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第278章 见习饲养(38)

    明殊没有立即去找莱斯,而是问夏符准备一些东西。

    备好后,这才往一个地方赶。

    庄园寂静无声,少数几处亮着光,在黑夜里散发着光辉。

    明殊没有进去,蹲在庄园外面摆弄几个箱子,看着有点像烟花,可明殊摆弄那么久,怎么看都觉得不是烟花。

    “走。”

    明殊拉着夏符窜进后面的树林。

    砰——

    天空烟花炸开,如同绽放在夜空的鲜花,瑰丽无比。但那些烟花并没消失,而是散成火花,犹如流星一般直直的坠入庄园。

    庄园里惨叫声渐渐响起,火花点燃草木,大火趁势而起,整个庄园都被火光笼罩起来。

    夏符:“……”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这个蛇精病。

    这真的是浪漫到要命。

    那些烟花里掺了夏家专门对付血族的东西,沾上不会死,也会要掉半条命。

    “好看不?”明殊问夏符。

    “……好看。”不能忤逆攻略对象,就算她指着羊说是狼,他也得说是。

    “以后给你放一场?”

    “……”老子命是有多大,“不用。以后我给你放。”

    谁知道她会在里面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明殊显然也只是随口一说,很快就将注意力集中在庄园火光中闪出来的黑影身上。

    她抬步往正门去,莱斯一出大门就见少女悠闲的晃过来,手中拿着木棍,挑眉轻笑问候他,“莱斯先生,别来无恙。”

    看到那烟花,莱斯心底已经猜到是谁,所以见到明殊他一点也不意外。

    “微兮。”莱斯停在庄园大门,背后是坠落的火花,衬得他身形越发挺拔,“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埋地里我都知道,更别说还这么大一庄园。”明殊微笑,“看到我是不是很开心?”

    莱斯一点也不开心,不过……

    “你现在来已经晚了,要不了多久,我会带领血族成为最后的赢家。”

    “那你好棒。”明氏毫无诚意夸赞,“我是不是要感谢你为我打下的江山?”

    “呵。”莱斯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我的对手?”

    “我既然能抓你一次,自然能抓你第二次。”明殊眉宇间的嚣张渐渐显露。

    “那你试试。”

    莱斯挥手,他身后的血族鱼贯而出,朝着明殊扑过去。

    明殊甩了甩木棍,木棍一头砸在一只血族脑袋上。

    血族顷刻间便灰飞烟灭。

    莱斯眸子危险的眯起,看着明殊一棍一个的敲得血族灰飞烟灭。

    他脱掉自己身上的披风,阴沉着脸道:“微兮,三百年前我没亲手杀了你,这次你可没那么好运。”

    呼——

    木棍从左侧打来,莱斯伸手抓住,就着木棍试图将明殊甩开。

    然而明殊毫不犹豫的松手,从莱斯侧面滑过,拽住木棍往后一拽,莱斯身子被带动。

    明殊趁机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木棍再次回到明殊手中,蛮横的朝着莱斯身上招呼,莱斯瞬移避开。

    几招下来,明殊喘着气,莱斯的力量好像变强了……

    而且他是亲王,自己估计是打不过的。

    莱斯发狠,再次抓住木棍,指甲伸长,朝着明殊胸口袭过来。

    明殊不闪不避。

    “微兮!”

    有人怒吼。

    莱斯怒急显得有些狰狞的脸在她面前放大,可她看到的却是那个从血族中飞奔过来的黑色身影。

    她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微兮。”夏符没发现自己声音在发抖。

    明殊想,以后……还是不当着别人自杀了。

    莱斯不知为何站在原地,没有动手,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闭眼。

    砰——

    烟花绽放在黑夜中。

    明殊脸上忽的一热,她睁眼的瞬间,一朵烟花绽放,璀璨得让人移不开眼。

    明殊不敢看夏符,迅速移开视线,从他怀里爬起来,顺便把他拉起来,低低的道一声,“我……”

    她将话咽回去,拎着木棍朝着莱斯走过去。

    夏符突然有点不敢靠近明殊,她身上的气息不再是纯净到让人膜拜的纯洁神圣,而是无边无际的压抑黑暗,让人喘不过气。

    莱斯像是刚从愣神中醒过来,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你……”

    呼——

    木棍携带凌厉的气势扫向莱斯。

    -

    明殊垂着眼将莱斯绑起来,莱斯目露惊骇和古怪,似乎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是他知道的那个女王陛下。

    明殊低垂的眉眼,总算在此时抬起头,笑颜如花的道:“气不气?”

    “你使诈!”莱斯声音阴沉,他虽然觉得那一下他是真的使了全力,可她确实没事……那就是她使诈。

    “你也可以使啊。”明殊微笑,“我又没拦着你不是?”

    莱斯噎了下,“你以为抓住我,这件事就结束了?哈哈哈哈,微兮,不可能的,没有我的命令,他们就会一直屠杀人类,一直……”

    明殊未语先笑,声音轻飘飘的,“你复制我的力量,那也是赝品。”

    赝品始终是赝品。

    朕这个女王还没下台呢。

    莱斯先是冷笑,随后疯狂大笑。

    笑完,莱斯盯着明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无话可说。不过,我诅咒……”

    瞎哔哔啥玩意,诅咒是能乱说的吗?

    “闭嘴吧你。”明殊将木棍塞莱斯嘴里,成功堵住他没说完的话,“就你话多。”

    “呜呜呜呜……”

    莱斯瞪着赤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明殊,仿佛要用目光在她身上戳几个血洞。

    仇恨值怎么还不满?

    哎,好愁哦!

    明殊思索着又将莱斯揍一顿,得来莱斯几个怒火滔天的眼刀子,但和谐号还是没动静。

    明殊沉默一会儿,她伸手碰了碰脸颊,转身走向一直站在原地的夏符,她需要仰头才能看清夏符的脸。

    夏符抿着唇,也许和莱斯一样,他也认为明殊刚才是使诈。

    她问:“你刚才是不是哭了?”

    夏符面无表情,语气格外冷,“谁哭了?”

    明殊挑眉,“哭就哭了,我又不会笑话你,毕竟我那么可爱。”

    “我没哭。”夏符一字一顿的强调。

    老子为什么要为她哭。

    绝对没有哭。

    “我看见了。”明殊笃定的语气。

    夏符:“……”看见你大爷啊!

    都说老子没哭了!

    明殊还想说话,夏符俯身,将她的话悉数堵回去。

    【莱斯仇恨值已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