的更多,只有少数的混血会倾向血族。

    云策并不是倾向血族的少数,他是被逼的。

    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小时候云策性子比较懦弱,加上家里有一个出色的大哥,所以他受到的关注也不多。

    在学校总是被人欺负,别以为你有钱就不会被欺负,当你有钱,性子又懦弱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欺负对象。

    云策十岁的时候,第一次沾到人血。

    没错,就是人血。

    一个小姑娘的血,她很小,很瘦。

    “不要……”小姑娘缩在脏乱的角落,苦苦哀求,“不要,求你们放过我,不要……”

    小姑娘哭得很厉害。

    云策站在后面,不敢上前。

    他身子突然被人推一下,“废物,过去。”

    云策摔在小姑娘旁边,身边的人哄笑不止。

    “看他那样儿。”

    “啧啧,果然是个杂种。”

    云策抱着腿,和小姑娘一起缩到角落。

    其中一个上前,拽着云策的胳膊,将他按在地上,“云策,今天我们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血族。”

    “放开我……”云策试着挣扎,然而反抗只能得来更激烈的拳打脚踢。

    “把那个小丫头拖过来。”

    云策看着小姑娘被拖到他面前,他们哄笑着捉住小姑娘的手,刀子比在她纤细的手腕上,划开——

    “不要……”

    绝望的声音在云策耳边萦绕。

    他看着鲜血流淌而出,血的味道让这些血族兴奋,有人直接上前咬住小姑娘的手。

    咕咚咕咚的吞咽声,格外清晰。

    “不要,救命……放过我,救命……”

    小姑娘脆弱的呼救。

    “别喝了!”按着小姑娘的血族拉开人,将小姑娘拽到云策面前,“给我摁着他。”

    云策摇头,眼底有惊恐。

    血如丝线一般从小姑娘手腕滴落,砸在云策脸颊上。

    温热的。

    他被人掐住下巴,鲜血直往他嘴里灌,液体流入喉咙,和他想的味道不一样,那是一股甘甜的味道……

    不……

    不要!!

    -

    云策满身疲倦的回到云家,开门的保姆有些不满的看着他,“小少爷,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呀,怎么有血,你和人打架了?”

    血……

    云策眼神里惊恐毕现,他突然撞开保姆,往自己房间跑。

    上楼的时候,撞到一个女人,女人没站稳,跌在楼梯上。

    女人正想发难,她面色一变,突然捂着肚子叫起来,“哎哟,我肚子,好疼……”

    云策愣愣的看着她被赶来的佣人扶起来。

    救护车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云策不知道发生什么。

    那个女人的孩子没保住,云策似乎成为罪魁祸首。

    云策只是撞那么一下,怎么就将孩子撞掉了?

    他不明白,也不懂。

    那个时候他还太小。

    面对女人的哭闹指责,父亲的不满失望,哥哥的不喜厌恶,云策更不敢将自己在学校的遭遇告诉他们。

    因为他的不反抗,导致他不断被那些血族强迫喝血,他一开始很抗拒,可渐渐的他发现自己迷上那样的味道。

    他不敢找人血,也不敢问云家要人造血,他只能找一些小动物的血。

    小动物的血不好喝,没有人血对他的吸引力大。

    可他没办法,人血只有在那些血族羞辱他的时候,他才能尝到。

    因为他们想看自己被鲜血吸引,却又得不到,最后不得不求他们的画面。

    云策不知道那样的日子过了多久,他已经完成被鲜血的欲望控制。

    他记得那是一个下午,他被强行留下做值日。

    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有一个女生似乎被车撞了,他闻到那股诱人的味道。

    鬼使神差的,他跟着女生上去,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对那股味道太过于渴望,竟然袭击了女生。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第二天就发现那个女生死了。

    云策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让那个女生死去,他那个时候很害怕,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接下来他的欲望越来越强,他躲在那些阴暗的巷子,等着落单的人类。

    一连好几起的袭击,他终于被云家的人发现,而那个时候已经有人查到他头上。

    云家为了家族名誉,用尽手段送他出国。

    在国外他被强制关着,云家想让他戒掉吸血的习惯,那个时候他像突然开了窍,不反抗不抱怨,顺从他们的安排。

    并让他们相信,自己不会再被鲜血诱惑。

    放松他们的警惕心后,一步步的走上再也无法回头的黑暗。

    国外的几年,他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半血族。他学会了反抗,学会利用血族能力,学会将这些情绪发泄在那些人类和血族身上。

    他杀过很多人,也杀过很多血族,可是没人知道。

    在国外他可以一直这么过下去,没人会发现他的秘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国,还特意找到当初查到他的夏符。

    他想,自己只是想让夏符看看,当初他那么查自己,最后他不也还是好好的。

    他屡次挑衅夏符,可夏符对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对另外一个血族那么殷勤。

    云策觉得很好笑,那可是血族之王。

    夏符身为吸血鬼猎人的下任继承人,竟然和血族女王走那么近,关系还那般密切。

    当他被明殊揭露的时候,他恼羞成怒,他不想承诺自己的懦弱。

    也许如明殊所说,他就是懦弱。

    他没办法自我了断。

    他期待救赎,可没人能成为他的救赎,带他离开那个黑暗的怪圈。

    所以他期盼有一个人,可以作为他的终结者,让他永远长眠。

    然而当鲜血淋漓的真相摊在他面前,他却接受不了。

    他是懦弱。

    所以夏符是一把刀。

    一把可以让他消亡的刀。

    他被迫踏入黑暗,挣脱不开的束缚化为恶兽,盘踞心头,以鲜血为食。——云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