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第279章 见习饲养(39)

    夏符面色突然难看起来,他抱着明殊往旁边一滚,身后是剧烈的爆炸声。

    莱斯选择同归于尽。

    他要微兮死。

    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气浪一波一波的袭来。

    明殊翻个身,将夏符压在身下,气浪很快过去,远处的庄园都被气浪夷为平地。

    “啪。”

    小兽从明殊兜里掉出来,像是要死了一般。

    明殊伸手将它捡回来,“别装死。”

    铲屎的,我本来就要死了,我还这么小,你这是虐童,虐童知道不知道?

    要不是我帮你挡一下,你现在就变成一堆粉末了。

    满汉全席!

    我要满汉全席!!

    小兽哼哼唧唧的咆哮着,精神很足,明显屁事没有,甚至有点亢奋。

    明殊将它揣回兜里,撑着身子看身下的人,“死了没?”

    “要死也是你压死的。”老子表现的机会,来个重伤什么的多好,谁让她突然挡住他的。

    气死老子了。

    “怎么就没压死你呢!”明殊从他身上爬起来。

    她刚站起来,脑袋就是一阵阵的发晕,像是体力突然被透支。

    夏符感觉明殊身子有些晃,伸手扶住她,“逞能,现在知道难受了。”

    “夏符……”明殊叫了一声,又没声,从兜里摸出口粮咬开。

    “怎么了?”夏符发现她不对劲,赶紧扶住她。

    明殊摸了摸口袋,然而没有多余的口粮。

    好饿。

    小兽也不见踪迹,估摸着是偷吃完她的口粮,现在不敢冒头。

    很好。

    一般来说,她能吃的小兽都能吃,所以偷她血喝,没毛病。

    鲜血的味道突然变得浓郁起来,明殊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朝着那边倾了倾。

    唇碰到温热的液体,丝丝血液渗透唇齿。

    “喝吧。”

    明殊有些抗拒,但她突然发现那种吸引力,竟然比元夕对她还大,理智一点一点的抽离。

    香甜的液体滑入干涩的喉咙。

    她吞咽的声音,让夏符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

    莱斯死了。

    和他说的一样,就算他死了,那些屠杀人类的血族依然没有停下。

    明殊那天突然失控,之后她便想明白怎么回事。

    莱斯利用复制她的力量,想借此弄死她,可惜小兽帮她挡了一下,但后遗症还是有点。

    她让那些被控制的血族停止攻击,赶紧跑路。

    各方人马忙得人仰马翻,堪堪控制住局面。

    而正如明殊所想,人类无法再接受血族。

    条约废弃,已经闲置多年的吸血鬼猎人和军队联盟起来,一同要将血族赶出人类的驻地。

    不服从者,杀无赦。

    甚至某些气狠的人类,直接提出赶尽杀绝的理论,这个理论,竟然还有许多人类支持。

    他们接受他们,没想到最后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不管那些血族是不是被控制的,他们都没办法接受。

    外面的世界还在混乱,血族中却没什么战乱,有的血族逃回来,明殊不追究,这些血族也不敢造次,乖乖的待在自己的领地。

    “小兮……我家人……”元夕沙发上,神色忐忑,“我得回去看看。”还有司洛。

    明殊有点不乐意,“我这里不好吗?”

    “小兮,我很谢谢你保护我,不过……”元夕抠着手指,她咬了咬唇,“我到底是人类。”

    “你一定要走?”

    元夕勉强微笑,“小兮,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就算以后全人类都憎恨血族,她也会和她做朋友。

    明殊有点心疼自己的小点心,她都没舍得咬一口的。最终她还是挥手,“莱昂。送她出去。”

    “是,陛下。”

    元夕起身抱了抱明殊,她在明殊耳边道:“小兮,夏符不是还陪着你吗?你会幸福的,以后来找我玩儿,我请你……喝血。”

    明殊薅两把她头发,“走吧。”

    便宜司洛那个小妖精。

    “你真的不咬我一口解解馋吗?”

    “滚!”

    元夕笑得开心,给明殊挥手,离开血族。

    “王,夏符在外面站了好多天……”莱昂送完人回来,小心的禀报,“我看着他快不行了。”

    明殊眸色一暗,连平日的笑意都看不见。

    她仿佛现在都还能回味他的血在唇齿间流转的味道。

    人血上瘾。

    她不可能突然闻到夏符的血就那么失控,唯一的解释是,她喝过他的血。

    而之前夏符接触过她的口粮……酒店那次,他特别紧张。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

    她不知道后来他是怎么掩盖住人血的味道,但她确实上瘾了。

    明殊没有任何表示,转身回了房间。

    莱昂叹口气,往外面看一眼。

    血族的天气永远都是阴沉沉的看不见阳光,所以夜间的温度格外冷。

    夏符站在浓雾里,浑身早已经凉透。

    从他第一次将血掺进她杯子里,他就料到这个结果,她没动手杀他,他都觉得很庆幸。

    “咳咳咳……”

    夏符捂着胸口咳嗽,脑袋发烫,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他望着被浓雾掩盖的宫殿。

    浓雾里似有人影走来,夏符意识越来越模糊。

    “微……兮……”

    有人用温暖的披风裹住了他。

    -

    夏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窗台上开着蔷薇花,满室芬芳。

    不远处还放着一个奢华的棺材。

    “夏先生您醒了?”

    穿着得体的血族侍女立在床边,恭敬的看着他。

    “这……”夏符声音干涩,“这里是?”

    “陛下的寝宫。”血族侍女轻声回答,“陛下,夏先生醒了。”

    夏符心头一跳,接着他便见少女慢腾腾的走过来,嘴角是那熟悉的三分笑意。

    然而开口说话却丝毫不客气,“醒了就给我起来,我的床睡得很爽?”

    夏符赶紧起来。

    刚醒,身子还很虚弱,他下地一个踉跄,正好扑到明殊身上。

    明殊连手都没伸一下,夏符虚虚的抱着她,勉强稳住身子。

    他咬咬牙,准备自己站起来,腰身却被冰冷的气息覆盖,接着他就跌到床上。

    明殊偏头看着血族侍女,“仪式什么时候开始。”

    血族侍女乖巧的回答:“回陛下,还有一个小时。”

    明殊回过头,倾身和夏符对视,“所以,你还有一个小时准备。”

    “准备什……么?”

    明殊没回答他,抬脚离开寝宫。

    血族侍女在旁边笑,“夏先生,恭喜您呢,陛下的第一位男宠,以后说不定就是陛下的正宫。”

    什么?

    男宠???

    老子没听错吧?

    夏符觉得明殊就是故意报复他,她知道自己无法接受男宠这个身份,她就故意要让他做男宠。

    而且还是昭告整个血族的那种。

    屈辱!!

    老子要逃婚!

    去他娘的任务!

    老子不干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夏符还没跑出几百米,就被抓了回去,胡乱的给他换上衣服,押到正殿。

    夏符生无可恋的垂着头。

    身上的衣服红得刺目,可高座上的少女依然是之前的装扮。

    夏符突然有点难过。

    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

    【九少你喜欢她啊。】

    老子才不喜欢她。

    夏符一边洗脑自己不喜欢明殊,一边认命的随着侍女走上台阶,站在少女面前,他没抬头看她。

    她真的打算这么羞辱他吗?

    也是……

    自己那么对她。

    她该生气的。

    “陛下,您当真要立一个人类为王君?”下方的血族看到夏符,各种不满。

    “你有意见?”明殊挑眉。

    “他是人类。”血族提出最大的问题,现在血族和人类可不和平。

    “要不你来当这个王?”明殊微笑。

    血族顿时没声。

    夏符神情恍惚,压根就没听他们说什么,直到血族侍女小声的叫他。

    “王君,王君,陛下等着您呢。”

    夏符恍然的看她一眼,“你叫我什么?”

    血族侍女眨眼,“王君啊。”

    夏符张了张嘴,“不是……男宠吗?”

    血族侍女微笑,“男宠哪里需要仪式,王君真会说笑。”

    那一脸正经,好像之前在寝殿里说明殊要收他为男宠,不是她说的一般。

    夏符看向上方,少女依然坐在那里,不过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刺目的红色喜服。

    我草!

    玩儿他呢!

    事后夏符问明殊,“为什么不是男宠。”

    明殊对他脖子瞅好几眼,“我对吃的一向宽容大方。”

    食物夏保持冷漠脸。

    血族的离婚手续在哪里办?

    -

    夜里,夏符从疼痛中醒过来,他瞅着身上的人,很想将她踹下去。

    然而实际却是伸手抱着她,顺便让她更舒服一些。

    “陛下,你不觉得饿了就咬我的行为很过分吗?”

    “不然我要你当男宠干什么?”

    “暖床。”

    “不需要。”明殊含糊道。

    “唔……”夏符低吟一声,抱着明殊的手紧了紧,“陛……陛下,轻点。”

    夏符有些眩晕,脖子上的痒麻,和她的气息交融,别有一番异样体验。

    明殊舔了舔夏符脖子,咬出来的伤口立即消失,她偏头吻住夏符。

    夏符浑身发烫发软,手脚不安分的动起来。

    但他知道分寸,这大概是她每次咬自己的福利,过界就会被揍。

    夏符憋屈,男宠和食物并没什么区别。

    可他还不能发火。

    明殊也不是随时随地就要咬他,只是有时候馋得不行,才会对他动口。

    他自己拿血先让她上瘾的,所以夏符再多的憋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陛下,你能答应我,以后只喝我一个人的血吗?”他怕明殊哪天突然抓回来别的‘男宠'。

    “我不是很喜欢人血。”黑暗里,少女的声音很淡,仿佛呢喃,“但是对你上瘾。”

    后面那句话很轻,可房间很安静,夏符还听见了。

    夏符抱着明殊傻乐,这是不是代表她喜欢自己了?

    仿佛看到任务完成的曙光。

    “兴奋什么,滚去洗澡。”明殊将人踹下去。

    “陛下点的火,不负责灭吗?”夏符抱怨。

    明殊趴在床边,笑容温和,“你听过哪个纵火犯还要灭火的?”

    夏符:“……”

    你有理。

    -

    人类世界还在混乱,明殊去看过元夕一次,和司洛过得挺好的。

    明殊很不待见情敌,临走的时候和司洛打了一架。

    “你身边不都有人了,还盯着她干什么?”司洛很气愤。

    明殊望一眼不远处冷漠脸的少年,微笑,“这不妨碍我喜欢我家小点心。”

    “蛇精病。”司洛骂一声,瞬移到元夕身边,不顾元夕的反对,强行带着她离开。

    这件事后明殊就没再出过血族。

    这天明殊和莱昂讨论未来血族是种地还是上山当土匪,夏符穿着一件T恤晃进来,一下子窝在明殊旁边。

    明殊盯着他脖子瞧几眼。

    夏符捂着衣服,想想不对,赶紧捂住脖子。

    明殊哼笑一声,移开视线。

    莱昂说了几句,很识趣的离开。夏符等莱昂离开,他蹭到明殊身边,“我想出去晒晒太阳。”

    好久没看到太阳,他感觉很不舒服。

    “没长脚?自己去。”明殊睨他一眼。

    “外面现在那么乱,你让我自己去?”夏符不乐意。

    明殊将旁边的毯子扔他身上,“谁敢打你夏家少主的主意。”

    “从我跟你走的那一刻,我就不是夏家少主。”夏符拥着毯子,“夏胤大概想杀了我。”

    “正好,杀了你,我再找一个。”

    “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我可是女王!”

    “不许!”

    “你……”

    “夏符!!”

    明殊怒吼声,惊得外面的莱昂都哆嗦一下。

    王君又作死惹陛下。

    -

    明殊回到白云房,垂着眼沉默好一会儿。

    这次是怎么死的来着?

    哦对,摔死的!

    堂堂的血族女王,摔死的!!

    死法敢不敢走点心?

    明殊莫名的想到夏符,死得太突然,她准备好的话都没来得及说。

    【这不是之前就做了铺垫,莱斯死的时候,你就已经受伤,到时候血族的人就会发现你只是不小心摔到,引发旧伤而已。】

    呵呵!

    那还不是摔死的。

    和谐号闭嘴,直接刷新资料。

    姓名:明殊

    仇恨值:90000

    ***:****

    支线任务:完成

    明殊微微挑眉,这个位面竟然有四万的仇恨值。

    不错嘛!

    百万不是梦!

    明殊思绪秒跳,“下个馆子能五星级吗?”

    这个位面就特么的一种食物,吃得朕非常绝望。

    【……】拒绝点餐!

    *

    第八个位面完结。

    【本章字数4000。】

    这个位面仇恨值这么多,是因为有群体仇恨值任务。群体仇恨值任务后面文里和谐号会解释,我就先不说了。

    有一个云策的番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